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洶湧澎湃的青春熱情─民歌紀錄片《四十年》

3850-民歌紀錄片四十年
圖片提供/牽猴子整合行銷

◎胡慧馨

對四、五、六年級的世代,民歌不僅僅是青春飛揚的紀錄,也是抑鬱年代的一線曙光。由侯季然執導的民歌紀錄片《四十年》,帶領粉絲走過這段充滿時代旋律的光陰隧道,悠遊在校園民歌的不同階段與變遷,也見證當年知識青年「用自己的語言,創作自己的歌曲」的生命之歌。

本片匯集民歌時代最活躍的代表人物們:楊弦、胡德夫、陶曉清、吳楚楚、楊祖珺、李建復、侯德健、李宗盛、邰肇玫……,透過最讓大家熟悉的歌聲,重現這些人此時此刻的生活實貌,以及對創作、對國族認同、對人生起落的所思所想。這是歌的故事,也是時間的故事。
3850-民歌紀錄片四十年-1
唱自己的歌 風靡校園
每個時代應該都有屬於自己的音樂。1970年代在台灣各大學及大專盛行校園民歌,大學生以吉他、鋼琴伴唱的清新風格與「唱自己的歌」的口號訴求,擊退西洋音樂躍升為當時流行樂的主流,直至今日,仍有許多不絕於耳,朗朗上口的歌曲,在坊間反覆播唱。

70年代的民歌透過校園選秀,素人作詞作曲的創舉,在流行音樂界風起雲湧20年,反映的正是年輕人尋找自我、揮灑青春的天性,歌曲不再只是休閒娛樂的寄託,也是世代洶湧的思維,熱情求新的火焰,與印證我思故我在的心聲。所以當胡德夫以卑南語唱出原住民的《豐收大合唱》,楊弦譜曲吟唱詩人余光中的《鄉愁四韻》時,台灣的青年學子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歌,擁有可以發表心緒的舞台。

在《四十年》裡,呼應時代心情的歌詞喚起了許多人內心深處的回憶,只是本片的目的不限於此,還讓歌迷看到過去民歌偶像的撫今追昔,進而理解當年民歌手投入音樂革新的背景與原因,及數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創作的動機與作者的心境。
片中談到李雙澤、胡德夫、楊弦等幾位開啟民歌新頁的主要人物,特別是「李雙澤可樂事件」如何被神話、加油添醋?透過廣播界前輩陶曉清的剴切說明,終於正本清源,回歸真相。

另外,胡德夫何以從原住民駐唱歌手,到成為原住民社會運動者的過程與脈絡,也能從訪談中一窺究竟。變化最大的應該是當時風靡校園的楊弦,移民美國後改行當中醫與從商。其他還述及傳唱海峽兩岸的《龍的傳人》作者侯德健、流行音樂教父的李宗盛和木吉他合唱團團員其他歌手的近況,並回顧當初何以投身民歌的起因和感想。
3850-民歌紀錄片四十年-2

沒有歌的時代 是寂寞的
每個世代都有獨特的思想和觀點,要讓人聽見或看見,除了透過建築、文字、藝術傳達,最直接深刻的方法就是藉由歌曲反映,不過當年臺灣還有政治的摻雜,所以四十年前的民歌,即使只是單純反映年輕人在苦悶壓抑年代的心聲,還是得和專制的政治思維角力,承受社會保守勢力的挑剔,在媒體的檢驗中求生。在民歌之前,台灣習以為常的音樂,不外日治遺留的日風、大陸流行的曲調、臺語的曲樂與大學生偏好的英文歌,並沒有真正代表新生代的歌曲,遑論原住民的樂音。

誠如余光中所言,「沒有歌的時代,是寂寞的。只有噪音的時代,更寂寞。要壓倒噪音,安慰寂寞,唯有歌。」人要確認存在感,有一些評量的指標,如思考的觀點、傳達的方法、語言的表達、長相外表的認知等。同樣的,要確認一個時代的存在,也需要藉著音樂與文化來顯現其獨特的輪廓。所以民歌不是顛覆舊有,而是記錄時代的感受、寫出嶄新的視野,它是一群不願屈服主流慣性的新生代,重新開闢音樂文化另一種可能的嘗試與創新。

從時間軸的角度,每一世代的歌曲或許只是一個點,所有的流行都會過去,但雋永的歌曲,就像唐詩宋詞或美學藝術會被留下、珍藏,反覆品味,而且過了千百年還是有人想聽、想看。因為歌曲呈現的不單是一時的心情,也非一時的情緒,而是連結不同世代,想用自己的語言唱出真實心境的心聲。

四十年 Ode to Time
上映日期:2016-10-14
級  別:普遍級
導  演:《南方小羊牧場》侯季然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