協助哀傷者的六個方法

Worry

【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牧師兼作家的山姆‧艾爾提斯(Sam Altis)在近期所寫文章「協助哀傷者的六個方法」談到兩年前他經歷父親突然過世的打擊,走過這段人生最痛苦的歲月也讓他體會到:當我們去安慰悲傷的朋友時,我們都是出於好意,希望能讓他們的心情好轉。然而,往往事與願違。

那些好意經常沒有轉化為讓人感到被愛與被幫助,而哀傷者通常也沒有精力去看清楚背後的好意。因此,山姆‧艾爾提斯牧師反省自身經歷時,提出以下這些觀點,當朋友痛失所愛,你能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合適:

***
1.不用試圖修復悲傷情緒:
在父親追思會上,親友們排隊慰問表達關懷,他們出於好意對我說安慰的話,最常聽到的就是:「他已去到一個更好的地方」或是「總有一天,你們還會再相會。」但這對我來說卻格外難熬。直到有位陌生人對我說了一句很不一樣的話:「你的感受不會變得更好,只會變得不同」,他沒有試圖要修復我任何的情緒反應,但這反而帶給我一股力量和影響力。

我們經常試圖撫平哀傷者心中的悲痛,但悲痛無法被修復或撫平。這種悲傷情緒需要去忍耐,它不會消失不見,但會變得不同,也許悲傷不再那麼無所不在或勢不可擋,但是它卻一直都在。因此,當你想要對哀傷者說些話時,請先確定你並非要試圖修復他的悲傷。

2.一些簡單具體的行動:
在父親過世不久的某一天,我感到格外疲憊,有種難以言喻的悲傷包圍我。此時我竟收到一份包裹,是一群我當時帶領的青少年們寄給我的卡片,和一張已儲值餐費的禮物卡。透過這簡單的行動表達,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的關愛,也讓我獲得足夠的力量繼續前進。

我們對哀傷者所說的話,除非意義深遠,否則很容易被他們遺忘。但我們對他們所做的一些具體的愛心行動,如餐點、卡片等,卻會令他們感到難忘。也許你給他的那杯拿鐵咖啡還靜靜地置放在桌上,然而他卻能從這簡單行動感受到你的愛,而這份愛也正是你能給予哀傷者最寶貴的事物。所以如果當你不知道該對哀傷者說些什麼,就不必刻意說點什麼,只需要一些簡單具體的行動就好。

3.談談逝去的摯愛親友:
當我們在與痛失所愛的人交談時,為了避免觸發他們內心又一次的傷痛,我們經常刻意避談他們所逝去的摯愛親友,但這其實是錯誤的做法。事實上,當一個人痛失所愛,他會想抓住逝者生前的點點滴滴,我們給他機會談談逝去的摯愛親友,讓他與他人分享與逝者過往的點滴,這會帶給他極大的安慰力量。

4.不急於作比較:
父親過世後,我常聽到朋友跟我說:「我知道你的感受,因為我失去了親愛的叔叔。」或是:「我也有過這樣的感受,當我的男友跟我分手的時候。」當我們與哀傷者分享我們的悲傷經歷,是要表達同理心,雖是出於善意,但通常無法為哀傷者帶來什麼幫助,因為每個人所經歷的失落與悲傷都是不同的。我們將自身的悲傷與他們的經歷作比較,時常會減少其失落經歷的獨特性。

如果你想表達同理心又不會落入比較,當你試圖對哀傷的朋友表達自身在傷痛中的感受,也要問問他是如何處理那些類似的感受,在過程中讓他感覺不孤單,同時也不會陷入失落感的比較。

5.不強加自身期待於他人身上:
我們深深關懷悲傷的朋友,希望他們恢復身心健康的生活,卻可能常將自己的期待強加在他們身上:「不要這麼生氣」或是「你不要再說這樣的話」等這類的話語。然而,這樣只會讓事情更糟。

面對悲傷,每個人的反應都不同,沒有所謂的標準模式,只要不傷害自己和他人,我們應該要讓悲傷的朋友以他自己的方式來處理悲傷。

6.關於「神」的話題,來自你的朋友,而非出自你個人的信念:
悲傷讓我們感到自身的渺小和無助,因此我們經常提到「神」,希望讓我們自己和悲傷的朋友感覺一切更有安全感。但在這種情況下談論上帝,「以神之名」所說的那些話語,反而容易讓哀傷者受到更深的傷害。

由於你不清楚哀傷者當下對神的感受如何,所以當你強加自身的信仰或確信在他人身上時,就算只是引用聖經經文也有可能會引發哀傷者的憤怒、困惑的情緒,甚至造成長期的心靈包袱。如果你想讓哀傷者感受到神的同在,那麼就請你讓自己成為傳遞那份愛的「手和腳」。(資料來源:Relevant magazine)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