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思》攀上「成聖」靈性的巔峰

3863_成聖靈性

◎殷穎(牧師)

這簡直是一個成真的美夢!三位門徒都沐在光明中,他們平日跟隨的主基督,忽然臉面放光,如初昇的旭日般榮光四射,無邊無際,衣服如光明的雲彩,身形突然變得高大無比。相形之下,彼得等門徒覺得自己微小如蟻。

神與人相遇的空前盛會
其實,他們早已失去了自己。整個他泊山頂都籠罩在基督的榮光裡,而且還有頒布十誡的摩西,代表先知的以利亞,也在雲彩中顯現。這一場新、舊約的主角,摩西(律法)、以利亞(先知)與基督(救恩)三位主要人物,都齊集在他泊山頂上會師。

這真是開天闢地以來,神、人之間的一場空前大盛會,能看見這幕場景者,古往今來只此三人,即基督最親近的三位使徒:彼得、雅各與約翰。有幸能看到了這個神蹟,是何等的大事,但耶穌卻鄭重地向三人叮嚀,這個天大的神蹟,三位門徒只能藏在心裡。

等他們憋了兩、三年之久,才有機會向世人揭密。而這個改變形像的神蹟,分別由另外三位使徒在福音書中落筆。馬可與路加還都有補遺;馬可強調的是,耶穌當時所穿的衣服之潔白度:「地上漂布的,沒有一個能漂得這樣白」;路加則補述當時門徒三人的境況:「彼得和他的同伴都打盹」(他們爬山爬累了吧)。

而這一模一樣的場景,等到基督受難前夕,在客西馬尼園中,當人意與神意在基督心靈中殊死搏鬥時,基督在最需要門徒與祂一同儆醒禱告時,眾門徒也都陷入打盹的昏睡狀態(參馬太福音廿八章40-46節)。這不禁讓我們再次想起,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中,所譜下的靈與肉之交響樂章的高潮。

當基督與其「人性」慘烈交戰時,耶穌所發出之悽慘沉痛的吶喊:「我父啊,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意旨成全。」當時祂的門徒不也是都在昏睡狀態中嗎?這是人性與人體無法克服的弱點。基督在流淚、流汗,全力抵抗撒但的險勝中,卻還要向祂這些疲憊的門徒發出警告。

聖地體驗耶穌登山實況
但不旋踵,當耶穌就逮時,牧人被擊打,羊就失散了。門徒紛紛奪路奔逃,連剛逞一時血性之勇、拔刀拒捕的彼得,雖尚能遠遠地尾隨著耶穌,混進大祭司的院宇,但他一被指認出為基督的同黨,便立刻賭咒發誓,拒絕認識耶穌。等到基督回首,以同情悲憫的目光凝視彼得時,凌晨報曉的雞啼,立時以醍醐灌頂般的啼聲,讓彼得甦醒,失敗的彼得立刻奔離現場,抱頭痛哭,但已悔之晚矣。

馬可則強調基督的衣服之白,並說世上漂白之布,無法漂得如此白。對了,地上(人間)不僅漂布無法漂到如基督聖潔發光的衣服那樣白,任何東西說白了,都漂不白。不僅漂不白,甚至還會愈漂愈黑。在教會內,也有狼披上羊皮,魔鬼也要化裝、漂白為天使。

這些話先按下不表,讓我們再回到主偕三位使徒一同登山的現場。這個登山隊伍,一起登上他泊山,應非易事。

我曾與「聖地研習班」一行七人,在一個清晨驅車登山。汽車駛到半途,大家便棄車步行,以體驗當年耶穌與門徒登山的實況。我們花了大半天時間,才登上山頂,但已氣喘吁吁,遍體生津,站在山頂上許久許久,才能定下喘息。

想當初基督偕三位門徒爬上這座高山時,並無現在的公路。爬山之辛苦,應更為艱辛,但當爬上山頂,眼界突然開朗,眼前氣象萬千,四顧美不勝收,便會共同攘臂歡呼。何況有福能看到基督之變像神蹟,應為三位門徒此生之性靈巔峰。彼得暫時便忘掉了疲勞,發聲高呼:「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

作為一個爬山團隊,最應具備的還是同心合意,並具有高度的默契,以及彼此互助的精神。按爬山隊伍中,絕不可有爭先恐後之心,進則同進,停則共停。爬高山者,如有一人脫隊獨行,必出意外,而尤應注意者,則為群體必須服從爬山的領隊,一舉手一投足,皆應以領隊為準,才可共同爬上高山。

