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文宗潘暉晹



今兒?昏,那夕陽很熱情地吻落半邊天際,抓一把冷濕濕的沙,海憤怒地拍打著灘上的堤,而將那帶有鹼味的眼淚器?在我底臉,撒向它,我感到一陣難言的隱哀,海啊海,難道你也?離別流淚?來這地方,不知該?憶抑或遺忘…

此篇內容僅限付費會員觀看。付費會員請登入後觀看。
登入 加入會員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