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的勇氣─從電影《心之靜寂》談找回生活的動力

3852-從電影心之靜寂談找回生活的動力-1
圖片提供/天馬行空

◎徐硯美

寂寞的無力,把我們推往尋找刺激的旅程之中;寂寞的暴力,卻讓旅程中一切的刺激變得千篇一律。唯有孤獨,依偎在死亡的邊際,同化了人生起點與終點的樣態,叫作:靜。以至於再看過程,便只有漣漪,沒有波濤。

電影《心之靜寂》在談的,不是「自殺」與「挽救自殺」,而是在談倘若人能找到真正的平靜,在平靜之中「生死」便是可以被超越的,在超越之中,便可以給予更多的愛。因為人擁有了自己之後,就可以不再為自己而活,不再貪求刺激與享樂,而是與人真實的交流,充滿感謝的付出。

退休警為救人留居自殺崖
《心之靜寂》是改編自法國知名作家奧利維耶亞當的同名小說,而這本小說的故事靈感來自一件發生於日本的真人真事。在日本福井縣東尋坊有一個雄偉壯闊的濱海斷崖,這個斷崖雖然擁有絕美的景致,卻也是日本的「自殺勝地」(日本長年自殺率居高不下,熱門地點例如:青木原樹海、三原山火山口……)。每一年,有數以百計的人因著各式各樣的理由,在斷崖選擇輕生,一位即將退休的員警茂幸雄被派到當地駐守,在不斷經歷打撈自殺者屍體看見政府沒有積極作為之後,他決定在退休後留居斷崖旁,常常巡邏,遇到企圖輕生的人,他不厭其煩地勸退,成為了當地的守護者,至今十一年已挽救了五百多人的性命。
3852-從電影心之靜寂談找回生活的動力-2

電影的開始,敘述一位在法國的已婚女子艾莉絲,育有一子一女,婚姻平凡,經濟無虞,可是,千篇一律的生活卻讓她與丈夫和子女缺乏互動,大家各自在自己的世界中,從自己的角度去要求彼此。一天,艾莉絲流浪在外的弟弟納森突然回到家中,與她分享起他在日本重新找回自我的一段經歷。然而,兩人感情雖然甚好,可是,艾莉絲卻因受困在現有生活中而感到心煩不耐,竟循著以往的習慣,把納森的回家當作是尋索金錢的支援,無視於他給予自己的勸告──重新找回生活的動力。

當晚二人不歡而散,卻在隔天,艾莉絲接到弟弟死於交通意外的消息,驚愕萬分之餘,心裡也升起了無限愧疚。於是,她帶著對生活與自己的雙重失望,啟程前往日本,想要知道弟弟究竟在日本經歷了甚麼樣的事,遇見了甚麼樣的人而有了改變,她想彌補那晚沒有傾聽的錯,來寬慰自己的懊悔。

電影女主角艾莉絲是由獲得法國凱薩獎、盧米埃獎雙料影后伊莎貝拉卡蕾飾演,而日本演技派男星國村隼則是飾演現實生活中的退休員警茂幸雄。全片台詞精簡,卻不失內在張力,步調緩慢卻不失深厚的情感流動,將冷調的社會真實用溫婉的人文關懷敘述,給予觀影者正面卻不矯情的深刻力量。

越喧鬧,其實內心越寂寞
《心之靜寂》在開始的時候,就用了車內廣播節目、艾莉絲女兒聽的搖滾音樂、夜店的喧囂等等,去襯托出艾莉絲的生活雖然沒有一處是安靜的,可是在這些「聲浪」中,她內心的「聲音」卻一點一點地被剝奪。當她前往福井東尋坊,遇見艾莉絲的每一個人,幾乎都跟她說一樣的話:「你就是他(納森)口中的那個人,他談到你的時候,我們都以為你已經死了。」

我們對「死亡」的定義,往往是生理的,覺得一個人失去了呼吸與心跳時,那個人就死亡了。可是,我們是否有想過,當我們只剩下呼吸與心跳,卻缺乏活著的自覺與意義,總是按著「習慣」來日復一日,那「活著」的定義與「死亡」又有甚麼樣的差別?艾莉絲原本以為自己活得比弟弟納森還好,那是因為她是用社會的價值來看,但甚麼是社會的價值?就是「物質條件」,然而,對比那些在東尋坊企圖跳崖輕生的人來說,甚麼物質條件可以把人「留下」呢?

電影敘述在茂幸雄先生的家中,收留了一個失去四歲女兒的年輕太太,以及一個十來歲的叛逆少年,他們都是因為失去了「活著」的意義而企圖輕生的人,被茂幸雄先生勸退,收留在家中。他們的痛苦,對人生的絕望,是任何物質條件都沒有辦法救贖的,所以,我們不禁要問,甚麼才是他們的「救贖」?
3852-從電影心之靜寂談找回生活的動力-3

愛,讓我們勇敢接受孤獨
當艾莉絲在茂幸雄先生暫住時,一天晚上,看著睡著的叛逆少年還帶著耳機聽著搖滾樂,她試圖為他拿下,可是,少年立刻醒來,把耳機又繼續戴上。我看了其實很心痛,因為,在現代有多少人是沒了網路無法度日?耳邊沒有聲音、眼裡沒有手機、電腦、電視的屏幕就無法自處?有多少人用各種各樣的3C產品來預防自己的孤獨感,但,仍舊寂寞?甚至,當要與人真實接觸、相處時,卻已經發現「無能為力」呢?

事實上,許多輕生者並不單單是在「逃避」,很多人是將「死亡」作為最終極的「靜寂」來「追尋」。這讓我們必須重新反思,現代人是如何讓各式各樣的聲音逼到懸崖,以至於我們必須一躍而下,才能找到一塊安靜的地方呢?

電影中,茂幸雄先生的話非常少,他大多的時間都是沉默的,但他為自己收留在家中的人做飯,即使那些人根本就食不下嚥,甚至,餓到身體虛弱昏倒,他也僅是默默將他抱上地舖,蓋上被褥,讓他好好休息。他沒有高言大志要分享,當艾莉絲哭著問他人生的意義,問他為什麼弟弟納森在他這裡重獲新生之後,卻又要在法國發生意外,既然都要死亡,為何又要讓他新生?茂幸雄先生淡淡地回覆:「但是,他死亡的時候,是很好的,這就已經深具意義了,不是嗎?」

茂幸雄先生用他對生命的體悟去愛身邊的人,那份體悟就是人生而孤獨,誠如聖經上約伯所說的,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然而,正因能超越地去看待孤獨,也就能超越地去看待生與死,然後我們將會發現原來生命裡的許多焦慮與不安,是來自於對這個生命本質的「抗拒」。可是,當有人能夠用愛來讓我們明白,我們必須愛自己在孤獨當中的樣子,以至於我們不再因為抗拒孤獨而感到寂寞,進而,我們不再把人生消耗在「如何才能不寂寞」這件事情上面,便能擁有更真實的動力,好好活著。

心的靜寂 Kokoro
上映日期:2016-10-21
級  別:普遍級
導  演:芳亞達貢塔拉
演  員:伊莎貝拉卡蕾、國村隼、門脇麥、安藤政信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