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修法首場公聽會》保障同性權益有共識 但非修改民法婚姻制度

同婚修法公聽會直擊2_正反方激辯_挺同精神科醫師_會造成問題的是社會歧視
公聽會現場,邀請25位雙方的專家學者參與,各約占半數。(圖/翻攝自網路)

同婚修法首場公聽會

【記者夏俊明採訪報導】為審查與「同性婚姻修法」相關的《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十一月24日舉辦首場公聽會,由各黨團推派贊成及反對修法的代表發言,針對修法可能的疑義,以及對於同性戀者相關權益的保護,各個代表從不同角度切入論述,讓國民能對此極具爭議性的議題有更周全的了解,更對「婚姻」的價值重新反思。

南部大眾心聲 修法過程草率
首先由法律系背景的蔡維恩牧師以南高屏跨宗派基督教會聯盟發言人身分,重申17日300位南部牧師北上陳情的意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於2014年透過牧函清楚表達宗派對同性婚姻的反對立場,以及同樣也代表多數南部沉默大眾的心聲。

此外,蔡牧師強調,長老教會長期關心社會,在戒嚴時期更是成為社會的守望者。然而多年爭取來的民主,卻在這次議題中看見教會成為被攻擊的對象,不禁讓人感到難道是回到戒嚴時期的言論封閉?

他強調,聯盟清楚表達修法過程相當草率,並提出大法官釋憲554號對於「家庭制度是憲法制度性保障」的主文內容,對應修改民法972一事上,可見修改民法972根本已經有造成違憲的疑慮。

此外,針對此次修法已經為社會帶來嚴重的對立,然而無論支持與反對方的人,是否深知道所支持的內容與意涵,對傳統家庭的衝擊與影響為何?必須讓多數人知道現行的修法包括破壞現行家庭結構的修法,知道保障的背後是犧牲家庭結構的定義,才能幫助民眾有正確的判斷與認知。

國際公約並不支持同性婚姻
清楚表態反對修改民法、建議制定專法的東華大學社會系成鳳樑教授本身為台灣大學法學博士,他提到,民法是人民生活的基本法律,如果議題是要更改婚姻家庭的結構,需要有堅強的立法理由。

成鳳樑教授認為,國際公約與宣言並不支持同性婚姻。在尤美女委員提到的修正草案裡,特別引用《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但沒有引用到的公約內容清楚提到,其指出的家庭與家庭結構是由男女、一夫一妻組成。再者,從《聯合國社會經濟文化權利公約》也提到男女平等以及家庭是由一男一女所組成。並且,世界人權宣言、歐洲與美洲公約都提到達適婚年齡的「男、女」有結婚的權利。而即便歐洲有非常多的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但歐洲的人權法院仍有三次通過「同性婚姻並非基本人權」的判決。

成鳳樑教授接著指出許多引用國際法律之處,其實在完整的條例中都清楚以「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來提到婚姻關係,因此提案的立委以此支持同性婚姻,這是不成立的。

回到我國憲法,成教授持續提到支持同性婚姻的引用依據是錯誤的詮釋,指出「不修改民法是否就違反憲法的平等原則?」透過大法官釋字485號回應可見,「平等」不是機械式的平等,而是實質平等,代表對於不同的事物可以有合理的差別待遇。因此,民法不只是對性別有限制,同時也對近親、重婚與年齡都有限制,代表不是相愛就可以結婚,而是有條件的。

憲法平等在於實質平等非機械式平等
倘若把平等無限上綱,那麼不僅是同性婚姻,包括結婚年齡限制、幾等親內的婚姻限制,都有權利申請修法取消的可能性。

成教授也強調,同性伴侶要彼此扶助、共同生活,一定要有法律地位,因此他支持用專法或特別法保障在醫療、保險、賦稅、繼承以及必要的保障,納入其中。

訂定特別法就是歧視嗎?他認為當用少數人的權利來修改多數人適用的民法,這是違反比例原則。修改特別法進行實質平等的保障已經足夠,不能說「不滿足我所有的需求,就是歧視」。

成教授建議法務部參考2001年通過的德國同性伴侶法作為草案,把醫療、保險、賦稅、繼承等權利納為同性伴侶權利的考量,並且基本的身分也要認可。

先立特別法才是負責任的立法態度
興望法律事務所葉光洲律師以台灣的婚姻法的歷史進行說明,點出重大婚姻法的修訂都是經歷幾十年的修法,表現出慎重的立法態度,「難道如此重大的民法修正案,不能同意以慎重的態度來面對嗎?」

葉律師強調,憲法的平等原則要求「相同的相同處理,不同的不同對待」。既然立法者認為同性伴侶或關係是「性少數者」的關係,依照大法官揭櫫的平等原則,應該是要從「特別立法」的角度,而不是直接修改適用大多數異性婚姻的民法。

同時,他認為尤美女立委提出「同性婚姻的子女應與異性婚姻的子女享有同樣的權利」,這部分是不負責任的立法。因為,負責任的立法是要把可能的差異與可能的問題,用法律明確規定,而不是用「平等適用」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把一切的問題留給事後解決。

此外,修改條文裡也提到,法官未來裁定是否可以認可收養子女時,不可因性別等等因素做歧視認可。然而,「不得歧視」的標準是由誰裁定?是由同志來做裁示?如此一來,認為被歧視的同志,不就成為最強勢的決定者?

葉律師強調,針對現在國內的風氣與文化,是否可以適用修法的內容,務必要思慮清楚。建議從特別立法,觀察對社會的影響,之後再調整。

民法修改要有多數民意為基礎
21世紀智庫協會召集人雷倩表示,修法也關係到國家立法權的正當行使,關係到全民的福祉。既然要了解全體人民的期待與福祉,作為執行立法的憑據,根據21世紀智庫協會於2012-2013年委託聯合報民調中心所做的研究報告,關於婚姻家庭的部分點明,其實台灣人對於同性權益的保障等,都已是有一定程度的友善與贊成,然而「同性對於下一代領養孩子是否公平」,僅有個位數的人認為是公平的。她重申,人民的公投複決,會是目前立法院想要急促修法的一個選項。

至於修法建議與主張,雷倩提出三點:1.對於同性戀者權益保障的部分,如臨終醫療、共同收養等,應用權益保障法、單點修法或法條准用等方式,立即處理改善。2.對於同運團體的修法主張,尤其是改變婚姻家庭制度的部分,建議以德國制的伴侶法為藍本研擬特別法,給予制度保障,而不去影響現行的民法架構。3.對於極端性解放者的要求,尤其是損害他人權益的部分,例如修改民法227,表示堅決反對。

相關文章:《同婚修法首場公聽會》平等非機械式平等 立法切勿便宜行事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