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能遮掩一切的醜陋



【作者:竹屯】恨能挑起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箴言十:十二)。

愛的偉大力量為人所公認,這是顛撲不破的事實。人對愛的體會,深淺不一,經歷有別,因之所下的定義也各有千秋;羅斯福服膺「愛是一條用來把社會貫串在一起的金鏈,並有著化敵為友,轉剛為柔的奇妙力量。」有人說「愛是一把鑰匙,能開任何困難的鎖」。佛洛姆「愛的藝術」,開門見山,便把讀者問呆了「愛是藝術?愛是一種愉快的感受?愛是一種偶然的經驗?是一個人如果運氣好就可以『墜入』的東西?」而保羅對愛則非常肯定的說:「愛是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愛能遮掩一切過錯。」其最大的特色是包含寬恕與容忍。它對一個有過失,無知或虧待你的人說來是無上新生的機會。西格爾筆下,那句銘言「愛的意義,是你永遠不必說你很抱歉」彼有同樣的意味。它深具慰藉之情,以抹去對方內心歉疚的痛苦。自己卻忍受著創傷的隱痛。愛如果不含有這些「份量」,那種愛又有什麼血肉和性靈可言。

美國曾一度因種族歧視,黑白隔離,引起如火如荼的暴動、燒殺。暴露了美國人民的真面目,也暴露了美國國家良心的缺陷,和美國社會道德的嚴重危機,當時黑人領袖,金恩牧師率領一場不流血的民權戰爭,他持著「諒解和容忍」的態度。黑白問題終於為甘乃迪提出新的民權法案,在詹森總統的手下簽署,獲得圓滿的解決。因他所領導的運動確實減少了日後許多無謂的流血和犧牲。這都是在於他用「愛」來達到改革社會的目的。也是他所主張的「非暴力」主義。他認為一切必基於愛。他用愛來遮掩一切的醜陋,得到有力的證實。

佛洛姆在「自我的追尋」裏對愛有這樣的認識—「靠著愛心和理性,而在精神上和感情上瞭解世界。」關於愛的真諦,他說「是為某些東西『出力』同時『使某些成長』」醜陋的一面要獲得遮掩,必付出代價,始能挽回頹勢。然而施愛的人常因所要付出的代價而畏縮不前,有時甚至放棄最基本的人道精神,一變而成為愛的反動者。這就變得自私而可憐,因為「自私的人沒有愛人的能力,但是也沒有愛自己的能力」。

然而不論是以佛氏創造性的愛。孔孟的泛愛差等愛,或以墨子兼愛之姿態出現,都不能突破人性的桎梏。夏志清先生,偶而談到人間的愛評道「只有……宗教的愛方可給人以解脫」。那程霄先生說得更具體;「基督的愛是神性的……,尤其是他的犧牲愛的深刻化,為普通人性所不能測度。」

在毛姆評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及其「克拉馬助夫弟兄們」的最後,他指出杜氏要相信「如果你愛世界上一切生物,這份愛就將解除你的痛苦,每個人都將分擔彼此的罪。為別人的罪惡而受苦,將成為一個真正基督徒的道義責任。」這沒有超人的愛—上帝的愛,如何像基督背負十字,遮掩人類的一切醜陋呢?彼得也懇切勸勉我們「最要緊的是彼此確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

【論壇副刊】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