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修法公聽會直擊1】伴侶法不等於歧視 律師點出「同婚草案」問題在哪裡?

同婚修法公聽會直擊2_正反方激辯_挺同精神科醫師_會造成問題的是社會歧視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召開「同性婚姻修法」公聽會。

【記者夏俊明採訪報導】為審查與「同性婚姻合法化」相關的《民法》部份條文修正案,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24日舉辦首場公聽會,首先由蔡維恩牧師以南高屏跨宗派基督教會聯盟發言人身分,重申17日300位南部牧師北上陳情的意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於2014年透過牧函清楚表達宗派對同性婚姻的反對立場,以及同樣也代表多數南部沉默大眾的心聲。

此外,蔡牧師強調,長老教會長期關心社會,在戒嚴時期更是成為社會的守望者,然而多年爭取來的民主,卻在這次議題中看見教會成為被攻擊的對象,不禁讓人感到難道是回到戒嚴時期的言論封閉?

他強調,聯盟清楚表達修法過程相當草率,並提出大法官釋憲554號對於「家庭制度是憲法制度性保障」的主文內容,在修改民法972一事上根本已經違憲造成違憲的疑慮。

此外,針對此次修法已經為社會帶來嚴重的對立。然而無論支持與反對方的人,是否深知道所支持的內容與意涵,對傳統家庭的衝擊與影響為何?必須讓多數人知道現行的修法包括破壞現行家庭結構的修法,知道保障的背後是犧牲家庭結構的定義,才能幫助民眾有正確的判斷與認知。

國際公約並不支持同性婚姻

清楚表態反對修改民法、建議制定專法的東華大學社會系成鳳樑教授提到,民法是人民生活的基本法律,如果議題是要更改婚姻家庭的結構,需要有堅強的立法理由。

成鳳樑,國立台灣大學法學博士,國立東華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牧師(來源/網路截圖)

成鳳樑,國立台灣大學法學博士,國立東華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牧師(來源/網路截圖)

成鳳樑認為,國際公約與宣言並不支持同性婚姻。在尤美女委員提到的修正草案裡,特別引用《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但沒有引用到的公約內容清楚提到其指出的家庭與家庭結構是由男女、一夫一妻組成。再者,從《聯合國社會經濟文化權利公約》也提到男女平等以及家庭是由一男一女所組成。 並且,世界人權宣言、歐洲與美洲公約,都提到達適婚年齡的「男、女」有結婚的權利。而即便歐洲有非常多的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但歐洲的人權法院仍有三次通過「同性婚姻並非基本人權」的判決。

成鳳樑教授接著指出許多引用國際法律之處,其實在完整的條例中都清楚以「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來提到婚姻關係,因此提案的立委以此支持同性婚姻,這是不成立的。

回到我國憲法,成教授持續提到支持同性婚姻的引用依據是錯誤的詮釋,指出「不修改民法是否就違反憲法的平等原則?」,透過大法官釋字485號回應可見,「平等」不是機械式的平等,而是實質平等,代表對於不同的事物可以有合理的差別待遇。因此,民法不只是對性別有限制,同時也對近親、重婚與年齡都有限制,代表不是相愛就可以結婚,而是有條件的。

 憲法平等在於實質平等而非絕對平等

倘若把平等無限上綱,那麼不僅是同性婚姻,包括結婚年齡限制、幾等親內的婚姻限制,都有權利申請修法取消的可能性。

成教授也強調,同性伴侶要彼此扶助、共同生活,一定要有法律地位,因此支持用專法或特別法保障在醫療、保險、賦稅、繼承以及必要的保障,納入其中。

訂定特別法就是歧視嗎?他認為當用少數人的權利來修改多數人適用的民法,這是違反比例原則。修改特別法進行實質平等的保障已經足夠,不能說「不滿足我所有的需求,就是歧視」。

成教授建議法務部參考2001年通過的德國同性伴侶法作為草案,把醫療保險賦稅繼承等權利納為考量,並且基本的身分也要認可。

先立特別法才是負責任的立法態度

興望法律事務所葉光州律師以台灣的婚姻法的歷史進行說明,點出重大婚姻法的修訂都是經歷幾十年的修法,表現出慎重的立法態度,「難道如此重大的民法修正案,不能同意以慎重的態度來面對嗎?」

