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飲食神學的反思》8  當「我吃故我在」成為身份認同

13751209 - business catering food for company formal celebration close-up

◎王文基(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14.獨尊素食?
當今世界對「素食主義」趨之若鶩,而實踐這種飲食文化的人被稱為「素食主義者」。這些人以不食用飛禽、走獸、魚蝦等動物為原則,只以糧食、蔬菜和水果等植物維持生命。

現實上,世界各國或不同文化中的素食主義仍是有所不同,有些素食主義者食用蜂蜜、奶類和蛋類等動物產品,而另一些純素食主義者甚至不食用包括蛋類、奶製品在內的任何與動物有關的食品。一般的素食主義者有為了「宗教的因素」(佛教、印度教、道教、一貫道、基督教的復臨安息日會等)及「非宗教的因素」這兩類(環保因素、道德因素、保護動物、健康、減重或其他原因)而為之。

若是從聖經本身的敘事觀點來看,原初關於創造的敘事的確有記載「素食」的情況:「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創世記一章29節),但在挪亞方舟後的敘事中,神卻以賜福及應許的前提指出「肉食」與「素食」之相等與整全特性:「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創世記九章3節)

我想這個關於飲食文化的「典範轉移」可以給我們一些反思。現今論述「素食主義」時,通常帶著某種批判式思維來看待「肉食」,時有將「肉食」妖魔化為「罪惡」之化身,又將「素食」美化為拯救地球的救星,但是如此的論調是否有言過其實呢?

筆者認為,基督徒可以視「素食」與「肉食」是「共存性」的實況,而非「選擇性」的抉擇,這便意味著兩種飲食文化皆是合情合理的,而非存在某種「是非道德」的判斷或抉擇。然而,文化(世俗性或宗教性)觀點卻常於對「肉食」作出是非道德的倫理式批判,卻未見他們用同一套標準來檢示「素食」的文化,彷彿「素食」是完美無暇的,而「肉食」是一切罪惡與破壞的根源似的。類似的文化偏見充斥在現今世代,即便全球仍以「肉食」的人數居多,但如此的文化偏見卻可能釀成全球人類衝突的潛在因素,實在不可不慎!

15.飲食消費?
現代人對飲食的注重實在到了驚人地步,特別是在消費主義的社會氛圍推波助瀾,「飲食」便成了現代人消費生活的模式之一,現代人更加講究「好吃」、「好玩」、「好血拼」的另類「消費主義的三位一體」。即使在台灣經濟不景氣及低薪低成就的社會景況下,我們只稍觀察各式大型自助餐廳在午餐、下午茶及晚餐時段皆是排著長長的人龍,而真正的高級餐廳更是要半年多前才能訂得到位置,這些事實正告訴我們飲食已然被擄於消費主義之中。

我想消費主義的魔力在三方面影響著飲食之事:第一,是符號消費的意義。飲食之消費在後現代社會狀況塑造成一種符號意義,講究飲食及美食主義象徵了社會的菁英份子,而飲食之意義幾已脫離實際功能,當符號意義高過實際意義,人們就會趨之若鶩的透過飲食行為來為自己賦予符號意義(假裝菁英)。這樣的實況理應受到批判,它崇尚虛偽、把社會階級化,皆是其中的副作用。

第二,是感性消費的意義。現代人亦透過飲食之事來改變心情,遇上什麼委屈難過憂愁,便「化悲憤為食量」;飲食時不再作理性思考,感性消費的勃興正是一種抗衡理性消費的推力,也讓我們看到一種人心失衡的狀態,使社會形塑更濃厚的個人主義風潮。

第三,是存在消費的意義。今天不少人以吃吃喝喝來定義人生,「我吃故我在」已經是不爭之事實,然而當人的「自我身份認同」是以吃過什麼和吃過哪家餐廳來定義時,這人的自我身份認同感就會很難確認,因為世間總有沒吃過的東西及未吃過的餐廳,於是這種沒完沒了的追逐便成為人的存在焦慮感。這種虛構的存在意義足以毀滅人生,當「我存在是為了吃喝」成為自我生命的認同,這就難怪人是自私的,妄顧他者的需要了。

今天,關於飲食的消費文化已經不是邊緣之事,它漸次抬頭而可能成為任何個人、群體、社會、國家的主流意識,基督徒在如此的消費社會文化下,如何在飲食之事彰顯出上帝國的見證,實在是一大考驗啊!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