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斷的蘆葦與熄滅的燈火之歌

3857_蘆葦之歌

◎殷穎(牧師)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祂憑真實將公理傳開。」(以賽亞書四十二章3節)

去年台灣製作了一部有關慰安婦的記錄片,名為《蘆葦之歌》。許多人看了都為之淚下,是關於弱勢婦女在日治時代發生、令人感傷的真實故事。

而以賽亞先知在預言中所說的那個祂,就是要將「公理」傳給外邦(聖經現代中文譯本譯為「正義」),這不正是當下世界各國人民吵翻了天的話題嗎?若講正義需要轉型,是講原先的正義不是正義嗎?若以前的正義都為假的,應可以轉型變為真的,但正義的解釋權,誰說了算呢?

以賽亞先知在這裡講的是祂(和合本譯為耶和華上帝,現代譯本譯為上主,均為至高無上的創造主),祂的話說了可以不算嗎?

基督形像不令人羨慕
「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祂;祂必將公理(正義)傳給外邦。祂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祂的聲音。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祂憑真實將公理(正義)傳開。祂不灰心,也不喪膽,直到祂在地上設立公理(正義);海島都等候祂的訓誨。」(以賽亞書四十二章1-4節)

神所扶持、揀選、喜悅、賜下聖靈的彌賽亞救世主,走遍窮鄉僻壤、大街小巷,祂不用喇叭、車隊、高張旗幟掃街,而是靜悄悄地以低姿態,完全低調的消音方式,傳揚神的救恩與福音。

祂以柔和的微聲,告訴那些遭受苦難的人們:「壓傷的蘆葦,我不折斷;將殘的燈火,我不吹滅。」祂以真理傳揚正義。基督在世上傳道的主調,便是要採低姿勢,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會避開當權者(無論是政治的或宗教的)。

但祂也從不灰心、喪膽,祂與下層社會的人為伍,吃他們所吃的、喝他們所喝的,祂只是許多人中不被注意的一個,祂不是一個軒昂、俊美、高姿態,使人望之心儀的大人物。祂在受難前夕,最後一次進耶路撒冷,也只騎了一匹小驢駒,悄然地進入這大君的城邑。

祂從不扮演英雄,祂的形像有些讓追隨祂的人失望,甚至困惑,而以賽亞先知卻早已在基督降生前七百餘年,便已將祂的行誼,清楚介紹了。

顧念微不足道的人物
基督在新約的宣教史中,施行過許多神蹟:祂使瞎眼的看見、治癒痲瘋病患者、治癒癱子、使死人復活,而這些蒙恩者,皆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其中從無達官貴人。

基督在世傳道時,宗教界一向採高調的法利賽人與文士,多次要設計陷害耶穌。他們抓了一個行淫的現行犯婦人來,此婦顫懼驚恐,自認必遭石擊慘死(此女可能為妓女,所以要抓,便能手到擒來),而他們也並不在乎此婦的微命,目的是要為難、試探耶穌(要找一個控告主的把柄),因按舊約摩西的律例,此婦的行為應該處死,且應以石擊斃(如今回教與印度教地區,仍有此類殘酷刑法),質問耶穌應如何處理此一現行罪犯。

基督面對此難題,所採之行動是低調再低調。主一言不答,只彎腰在地上畫字,而控告者因「理」直氣壯,還不斷逼問,主直起腰來發出一問:「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然後又彎腰在地上畫字,有人猜想,主在地上所畫之字,可能為那些當場控告者平日之罪行,其中應有不少人還與此婦有過親密關係。

主可能將他們犯行的時間、地點都以指畫在地上,讓控告者啞口無言,一一灰頭土臉而退。然後主問此婦:「沒有人定你的罪嗎?」主以慈悲憐憫的語氣安慰此婦:「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參約翰福音八章3-11節)

光明與黑暗的鬥爭
主的門徒向主提出一個有關神學爭議的問題。他們在路上看見一個生來瞎眼的人,門徒先入為主地肯定,此人因有罪才生而盲目,要確知瞎子是因父母之罪,抑或本人之罪。基督全盤否定了他們預設的答案,告以二者皆非,而是要彰顯神之作為。因以唾沫和泥塗瞎子之目,再讓盲者去西羅亞池洗掉,便看見了。

此盲者因目不能視,便失去生活能力,他的「燈火」,在人看已經吹滅了,基督卻將這盞已滅的燈火,重新燃起,使他重見光明。

而這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還為那些睜眼瞎子的大人物(法利賽人),好好地上了一課。因他們要逼瞎子的父母說謊控告耶穌,瞎子的雙親在威逼之下,便推給他們生下的瞎兒子。

大人物們再逼迫瞎子,要他「證實」基督是個罪人,瞎子的盲目初開,居然不怕這些大人物,說:「他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他開了我的眼睛,你們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來,這真是奇怪!」基督醫治的瞎子竟然說了真話,反而這群法利賽人更像瞎了眼。(參約翰福音九章25、30節)

這是一個光明與黑暗的鬥爭與對比,主醫治、開啟了一個生來盲者的眼睛,讓將殘、已滅的燈火,重新燃起光明,讓這個弱勢的小人物,扮演弱勢中的強勢,使這些被壓傷的弱勢群眾,使他們已熄滅的生命,重新燃起一點燈火,來照亮這些瞎了眼的「明眼人」。

