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一早內心就被打耳光」的青少年教育

Diverse Children Friendship Playing Outdoors Concept

◎劉效看

我家附近有個聲望很好,總額管制,要託關係遷戶口才能讀的國中。全校晨會,台上師長常以一串嚴詞告誡學生,相信多數是出自善意,然後接著是升旗、唱國歌。

每次師長們用擴音器罵學生,形同作鄰居的我也一起被罵。以前住文藻學院隔壁,也是教官罵人、我也一起被罵,後來他們好像不升旗了,就沒有繼續聽到晨會訓話。我還為了幫助他們,去製作一則新聞,晨會上,由教官下口令到糾正服儀都要用英語主持的新聞,那讓學生和教官都好快樂。因為換成用英語講,氣氛瞬間友善緩和多了,而且教官英語不賴,很少在晨會秀過。

回想自己讀國中的晨會,升旗台上的組長老師罵人常戴墨鏡(就像總統身邊的墨鏡警衛),他的手往台下一指,說「你還給我講話!」許多人不知道他在指哪裡,都以為他在講的就是自己。這還真是一招,天天這樣一手抓麥克風,左比右比,好兇。哪一天沒有罵人,我們還覺得有點不習慣。

組長罵完了,接著是升旗唱國歌,學生站在太陽下熱的半死,一旁的老師都打洋傘,還可能隨時來罵你。老師們可能會說,你不了解,國中生就是要這樣「溝通」,但看學生許多低著頭,代表什麼?這裡不是法庭,台上的也不是恐龍法官!

但我在想,這樣的「野狼語言」讓從小聽到大的人,會學到怎樣的溝通榜樣?每次被罵完接著再唱國歌,然後才解散進教室,開始一天的學習,對國歌與學習的制約印象是什麼?

台灣的國中小老師都有師培教育,我們的溝通語言能不能更多一點用「長頸路語言」(非暴力語言溝通)呢?用威嚇、發脾氣的方式,可能表示我們拿不出更好的溝通方式。然而這對聽的人內心是很難服氣的,更不用說產生安全感與培養好的自我形象。

我很想知道,別國語言是否有「欠罵欠打」、「給你方便,你給我當隨便?」「你還給我…(搞這種花招)?」這些概念。我想知道別國是不是也都對孩子這樣說?但是,不說這樣的話,不代表不重視品德。

把「語言」當成「武器」,這樣的人格涵化,你可以想像未來當立委、當官員、當老師、當家長、當軍人、當老闆、當基層人員、當居家服務員、當老人,能夠拿出何種溝通態度與品質?而這個社會的氛圍會如何?

許多台灣人去考察所謂「一個也不放棄」的教育大國,回來對人家的口號朗朗上口,也出了不少報告或論文用來升等。但願更見諸生活上改變,而不是從次長以降,考察回來,處處演講「我們做不到這樣」。

其實,那教育大國(芬蘭)早早就集合國中老師,發展一百種友善的、適合國中年齡專屬、有效的鼓勵言語和獎勵方式。

芬蘭學校教室的早晨,不罵人,更不打人,也不罰站,也不立刻考試;他們的言語氛圍,讓學生想來學校,覺得自己有尊嚴,進行有興趣的學習,不管成績如何……。假如台灣電視新聞媒體直播一下,全台灣各國中的晨間大集合和到校後一小時情景,讓全國一起看看真實的台灣教育,看看有沒有不用威嚇言語但大家更受用的國中。應該有,我寧願相信。

教育改革,別只在教科書爭議上打轉,部長真要問學生意見,從改變晨會開始吧!我們的下一個目標是,一早,讓學生快樂的衝進學校,昂首自信、笑容友善的對老師說:「Here I am!我來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