同一個教會內的信徒,要同修靈程,一起登上屬靈的高峰,也必須要效法這三位同登高山的基督門徒,不可爭先恐後。大家要群策戰力,緊跟基督(領隊)的腳蹤,才能同登上成聖屬靈的巔峰,一同瞻仰救主基督的榮美,也會一同沾上基督的榮光。

靈性巔峰非人人可得
彼得當時的奇妙感受,讓他高呼:「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應為古今信徒同聲的呼喊。誰不想登上成聖高山,享受與主同在的榮美?是的,這就是信徒「成聖」靈程的指標。然而人的「成聖」之途會有許多跌宕起伏,信徒在尚未進入天堂之前,若能有此經歷,十分珍貴;但人在生前可能會靈光一現,也絕不能永遠待在山頂,還必須要再下山,回到普通的人間,因為那裡才是需要傳揚福音的地方。

這三位門徒下山以後,經歷各有不同,其中大使徒彼得,雖經歷了三次不認主的背叛,但他悔改後,得主赦免,並在加利利海邊,最後的早餐中,救主再諄諄勉勵,彼得便走上了為主背上十架的道路。相傳他最後在羅馬被倒釘十字架而死。他的一生便為一位信徒「成聖」的歷程。

另一位攀登靈峰的巨人為使徒保羅,他曾被提到第三層天上去,還被提到樂園裡去,聽到對人不可說之隱秘的言語(參哥林多後書十二章1-4節)。其經歷應不輸於隨主登上他泊山,看見基督變像的經歷。因他一直被關在牢獄之中,所以他「成聖」的功夫,有時雖會稍有起伏,但沒有再大起大落,直到世上生命之盡頭。相傳他被斬首而死,與施洗約翰的際遇相同。這樣的靈性巔峰,人生有一次經驗,於願足矣,但顯然非人人可得,但在「成聖」的功夫中,卻可虛擬實境,也能享受沐於天光中榮美的感覺。

為光作見證的忠實傳道者
我生平最佩服的一位牧者,是在民國廿年、教會靈性大復興時代,為神重用的劉道生老牧師。他晚年告訴我,他曾被聖靈充滿的這種美好經歷:有一次靈修時,他讀到新約哥林多前書十三章(愛之頌歌章),忽然感到心中湧現一種生平從未有過的,充滿全身的歡喜快樂,身心頓時沐於一片光明中。

他甚至想以手舞足蹈來表達當時的快樂,心中充滿了感謝讚美,好的無比!這便與彼得當年偕主在他泊山上的經歷略似,他也想高呼:「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此種奇妙的感覺,也應與保羅的際遇近似,都是「不可說」的。

許多讀者,對基督登山變像的記載,頗感納悶:何以約翰福音獨缺相關記載,只見諸「符類福音」之馬太、馬可、路加三福音書中?按此三福音書作者,均未親臨他泊山與基督一同登山,但約翰卻是陪基督登上高山,見到基督變像的門徒之一。何以在他的福音書中隻字未提,而符類福音書的三位作者,都未參與登山,應係皆由隨主登山之三位門徒口述,而筆之於書。

約翰為主所愛的門徒,他未記載基督的登山變像,應有原因。按四福音中的約翰福音,為一卷具神學內涵的書。此書與符類福音三書有所不同:其一,它不記載耶穌的肉身誕生,卻溯自太初之道說起,記載基督的「道成肉身」(參約翰福音一章14節)。

其二,它側重基督為真光(參約翰福音一章9節)。基督是由光誕生,要照亮世上的黑暗(參約翰福音一章5節)。約翰並說出:「我們(即彼得、雅各與約翰)也見過祂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一章14節)。

約翰福音全書中,「光」為重要的主題。如第八章,指出「主是世界的光」。第九章,記載主醫治生來是瞎眼的,基督讓此人重見光明。第十二章,勉勵門徒要趁著有光時,在光中行走,使門徒成為光明之子。以上這些記載,已充分說明:約翰為光作見證。他未提基督登山變像,應可理解。

我個人由幼時到暮年,一生皆為光的渴慕追求者。幼年時曾於夢境中看見大光,有奇妙的美好感受。稍長,再於夢境中見到光明的境界,當時亟思以全身投入光中,感到人在光中真是好的無比。後蒙召傳揚福音,我曾一度想更改名字為「傳道」(道即光,我在祖傳輩分屬「傳」字輩,後因種種原因未能改名),卻成為一名真光傳播者。

林語堂在他的《信仰之旅》最後一章「大光的威嚴」中,全心全意再歸回基督懷抱。林大師是一位慕光者,《信仰之旅》這本名著,則是他忠實傳播真光的有力見證。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