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原就信神 傳統典籍有敬天觀念 民族意識特色是和平



黃澤舟 黃先生說,我們中華民族,生活繁衍的疆域,古稱神州,中國人原就信仰神。這信仰的觀念,就是敬天—我們講中國固有道統之傳,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等,都有敬天觀念,迄揭櫫三民主義的孫中山先生和現今的蔣總統,而且都是基督徒。

國人敬天觀念,原始不是佛與仙,而是上帝——神!敬天最著的,初是神農,乃寓有「神的農人」之意。次是大禹,他不敢對上帝而自己稱帝,不敢與神平等,乃自稱曰「後」,故史稱為夏後!後的意思,同於聖經所謂「預表教會——基督新婦」。他又是禹王,王亦聖經所謂「一同作王」,其正名恰到好處;他分九州,對掌權的人,不命名為州長,而曰州牧,意即「神的牧人」。再如書經:「天工人其代之」(人君代天理物),「弗敬上天,降災下民」。詩經:「皇矣上帝」,「敬之敬之,天維顯思」,這樣的敬天觀念,彷彿以色列人自士師而後的有王,類如大衛與所羅門的虔誠。又如中庸:「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左傳:「夫神,聰明正直而一者也。」這原是一神論。惜乎世風日下,演為多神。我國「封神榜」小說,是明朝文人遊戲之筆,不期然而然的就弄假成真。

我國事奉上帝——神,曩者知識階層,雖知有主宰,然究屬糢糊不清,致不識天地的主宰就是耶和華,所以祈禱,也不知奉名。真神之降臨,人也不知接待他。

佛教曾遭儒家拒絕,韓愈亦曾欲將老與佛,人其人,火其書,廬其居;可是韓愈晚年遁入空門,這其間無非六朝王室倡導,士大夫文筆渲染,所謂「天下名山僧占多」,誘使愚夫愚婦景從,致深入無貴無賤的家庭,甚至孔子牌位與菩薩偶像,同受一爐香;於是敬天觀念變質,弄得誰也不能說清楚。

基督教傳入我國後,其所以不能與「敬天」的民打成一片,究其因素固多,而最大關鍵,其在蚩蚩者氓,實是不明主的真理,不肯走向主的道路,終於失去主所恩賜的生命。另外,唯物主義的囂張,人的唯物欲望強烈,也是一個關鍵。大家只求現實,「在福祿壽財喜」上作迷夢,找刺激,小則演為奸盜邪淫,大則玩弄火藥與權術,導致陸海空都不寧靜,人人在緊張不安中生活,心靈不再傾向宗教,加以人的本性上,懷疑神、不信神、妄用自由意志,受撒旦的蠱惑作祟;而我們在傳福音的方法,又往往培靈重於佈道,非信徒對基督教義不易理解,所以信的人日少。

今後,要想將福音廣傳,補救以往之缺失,耐心尋找圈外亡羊,宣教士、傳道人、信徒等,似應各制其宜,各盡其力,作基督的精兵。同心合意,共同奮鬥。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除滅魔鬼的作為。現在文化進步,大眾傳播的工具發達,吾人當善加利用,譬如像基督教論壇這樣的刊物,尤須愛護備至,俾協助主內一般聖工,成為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不使有人為的彎曲,避免有人為的起伏。務使凡有血氣的,都得主的救恩!

龔天民 謝謝黃老先生,他的意見非常寶貴,對於中國人的敬天思想和國人敬天觀念逐漸變質的原因,說得非常透徹。現在請宋教授發言,我們想聽聽你的高見。

宋光宇 本人是第一次參加座談,對以往討論的方式,一點也不清楚。我現在僅將一點淺薄的意見,提供出來作參考。不過我需要請教,探討基督教在我國緩慢的原因,好的與壞的一面都說來,還是只說好的一面不說壞的一面,或者只說壞的一面不說好的一面?