葉律師強調,憲法的平等原則要求「相同的相同處理,不同的不同對待」。既然立法者認為同性伴侶或關係是「性少數者」的關係,依照大法官揭櫫的平等原則,應該是要從「特別立法」的角度而不是直接修改適用大多數異性婚姻的民法。

同時,他認為尤美女立委提出「同性婚姻的子女應與異性婚姻的子女享有同樣的權利」,這部分是不負責任的立法。因為,負責任的立法是要把可能的差異與可能的問題,用法律明確規定,而不是用「平等適用」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把一切的問題留給事後解決。

此外,修改條文裡也提到,法官未來裁定是否可以認可收養子女時,不可因性別等等因素做歧視認可。然而,「不得歧視」的標準是由誰裁定?是由同性戀來做裁示?如此一來,認為被歧視的同志,不就成為最強勢的決定者?

葉律師強調,針對現在國內的風氣與文化,是否可以適用修法的內容,務必要思慮清楚。建議從特別立法,觀察對社會的影響,之後再調整。

民法修改有多數民意為基礎

21世紀智庫協會召集人雷倩表示,修法也關係到國家立法權的正當行使,關係到全民的福祉。既然要了解全體人民的期待與福祉,作為執行立法的憑據,根據21世紀智庫協會於2012-2013年委託聯合報民調中心所做的研究報告,關於婚姻家庭的部分點明,其實台灣人對於同性權益的保障等,都已是有一定程度的友善與贊成,然而「同性對於下一代領養孩子是否公平」,僅有個位數的人認為是公平的。他重申,人民的公投複決,會是立法院想要急促修法的一個選項。

至於修法建議與主張,雷倩提出三點:1.對於同性戀者權益保障的部分,如臨終醫療、共同收養等,應用權益保障法、單點修法或法條准用等方式,立即處理改善。2.對於同運團體的修法主張,尤其是改變婚姻家庭制度的部分,建議以德國制的伴侶法為藍本研擬特別法,給予制度保障,而不去影響現行的民法架構。3.對於極端性解放者的要求,尤其是損害他人權益的部分,例如修改民法227,表示堅決反對。

法律需要考量文化、身分認同與價值觀

政治大學法律系姜世明表示,問題不是純粹法律邏輯,包括個人對文化與身分認同以及價值觀的選擇問題。對於不同性取向者,若不給予家庭與家庭相關的組合機制,確實有背人權。但是否就等於要落實婚姻平權、多元婚姻等,這就衝擊到社會傳統的認同。在不同國家的進展,或許會認為要拋棄傳統,然而他認為傳統並不需要追溯到幾百年前,而是最基本就從「父母的期待」就有跡可循。

他相信,這是涉及到文化形成的過程,各國對人權的保障是多元而不是直線。他提到是提供歐洲人權法案的觀點,認為傳統定義底下的家庭,需要被尊重。重點是訂定伴侶法之後,其他涉及的相關規定,如有區別,是否符合比例原則,就其後端來進行審查。

針對此次提出法案,他認為雖然看似只更動夫妻與父母的概念,但事實是想要終極性的解決性別平等的問題。其中涉及的法律層面變更是十分廣泛,而關於主體部分如何分別同性性傾向或是像是德國伴侶法在宣誓時就是提到(同性伴侶)一起居住、互相照顧的責任等,還有待討論,重點是現行的修正草案並沒有看見這一點。

同時也針對收養,尤其是涉及未成年子女,他認為應該要慎重考慮與適度評估。

現行民法已有保障 可討論更多保障

中正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曾品傑教授指出,民法組成家庭方式,男女結婚,以及同性伴侶雖非親屬若以永久生活為共同目的而同居一家之人,民法1123條第三項規定,可視為家屬。因此同性伴侶可完全受到法律上針對家屬的權利保障,而針對醫療、財產上需要更多的保障,是可以被討論的。

