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碗的故事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

上週五在台大家業長青學會中,和神交已久的香港中文大學范博宏教授就家族傳承議題公開對話,范博宏教授鑽研家族企業傳承多年,為享譽海內外的學者與諮詢顧問。

在他的引言中,手持一個銅製的飯碗,轉述了一個最近在杭州拜訪工藝家的故事:訪問了傳承六代的「金星銅」朱炳仁父子,朱氏父子致贈來訪的范教授寓意甚深的銅製飯碗,傳承要問自己留給後代子孫什麼?給子孫滿滿的一碗飯,若子孫不肖,飯將越吃越少;若傳給他們一只空飯碗和一身技藝,飯會越添越多。

家族的傳承首重無形資產
傳承並不容易,環境面的變遷往往挑戰傳承的意志。朱氏家族傳了三代的銅作坊曾於1949年被迫歇業,又度過了幾十年受銅材管制導致無原物料可用的慘澹歲月。到了1980年代開放改革後,第四代決意恢復家業時必須搜尋模糊的記憶方得為之。

斷了幾十年的技藝再重新注入活水之際,使得第五代傳人得以萃取家傳的菁華再賦予時代創意加以延續,這個過程看在第六代十歲孩子的眼裡,跟爸爸說他對「當銅匠」也有興趣,耳濡目染的身教遠甚於言教對於傳承的影響,不言可諭!

傳承的成敗關鍵之一在於家族是否有獨特的無形資產,朱氏家族對於中華文化的執著堪稱為其特殊的無形資產,世世代代都練就卓越的毛筆字,或許在廿一世紀的科技進展中,電腦或手機輸入早就取代傳統的書寫方式,但數位化無法撼動文化在時間長廊中所遺留下來的痕跡,歷久彌新!對照近來台灣政客對文化的鄙視與訕笑,令人感慨萬千!

一個家族的傳承首重無形資產的獨特性與普世性,精神層面的傳承遠重於物質層面,社會價值的傳承又何嘗不是?台灣社會近來勇於「大破」之際,能否在環境變遷中不斷維繫不能改變的價值,去蕪存菁地賦予時代新意,方能達成「大立」的目標!若將承載價值觀的社會制度恣意調整,我們留給子孫的飯碗會越添越多?或越吃越少?不得不慎!

卑微器皿要被上帝聖潔充滿
飯碗作為一種器皿,用來盛飯或湯,是庶民生活裡的必需品。器皿,在聖經中也是聖殿中與上帝交通的載體,更在保羅傳神的比喻中表達了作為承載上帝榮耀的「人」。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一團泥裡拿一塊做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做成卑賤的器皿嗎?倘若神要顯明祂的忿怒,彰顯祂的權能,就多多忍耐寬容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又要將祂豐盛的榮耀彰顯在那蒙憐憫早預備得榮耀的器皿上(羅馬書九章21-23節)。人是承載上帝榮耀的器皿,是傳承無形資產過程中最重要的環節。

聖經中被視為傳承典範的門徒傳承,保羅對提摩太有著生命連結的傳承關係,保羅提醒他的門徒: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提摩太後書二章20節)作貴重器皿的關鍵,不在乎材質,而是所盛的內容物為何?保羅接下去勉勵提摩太:「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

承載聖潔,使得器皿貴重!貴重的器皿也因而得以被陶塑器皿的造物主交付、承載許多美善的事,讓人類社會更美好!聖潔,是基督徒個人生命與家族傳承最重要的無形資產,是我們這個器皿所承載最重要的內涵。對應范博宏教授轉述的飯碗故事,一個從事文化創意工作的家族企業,能以空飯碗的寓意激勵子孫把飯添滿,基督徒的傳承,不更應以自己這個卑微的器皿被上帝的聖潔所充滿為人生的要務嗎?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