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生命旅程的挑戰

G

【本報主筆】人的行為常要在各類可能性中做出選擇,但是,其自主性卻是有極限的,因而在人類思想史中,有許多關於這極限的爭議,討論人遇到「我應該怎麼做?」的挑戰,便是倫理學的課題。

除了「世代正義」之外,「家庭還有未來嗎?」、「飲食屬於道德範圍嗎?」、「經濟的目的是什麼?」、「孝順父母是什麼意思?」、「權力能與道德結合嗎?」等困擾現代人的倫理議題,都是值得我們探討的功課。

廿一世紀倫理規範的轉變
德國神學家沃夫剛‧胡伯(Wolfgang Huber)描述廿一世紀倫理規範的三大轉變,讓我們對造成現代人生命旅程的各種課題,能夠有更深刻的認知。

一、生命變成一種計劃:生育有計劃,懷孕可中斷或採生殖醫學;現代人更換居住地、職業、伴侶…要成為自己生命的建築師;健康有「個人化醫療」,甚至自己選擇死亡時間的「死亡計劃」。

二、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裡為家:雖然全球化的進程重複發生,但在廿世紀下半葉,它已經變成全球性,並以三個特徵突顯出來:普世人權的宣誓、全球通訊網絡的發展、全球經濟的依賴。

三、把未來當成倫理的範疇:傳統倫理關心的是當前的行為準則,但因科技對未來的深遠影響─它開啟機會也帶來風險,讓倫理暴露在極大的不安定因素之下,各種倫理必須以未來為導向,成為「責任倫理」。

現實收縮與永續發展
由於科技進展速度加快,在被縮短的當下,此刻所經歷的事及所採取的行動,其密度之高及強度之大,讓過去與未來都變得不那麼受到重視,以致「記憶」與「盼望」跟「現實的體驗」相比,都變成次要的了。我們甚至連處理與過世者相關的事,及思考未來子孫的人生,看起來似乎都失去意義。

因此,儘管現代人認真尋求永續發展的可能,我們卻生活在一個時間感明顯地被「現實收縮」(present shrinkage)現象影響的時代裡,因此,我們指望生活狀況能夠相對穩定的時間愈來愈短了。

但我們的作為所帶來的影響,卻與「現實收縮」相反,尤其跟以前的世代相比,我們的作為更嚴重地消耗過去,同時也更劇烈地決定了未來。對過去的消耗,尤其表現在對文化資產的破壞。但因要拆毀習慣的文化制度很容易,要重新建立卻很困難,因此,我們一定需要以批判性的思辨,慎選發展的方向。

關愛受造界成重要事工
至於面對未來的責任倫理,我們還要思考世代關係的兩個面向:一個是「共時性」(synchronic)的世代關係,一個是「歷時性」(diachronic)的世代關係。前者為生活在同一段時間裡的幼兒、青年、中年人、老年人,後者牽涉到的是一代接著一代的關係,也就是對先人的記憶以及對未出生世代的責任。

隨著科技的可能性日益加劇,維護未來世代生存的機會是今後的艱鉅任務。胡伯指出:「在過去幾十年間,幾乎沒有一個議題像這個議題一樣,已經被許多人訴諸宗教語言來表達(包含各宗教)。」從一九八三年開始,國際間普世運動中,「公義、和平、維護受造界的完整」已成為社會倫理的重要準則,生態神學家約翰‧柯柏(John B. Cobb, Jr.)在「後現代基督教探索生態公義」文中,有非常詳細的回顧(參看《生態公義》)。

基督徒照顧地球這個生活空間的任務,來自上帝將受造界交給人類管理的託付,因此,人類使用自然資源,必須注意到未來世代的生存可能性和大自然本身的價值,這才是負責任的做法。近年來,基督教界更以「維護受造界的完整」為核心目標,將「關愛受造界」(Creation Care)視為當今普世教會重要的事工。

期待迎接宗教改革五百週年的前夕,我們的信仰也要再次改革更新,讓現代教會知道怎樣服事我們的世代!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