主醫治這類弱者群體,不勝枚舉,僅由以上二例,可見其一斑。

傳道路上低調行善
基督在世傳道時,小心翼翼地惟恐將一些弱勢的小人物壓傷,或將他們微弱的燈火吹熄,但祂自己卻在傳道事業中頻頻被壓傷,如同搖搖欲滅的燈火,也頻臨吹熄;而祂多次遇上當時的宗教界當權者,且衝突不斷,耶穌均採低調處理。

法利賽人想設計基督,問祂可否納稅給該撒。耶穌要人拿一塊上稅的錢幣,錢幣上有該撒之像,主示以:「該撒的物當歸於該撒,上帝的物當歸於上帝。」(馬太福音廿二章21節)另有人質詢基督是否要交人頭稅,主為避免觸犯他們,要人到海邊去釣魚,由魚口中拿出的一塊錢,用以納稅(參馬太福音十七章24-27節)。

基督一度在其家鄉傳道,指出他們的許多劣行,惹怒會堂中人,要趕祂出城,並要將主由山崖上推下,基督亦採取低調,由他們中間直行而過,以避免與他們正面衝突,皆為低調中的低調(參路加福音四章25-30節)。

萬王之王騎驢進耶路撒冷京城,這是主最後一次進京,要彰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榮耀。祂應騎戰馬來,人們應高呼萬歲,地上應鋪設華麗的紅地毯,高調進京,但基督仍採取低姿態,只騎一匹小驢駒進京,群眾高喊:「和散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那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馬可福音十一章9-10節)

基督職務中有一項為君王,且為萬王之王,何等榮耀,本應以最高調展現,祂亦採低調行之,因祂「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祂的聲音」(以賽亞書四十二章2節)。

主最重視兒童與婦女(其中且有下階層的妓女),因她們皆為弱勢。基督與十二使徒在傳道時,也必須要有起碼的費用,才可度日。而主與門徒當然無法由宗教當局得到任何捐獻,只能靠幾位弱勢婦女捐出微薄的財物,供給主與門徒(參路加福音八章1-3節);而其中有抹大拉的馬利亞,曾為七鬼附身,皆由主趕出,後來主被釘復活時,她跑到墳墓外哭泣,主復活後,首先向人顯現的,也正是這位弱勢的婦女(參約翰福音廿章11-18節)。

概括承受全人類罪惡
基督也十分重視信徒對神的金錢奉獻,但祂也從來不去注意那些大款。祂教導門徒的課業,卻是要他們在聖殿中仔細觀察一位貧窮微弱的寡婦,她捐出所僅有的兩個小錢,主並且在當場向門徒做出了講評,要門徒去傳揚以為示範(參馬可福音十二章41-44節)。

基督傳道的時代,社會最不重視弱勢,除婦女外便為孩童,但主卻特別重視兒童單純與無偽的信心。祂向門徒強調:「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上帝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馬可福音十章14節)

基督一生憐惜珍視人類中被壓傷與為人忽視的弱者,但祂自己卻取代了這些弱勢以及那些強勢,概括承受了他們的罪惡與死亡。

主與十二使徒在最後晚餐桌上,多次向賣主的使徒猶大以善意提示,目的便是希望猶大可以及時悔改,免於滅亡。但撒但早已佔領了猶大的心,賣主已成事實,箭已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假如猶大能及時回頭,主便會逃過十字架的苦刑嗎?絕對不會。

猶大賣主只是他們早已確認,要處死基督的一個幌子而已。就算猶大反悔不賣主了,他們對基督的處理也絲毫不受影響。

惡者可以找出許多理由,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將基督送上十架,宗教當局早已「寫好了劇本,都要照預定的計劃進行」,於是基督便被繩捆索綁地,當成一個罪犯逮捕。主的雙足最後一次被牽著走上汲淪溪旁,那一列數千年之久的古老、破碎的石階,被推拉到大祭司的庭院中受審。我在耶路撒冷朝聖時,也多次走過這段石階,我也曾踏著基督當年踏過的石階,這又是多麼讓我終生沉痛的經驗。

營救靈魂 反被壓傷折斷
遙思當年基督走過的「苦傷道」,一步就是一個血腳印。我在耶路撒冷兩次朝聖之旅中,記憶最深、最使我傷感的地方,就是這條小巷的石路。每逢夕陽染紅了石巷,我都能再看到這一列古老石階的稜角處,似乎又看到基督足上的殷紅血跡,而讓我又一次淚崩……。

「苦傷道」第五站是基督第一次踣跌的地方,祂頭上還戴著有利刺的荊棘冠冕。主跌倒時,頭也剛剛觸在石階上,荊冠上的長刺便深深地刺進主的額頭,如注的鮮血由額邊流進主的眼角,讓祂的視線模糊了……我多次將聖地的荊冠裝入匣中贈給一些朋友,難道他們沒有感覺出這些長刺會扎入他們的心嗎?

天崩地裂的一聲,遍地都黑暗了,聖殿裡的一條幔子(掛在聖所與至聖所之間)由上到下撕為兩半(參馬太福音廿七章51節),撕裂的尖銳聲,以超越人聽覺的分貝極限,扎入祭司們的耳朵中,他們驚恐地以雙手摀耳逃出聖殿。

「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按為希伯來語,譯出來就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馬可福音十五章34節)

此為基督在十架上最後的、無奈的、絕望的、傷痛無比的慘呼!

祂再用最後一口氣,用極力氣喊出:「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然後氣就斷了!(參路加福音廿三章46節)天愴地痛!遍地陷入黑暗,因為「壓傷的蘆葦折斷了!將殘的燈火吹滅了!」

基督一生小心翼翼地護衛著塵世中所有被壓傷的靈魂,但祂自己為了拯救他們,反被壓傷折斷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