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1563度的色彩

3852_陶藝課1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中衛發展中心董事長)

台灣的陶瓷在近年來頗有一番復興的氣象。竹南蛇窯是林添福老先生所成立的恆發陶瓷廠的窯爐,為台灣目前碩果僅存的四大蛇窯之一。該窯建於民國六十一年,在那個生活品質逐漸提升的年代生產傳統的日用粗陶,在民國七十二年時由於產品的附加價值不高,僅靠代工難以維繫競爭力的處境,曾一度停火歇業。

直到民國八十三年臺灣省陶藝學會在此舉辦「重燃古窯柴燒」,繼承家業的林瑞華在窯體內聽聞台灣藝術大學教授仰望窯頂的一席讚嘆後,毅然決然的投入柴燒陶藝的創作,苗栗柴燒創作風氣因而重新興起,竹南蛇窯也重新運作並成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柴燒窯。

打破世界紀錄的背後
年輕一代的窯主林瑞華堅持以漂流木作為柴燒的原料,加上陶土本身的礦物質在高溫窯燒後所燒結的窯汗(或窯乳)作為釉藥,他的釉藥構圖無法事前預料,因為在不同溫度燒結中可體驗到不同境界的釉藥之美,堪稱昇華到藝術的層次。

經過廿多年的堅持,林瑞華不斷突破窯燒的溫度,在否定自己中找到自己;今年六月18日晚間八點二十七分達到柴燒窯攝氏1563度,創下金氏世界紀錄的窯燒最高溫!破世界紀錄非同兒戲,打破世界紀錄的背後,淡淡的透露出林瑞華對於大自然的敬畏與作為一個人的謙卑。

聽他娓娓道來「自然」這個規模最大的窯爐,從水晶到鑽石在不同的溫度與壓力簇擁之下,以千變萬化的色彩妝點出大自然的美豔,聽著、聽著,這位工藝大師搖身一變成為地質學家,解說著科學的溫度與文學的想像。

外表難稱型與潮的林瑞華自己可能不自覺,他以盡可能簡約的語詞詮釋著造物主的傑作。但,廿多年的堅持,面對多少的冷嘲熱諷?多少的困惑糾結?以溫度挑戰一個凡人不能抵達的高度,在那個沒有什麼障礙的視野裡,林瑞華又從時間軸訴說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探索。

華夏陶瓷文化回溯至四千年前,考古學家從商朝殷墟的遺址中挖出的陶片、陶罐包括許多形式:灰陶、黑陶、紅陶、彩陶、白陶以及帶釉的硬陶,這些陶器上的紋飾、符號、文字與殷商時代的甲骨文和青銅器有密切的關係,刻畫了當時文明的痕跡,林瑞華笑問:「為何不稱殷商為新陶器時代,而稱為新石器時代?」他的偏解是,連河床上的鵝卵石都是在自然窯中燒結而成的,這一切都源自大自然的燒結。

要耐得住火的試煉
一位非常傳統的台灣工藝師,每天在燒結的柴窯中甚至領悟了循環經濟,真是令人讚嘆!堅持以漂流木為燃燒的標的,踏上了循環的第一步、又以最樸實的土壤為燒結的對象,在烈焰高溫的催逼下,窯汗(乳)自然在無華的陶土垂滴出造物的美麗釉彩,不需人工的化學合成與外添妝點,1563度的溫度造就了渾然天成與鬼斧神工的高度。在看似平凡的竹南小鎮,人追求卓越與永恆的神聖不滿足,是一致的!

遙想當年,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遭人誣陷、被捆著落在窯中,烈火的溫度遠不及1563度,但尼布甲尼撒王在燒結的烈火窯中,驚奇地看見了彷彿神子的第四個人,目睹了上帝的榮耀。在烈焰高溫的窯口,但以理用高亢的「即便如此」與「即或不然」作為鮮明對比(但以理書三章17-18節),用生死的抉擇經歷了比窯溫更高的試煉,我們得以在不斷升高溫度的窯燒中看見一個信心的釉藥色彩。眾所追求的傳承正在時空的烈火高壓中逐漸結晶,擠壓淬煉出得以淵遠流長的價值色彩,但前提是我們得要耐得住火的試煉。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