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修法首場公聽會》平等非機械式平等 立法切勿便宜行事

【記者夏俊明採訪報導】

法律需要考量文化、身分認同與價值觀
政治大學法律系姜世明表示,此次問題不是純粹法律邏輯,包括個人對文化與身分認同以及價值觀的選擇問題。對於不同性取向者,若不給予家庭與家庭相關的組合機制,確實有背人權。但是否就等於要落實同性婚姻、多元婚姻等,這就衝擊到社會傳統的認同。在不同國家的進展,或許會認為要拋棄傳統,然而他認為傳統並不需要追溯到幾百年前,而是最基本就從「父母的期待」就有跡可循。

他相信,這是涉及到文化形成的過程,各國對人權的保障是多元而不是直線。他提到,歐洲人權法案的觀點,認為傳統定義底下的家庭,需要被尊重。重點是訂定伴侶法之後,其他涉及的相關規定,如有區別,是否符合比例原則,可就其後端來進行審查。

針對此次提出修改民法,他認為雖然看似只更動「夫妻」與「父母」的概念,但事實是想要終極性的解決性別平等的問題。其中涉及的法律層面變更是十分廣泛,而關於主體部分如何分別同性性傾向或是像是德國伴侶法在宣誓時就是提到(同性伴侶)一起居住、互相照顧的責任等,還有待討論,重點是現行的修正草案並沒有看見這一點。

同時也針對收養,尤其是涉及未成年子女,他認為應該要慎重考慮與適度評估。

現行民法已有保障 可討論更多保障
中正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曾品傑教授指出,民法組成家庭方式,包括男女結婚,以及同性伴侶雖非親屬若以永久生活為共同目的而同居一家之人,民法1123條第三項規定,可視為家屬。因此同性伴侶可受到法律上針對家屬的權利保障,而針對醫療、財產上需要更多的保障,是可以被討論的。

他認為,立法者應針對男女的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分別設立以心理性別或非婚關係為特徵設立修法機制,「身分行為的法制化需要循序漸進」。

此外,他提到收養的反歧視條款,單一性別的子女成長是否影響發展,應提出實際研究報告讓法官斟酌,否則可能反過來成為同志強勢。

國際火炬先鋒事奉關懷協會理事長忻底波拉提出台大考題被罰款的疑慮,以及回推世界同運組織以經濟、財源推動全球同志運動的整體計畫。她也樂見同性權益能攤開來談,代表公民開始覺醒,期待媒體也可以把所有的疑慮、問題等提出,讓社會大眾一起來探討。同時呼籲家長要積極知道孩子在學校裡如何被教導,正確的兩性教育觀需要靠父母。

婚姻不只是權利 更是責任
「立法是隨社會需要而做,而不是造成社會的騷動與不安。」兩岸仲裁人律師謝啟大指出,中研院於2013年公布的調查報告指出,同性戀者加雙性戀的比例不到2%,換算成人數不到25萬,傳統婚姻則有1000多萬,而如今卻要為了25萬人,修改關乎1000萬人的婚姻家庭制度,這好似為了保護視障者應設置鋪導盲,但卻就把馬路全數改為導盲磚一樣,是不合理的事情。

她認為,台灣基本上是善良的,對於同性戀者,台灣社會不是殘酷或欺負的,尤其在選舉中即便公布自己的性傾向或有亞斯伯格症,都可以當選,代表台灣是友善的。

她相信,婚姻是社會發展過程中,為了讓社會更好的發展,為人類建構的制度與義務,婚姻中更大的責任包括教養子女。如果性別不能成為婚姻的障礙,那麼親屬關係與人數、年齡是否也不能成為障礙?

她再度強調,結婚的人知道,婚姻不只是權利,更多的是義務。國家為什麼給予婚姻那麼多的保障與限制,因為婚姻最大的功能就是養育下一代,這是責任!

誤解婚姻來源 曲解同志自由權方向
世新大學法學院吳煜宗院長指出,同性婚姻立法之所以產生如此大的爭議,問題牽涉到誤解與曲解。誤解在於法律上婚姻制度的來源,婚姻本身不是法律、憲法或宗教所訂,而是人類文化發展中的結果。無論結果是對或錯,就是存在,不是法律應該規範的內涵。法律能做的,就是要如何透過法律使其成立。人類發展歷史以來,法律是針對其異性關係給予確立,婚姻本身不是由法律所造。吳院長引用全世界最早規範婚姻的是拿破崙民法典(法國民法典)指出,其中談到婚姻的本質問題,例如活人是否可以跟死人結婚、人與動物結婚、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結婚,法國民法典判定婚姻不成立,代表違反婚姻的基本內涵。

而回到台灣民法上指的婚姻,吳院長認為立法者並無權更動「婚姻不是指異性婚」這件事情,立法者可以更動的是成立要件與無效原因等;相同的,包括憲法也是無權更動。

此外,問題被曲解在於「過大強調同志結婚的自由」,婚姻本身被定義是異性的,沒有自由不自由的問題,而是同性有沒有「組成家庭自由/權利」的問題。目前組成家庭的方式有三:出生、婚姻、收養。大多數的同志伴侶們無法使用出生或收養的方式,於是多數走到婚姻這一條。

確實,憲法上沒有保障同志組成家庭權益與方式,但憲法也無權侵犯人類歷史的文化,婚姻制度是針對異性戀而設計,這是既成事實。至於同志權利如何保障?他認為同性伴侶法是唯一的方式,這樣的方式是否與異性戀的權利完全相同,他認為可以經由討論。例如收養,這問題牽涉到無法獨立自主的第三人,若是因為大人的個人慾望,把未知的結果帶給第三人,如此是否合宜?完全沒有血緣的同性家庭收養,是否對於下一代造成影響?當我們如此訂定時,等同涉及兒童的人體實驗,諸如此等規範需要謹慎考慮。

涉及條文356條
亞洲時代新葉聯盟召集人廖金河牧師引用立委尤美女所提議只增加民法971-1條,其它法條都沒有改變,但法務部長邱太三對此表示,法務部計算過《民法》中採用「夫妻」、「父母」用語之法律共有112種,涉及條文356條,必須要審慎評估其衝擊影響。不同說法讓民眾一頭霧水,這就是為什麼要辦30場公聽會的原因。政府有責任為這項法案說清楚,幫助百姓解除疑慮與恐慌。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廖牧師也提醒,若同婚修法成立,我國憲法第七條與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提到的「男女、兩性」要不要修改?

第二場公聽會訂於十一月28日禮拜一舉行。

相關文章:《同婚修法首場公聽會》保障同性權益有共識 但非修改民法婚姻制度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