他認為,立法者應針對男女的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分別設立以心理性別或非婚關係為特徵,設立機制,「身分行為的法制化需要循序漸進」。

此外,他提到收養的反歧視條款,單一性別的子女成長是否影響發展,應提出實際研究報告讓法官斟酌,否則可能反過來成為同志強勢。

忻底波拉牧師指出提出台大考題被罰款的疑慮,以及回推世界同運組織以經濟、財源推動全球同志運動的整體作戰計畫。她也樂見同性權益能攤開來談,代表公民開始覺醒,期待媒體也可以把所有的疑慮、問題等提出,讓社會大眾一起來探討。同時呼籲家長要積極知道孩子在學校裡如何被教導,正確的兩性教育觀需要靠父母。

婚姻不只是權力 更是責任

「立法是隨社會需要而做,而不是造成社會的騷動與不安」兩岸仲裁人律師謝啟大指出,中研院於2013年公布的調查報告指出,同性戀者的人數是千分之0.2,雙性戀是百分之1.7,加起來是百分之1.9。實際上同性婚姻適婚者不到25萬,傳統婚姻有1000多萬。如同保護視障者有鋪導盲磚,並且設置殘障坡道,但是否為了視障者就把馬路全數改為導盲磚?

她認為,台灣基本上是善良的,對於同性戀者,台灣社會不是殘酷或欺負的,尤其在選舉中即便公布自己的同志或有亞斯伯格症,都可以當選,代表台灣是友善的。

她相信,婚姻不是權力,而是社會發展過程中,為了讓社會更好的發展,為人類建構的制度與義務,婚姻中更大的責任包括教養子女。如果性別不能成為婚姻的障礙,那麼親屬關係與人數、年齡是否也不能成為障礙?

她再度強調,婚姻不只是權力,國家為什麼給予婚姻那麼多的保障與限制,因為婚姻最大的功能就是養育下一代,這是責任!

誤解婚姻來源 曲解同志自由權的方向

世新大學法學院吳煜宗院長指出,同性婚姻立法之所以產生如此大的爭議,問題牽涉到誤解與曲解。誤解在於法律上婚姻制度的來源,婚姻本身不是法律、憲法或宗教所訂,而是人類文化發展中的結果。無論結果是對或錯,就是存在,不是法律應該規範的內涵。法律能做的,就是要如何透過法律使其成立。人類發展歷史以來,法律是針對其異性關係給予確立,婚姻本身不是由法律所造。吳院長引用全世界最早規範婚姻的是拿破崙民法典(法國民法典)指出,其中談到婚姻的本質問題,例如活人是否可以跟死人結婚、人與動物結婚、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結婚,法國民法典判定婚姻不成立,代表違反婚姻的基本內涵。

而回到台灣民法上指的婚姻,吳院長認為立法者並無權更動婚姻不是指異性婚,立法者可以更動的是成立要件與無效原因等;相同的,包括憲法也是無權更動。

此外,問題被曲解在於「過大強調同志結婚的自由」,婚姻本身被定義是異性的,沒有自由不自由的問題,而是同性有沒有「組成家庭自由/權力」的問題。目前組成家庭的方式有三:出生、婚姻、收養。大多數的同志伴侶們無法使用出生或收養的方式,於是多數走到婚姻這一條。

確實,憲法上沒有保障同志組成家庭權益與方式,但憲法也無權侵犯人類歷史的文化,婚姻制度是針對異性戀而設計,這是既成事實。至於同志權利如何保障?他認為同性伴侶法是唯一的方式,這樣的方式是否與異性戀的權利完全相同,他認為可以經由討論。例如收養,這問題牽涉到無法獨立自主的第三人,若是因為大人的個人慾望,把未知的結果帶給第三人,如此是否合宜?完全沒有血緣的同性家庭收養,是否對於下一代造成影響?當我們如此訂定時,等同涉及兒童的人體實驗,諸如此等規範需要謹慎考慮。

關心同婚修法點擊立院議事轉播(早上九點至下午五點半,下午公聽會兩點開始)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