龔天民牧師答覆說:我們所要探討的,是學術的問題。檢討進展緩慢的原因,只要是客觀的,純理性的,發言並不受限制,但措辭上、或者發言過於主觀,我們還需要多加考慮。

宋光宇先生說:談到基督教在我國進展緩慢的原因,我們首先要討論一下中國人的「敬天觀念」與固有的宗教思想這個問題。

中國在漢朝以前,可以說沒有固定的宗教,儒墨所指的天都是泛指的,並沒有神的專名,因此也沒有宗教的專名,只是敬畏有意識的天而已,所以嚴格的說,儒家並不是宗教,只是因為他主張祭天、祭地、祭社、祭祖而合於宗教行為,和宗教思想而已。

中國人敬天畏天思想的產生,遠在孔子之前,也可以說是與原始具有的思想,不過到孔子時,更具體與完整而已。這個思想既源遠流長,自然根深蒂固,而且所信的天又是那樣不可想像、無法形容的公正博大,故敬畏的心自然很高。以宗教眼光看,所可惜的是沒有嚴格的神。

何以基督教傳入中國後,未能與「敬天的民族」打成一片呢?我認為:其一,傳道人素質不齊,往往在有意和無意間,攻擊罪惡和毫不娓婉的批評迷俗,容易引起人的反感,不肯接受基督教的信仰。其二,基督教「陳義甚高」,這是任何宗教所不及的,但由於不「遷就」民情,也是一個原因,記得基督教在元朝雖然也有傳播,但仍以明朝為盛,這是應當歸功於利瑪竇的。他是明朝萬曆九年(一五八二年)到澳門,廿九年到北京,他傳教的方法是他先學習中國人生活習慣,而且他也用中國名字,他允許教徒拜孔子祀祖先,所以一時信徒多達數千人,就連朝中大臣如徐光啟、李之藻等都受洗入教。到清康熙四十三年(一七0四年),羅馬教皇發令禁絕中國拜孔子祖祖先,頗引朝野的反感,到世宗時,乾脆就禁止傳教了。根據歷史事實,可以看出宗教要想使廣大的群眾信仰,就必須「不違反民情」。不過,我所講的「不違反民情」,引起大家爭論,也是必然的。

再談到使基督教在我國不能順利進展的因素,有人歸之於中國人有獨特的民族意識,引國人「排教」的歷史事實為例證,我對此是不以為然的。

中國的獨特民族意識,最簡單的說是重倫理、尚禮讓,愛和平,兼包容。中國自有史以來,對外戰爭是被受侵略壓迫,到忍無可忍的時候才奮起抵抗,以求自保,絕沒有主動向外侵略的觀念與事實。漢唐向外的發展,最初也是擔於自保自衛,絕不是單純的侵略,而且在佔領後也是撫慰,絕不壓迫剝削,明朝對海外的發展更是如此。中國自古就沒有殖民地,至於元朝,是蒙古人的發展,當蒙古人統制中國之初是中國被侵略被統制,那時的蒙古人不能算是中國人,自從漢化以後才是中國人,所以元朝的西征,不能算是中國人的侵略行為,這筆賬仍應算在蒙古人的身上,況且他們最初的西征,還在統制中國以前呢?

中國每次為自保的抗戰,雖然打敗了侵略者,但在戰勝之後,絕不作殘酷的報復,古時如此,近世也是一樣。最明顯的是元亡了,漢人絕沒像蒙古人要想殺盡漢人「廣地養馬」那樣殺蒙古人;清亡了,漢人也沒有像滿人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那樣殺滿族人;日本投降了,中國人更沒有像日本人在南京十萬人大屠殺那樣殘殺日本人。相反的,蒙古人、滿族人不但沒受虐待,反而一視同仁的把他同化於漢族,就是日本人投降後,留在中國的也同樣視為同胞,而予以優待。

由於這些犖犖大者,就可以證明中國人的民族意識,其特點是和平包容,更證明一點,中國人只有自保的意識,絕無排外的思想。這個思想乃是儒家所主張的「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的思想。至於基督教傳入我國之初,受到國人的排拒,自有其因素在,但不能解釋為中國人有排外的民族意識的。

今後、教會的福音工作,如何改弦更張,積極補救呢?我的淺見認為:宗教對人們能夠發生作用,是在人們以主觀的感情來接受他,因此,「本土化」的觀點是值得考慮的。尤其傳教的方式,應該著重教義的闡揚,使人們知其善而從之,切妄武斷式的批評,否則將招致相反的效果。此外,教徒必須深入社會,以本身的行為傳道。假如為怕自己墮落便與世人隔絕以免薰染,那末宗教便不會推廣,此猶如眼看人落在髒汙的臭水坑中,就要有沒頂之險,而自己為了怕受污染,只在岸上大聲疾呼地叫他上來有何用處?這種袖手呼叫的人能受別人的崇敬嗎?所以要想基督的福音能夠無限量的推展,除了「本土化」外,還須信徒群策群力打入社會深處!

【專題座談─探討基督教在我國進展緩慢的原因】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