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基督徒的共業

婚姻是基督徒的共業

◎達密河介雲(玉山神學院道學碩士三年級)

「婚姻」當然是21世紀上半葉對基督教最嚴肅和困難的神學議題。

近期為了修法與否,幾乎是全台灣大部分的基督教徒對上除了我們以外的國民。為何怎麼嚴重?為何做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先撇開甚麼教派背景或者甚麼被操弄的議題阿…

就我個人而言,我完全同意這是一場困境,因為就我們的信仰而言,《聖經》是我們信仰的權威來源,甚至按1517年宗教改革以來,我們的聖徒們所高舉的是「唯獨聖經」的告白。

而就《聖經》的紀載而言,「婚姻」從頭到尾就是屬於男女或異性戀的(這裡不說一男一女,是因為在舊約時代還沒有這樣的觀點,直到新約才逐漸確立),從來就沒有同性雙方可以使用婚姻的紀錄。

而婚姻為何神聖?這不就只是社會性的結合嗎!不是,因為在基督宗教的信仰上,我們的基督和聖經作者們經常將婚姻的忠貞性、單一伴侶的關係性用來比喻神與人之間、神與教會之間等等宗教上/屬靈上的聖化關係。

因此,自然一位忠誠的基督徒對於「婚姻」的執著是可以想像,甚至我認為應該給予尊重的,畢竟面對極大的反浪中,仍然堅定的秉持信念,這是令人欽佩的。這是宗教自由權所保障的。

這也是外界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基督徒要反的這麼激烈;我看到很多人嘲諷或謾罵我們的信仰。

以至於當反對修法方(反方)表達上述立場時而受到網路霸凌,或者因為主張基於上述觀點的論述遭蔑視,造成他們情緒焦慮或者躁動,這也是合情理的。

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們無法處理這麼龐大的神學議題,一方面作為基督徒我們要貫徹信仰,展現在日常生活中,甚至是積極的改變世界。這是我們信仰對我們的使命,我們過去的聖徒們也多半付出了這樣的代價。

二方面對於大部分的基督徒而言,他們並非受過多高深的神學教育,對於信仰的理解只能在比較表層的表現上,所以在應用聖經的教導時,例如碰到現在極為挑戰的處境,是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回應,無論這個回應是反的或正的,因為這恰恰是【公共神學】的範圍,可是台灣自今並沒有一個神學博士是專攻這個領域的。所以可想而知,我們對於這樣的實況,幾乎是沒有能力去做妥適的回應。

結論:

「婚姻」是基督徒的共業,無論正方或反方說了甚麼傷天害理的論述,我都認為皆要公同承擔,因為這是上主對我們的呼召。祂呼召我們成為基督徒,祂呼召我們成為教會,祂呼召我們成為家人。我們要彼此接納,而且持續對話。

雖然釋昭慧法師在公聽會上打臉基督徒,但是,我相信法師也得同意,世界上主要的經典宗教,幾乎大部分的宗教經典都不會同意異性戀以外的性向,甚至是婚姻。我記得有一次媒體訪問達賴喇嘛關於同性戀和其婚姻,被外界解讀為這是達賴喇嘛支持的立場,可是如果仔細看內文會發現達賴表達的是一種公共性的立場,也就是對於不信教的人來說,他認為同性戀是個人問題,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是信教者,則應當遵循自己所信仰的宗教指引。

而對於經典宗教而言,大部分的經典也是基本教義的,譬如ISIS其實是最可蘭經的追隨者,他們完全的信奉可蘭經上的一筆一畫,然而其他的穆斯林可不都像是ISIS一樣狂暴,為什麼?他們不是都同讀同一本經典《可蘭經》嗎?我曾經問過宗教學的準博士(博賢哥)關於這兩者的差異,得出的答案是「神學」,是「神學」修補或擴充了可蘭經的文字內涵,使得伊斯蘭教不再只是一個狂暴的宗教。

同樣的,基督宗教的《聖經》如果沒有「神學」的相助,一樣會製造出非常多的基本教義的狂徒。過去的歷史已經驗證了這件事。

基督徒談「神學」是要從「啟示」而來,當代的基督徒談「神的啟示」,從系統神學的角度來看,是從四個面向「聖經」、「教會傳統」、「理性」、「經驗」來認識啟示,我們或許在這個神學議題上,從經驗與理性可以得到長足的支持,予以論證當代的啟示,但目前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形成一個傳統來被依循,甚至聖經的解釋上仍有空間繼續對話。

對我而言,當代的基督徒真的是走在一個時代變革的十字路口,我相信她最後會走過去,就像過去她已經走過了這麼多的路口一樣。除了祈禱和承擔共業以外,我唯一不能接受的是,駕駛以不正當的論述或以散布恐懼來達成訴求,這是不對的。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