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更新》走過不安的歲月

3863_走過不安的歲月

◎非比

我在家中排行老三,兩個妹妹相繼出生後,因當時賺取微薄工資的父親,無力扶養這七口之家,所以三歲那年,我就被過繼給姑媽。

但近半年時間,姑媽並未如願讓我叫她媽媽,畢竟,我已認得自己的爹娘,也習慣了原生家庭的生活節奏,實在無法接受大人如此的安排。努力了半年之後,姑媽終於受不了,將我「退貨」,甫出生六個月的小妹便取代了我,成為她的女兒。

夢中不斷逃避追捕
雖然,我如願回到父母身邊,但那短暫的養女歲月,卻成了我惡夢的根源。為了確保自己不會再被送走,我努力的學做家事,並戰兢地判讀著大人的心情。記憶中,我五歲就能用小爐子生火煮飯,洗衣、飼養雞鴨更不在話下。每次看到媽媽為著經濟苦惱時,我總是陪著嘆氣(深怕再次被送走),甚至擔心到徹夜難眠的程度。

無數個夜裡,我在夢中不斷的奔跑,逃躲一個追捕我的人,我死命的跑著跑著。每每驚醒時,我總是精疲力竭、全身濕透,因此,每次驚醒過來時,我便不敢再闔眼;實在睏到撐不下去時,在半睡半醒之間,又彷彿看到房間臨巷道的小鐵窗外,伸進一雙手企圖將我從窗戶內拉出去……直到媽媽把驚叫哭喊中的我用力搖醒時,汗水與淚水又再次濕了我的枕頭。

我不明白,為何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樣好好的睡覺?只記得媽媽帶著我到各地廟宇去求助,也喝過不少收驚後的香灰水。此外,媽媽還請道士幫忙寫符咒,然後燒成灰給我洗澡,甚至將我獻給某個偶像當義女,但都不能將我從頻繁的惡夢中釋放。

可能是焦慮加上睡眠不足,小學三年級時,我就有胃出血的毛病,之後還曾有過胃下垂、心律不整、心瓣膜脫垂、頻繁的感冒與長期經痛,甚至腿關節發炎到無法走路的地步。

我像個藥罐子般,吃進各式各樣的西藥,喝過不少中藥補湯及廟裡求來的符水,但都不能改變什麼,因此中醫師告訴我媽媽,除了蘋果之外,任何水果我都不能吃。媽媽則一再叮囑,絕不能讓人知道我的身體狀況,否則一定會嫁不出去的。

然而在廿歲那年,在一個音樂佈道會中,我因為同學的邀請,聽到一位女孩在見證中提到,她的聲帶先天畸型,經過多次手術後,醫生宣佈她終此一生只能擁有像變聲期男人的低沉嗓音。

但因她在十七歲那年被主耶穌醫治,如今才能以優美的嗓音為主歌唱。然而,最令我難忘的除了她美妙的歌聲外,還有那首《天父愛世上每個小孩》的詩歌。

永恆的愛驅走黑暗
我彷彿聽到慈愛的聲音告訴我:天父對我的愛永不變。我第一次感到自己「被愛」,明白自己是「有價值」的;就是在那個夜晚,我的眼淚決堤般傾瀉而出,久久無法平復。那天,我決志信主成為天父的女兒,並期盼祂永遠不要離開我。

但那之後,我卻沒有勇氣在拜偶像的家中,曝露我信耶穌的事實,直到母親看見我生命的改變,並發現我的身心日益健康。在一次遠遊的機會,於山間的小路上,我才鼓起勇氣告訴母親。母親無法否認耶穌在我身上的改變,因而平靜的回應我:「這位神既然這麼疼愛妳,妳就去跟隨祂吧!」

如今,我要為著過去所遭遇的一切感謝神,因為惡夢的糾纏,「睡覺」成了我的苦差事。當時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紀,心中的苦悶無處宣洩,因而被惡夢驚醒時,我不敢再闔眼,「閱讀」及「寫作」便成了我的陪伴,在青澀的年歲裡成了心靈的寄託。

因著害怕再度被送走,小小年紀的我也努力學做家事,培養了更有效率的處事能力,使我在成長的每個階段,有了更強韌的環境適應力。

一路走來無盡感恩
原先媽媽擔心我身體太差,怕我嫁不出去,嫁了之後又怕我生不出來,生了之後又擔心孩子先天不良,或我無力撫養。但這一切的掛慮都是多餘,因著主耶穌的眷顧與保守,我不但擺脫了夢魘,身心靈在每個階段也都能應付難處與挑戰。如今我的一雙兒女都已成家,還生了可愛的小孫子呢!

一路走來,我有無盡的感恩。每次聽第一代基督徒分享時,常有「認識主太晚」的感嘆,但更多時候,「有主真好」卻是我們由衷的讚嘆。正如經上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是的,舊事都已經過去,一切都被愛我們的主更新了,這正是我生命中最真實的寫照。

還記得那位領我信主的姊妹,曾在她寫給我的信中提到:「但願我一生最大的祝福,妳也能擁有。」我感謝她把主耶穌介紹給我,更感謝神聽了她的禱告,真的把這上好的福份賜給了我!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