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康宜曉風



相遇在臺南的一間夏日的斗室相識越過冷冷藍藍的海水貝多羅花在枝頭貝多羅花在地上那年夏天已死恆燃的是心底的火熾在普林斯頓或者在臺北在殘忍的雨夜或者晴爽的四月我們會念及我們沒有見過春花的骨血哭麼?淚水和悲哀…

此篇內容僅限付費會員觀看。付費會員請登入後觀看。
登入 加入會員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