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話●陳勝政



酒非我所愛,我怕它的苦澀;怕飲後那種昏沉迷茫的痛苦。但有時候我亦一口一口的啜飲,讓酒精燃燒我的肺腑,不是借酒澆愁,而是我好倦!倦得只好借酒的沸騰才能免於使滿腔的熱血枯竭。前些日子我生了好幾場不大不小的…

此篇內容僅限付費會員觀看。付費會員請登入後觀看。
登入 加入會員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