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了股票的奴隸



【何曉東/譯】下班之後,我便匆匆忙忙地趕回到家裡面去,為的要看看今天報紙上的股票行情,我每天都是如此,目的是想要多賺一點錢,好早點退休。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便投資在股票和信託基金上面,股票價格是時常變動的,不是賺就是虧,是相當的冒險,可是那貪心和慾望,驅使著我去幹這個。每天晚上,我都要擬定我的投資計劃。我和我的同伴們,一有空不談別的,只談最近在股票市場上的獲利經過。

未來對我來說,是很重要,我的追求財利,變成了我人生唯一的目標,我的妻子也看得出來,我時常為了市場上的得失而困擾,甚至於晚上都睡不著覺。

其實我的經濟環境很不錯,薪水也很高,我也知道這樣做是很不對。我從小生長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裡,小時候就知道耶穌是救主。我的妻子也是個基督徒,我們在教會裡面都很活躍,我知道基督徒是不應該貪愛錢財的。

可是後來我的錢都用在投資上,連十一奉獻都停止了…很令我不安:「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於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拉基3:十)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另外還有一節聖經,也令我感到不安:「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雅各書1:廿二)

雖然是如此,我仍然是不顧一切,盡量要想法子多賺錢,好在將來退休之時可以高枕無憂。

我的投資增加了,但靈性卻逐漸減退,對主的事情根本就不再去思想,貪心是無止境的,每次有了新的投資,我還想要再增加。偶爾在聽講道的時候,心裡面會有不平安,可是我卻把它撇在一邊,我對我自己說,我不能放棄賺錢,將來退休之後沒有保障。

我也很少顧念到自己的家人。如果安妮稍微多花一點錢,我就責怪她在浪費。

有一天晚上,她要我將一副繡畫掛在牆上。

「你有鏡框嗎?」我問她:

「有,你看很美觀嗎?」她把一個鏡框遞給我,我看看上面貼著的價格,心裡便很不高興。

「你花十二塊錢去買這麼一個鏡框,真劃不來」我吼叫著。

「只要出一半價錢就夠了,或者我可以替你做一個的。」

「亨利!我並沒有花太多的錢。」她說。

「過去為了省這幾個錢,你已經做了不少個鏡框了,全都是一模一樣的,不該換換花樣嗎?」

自從這次口角之後,我們之間經常有爭吵。有一天下午,我的股票虧了一千塊錢,心裡面非常的惱火。

「虧了一千塊錢哪!」我哇哇地叫著。
安妮對我說:

「我不在乎你虧了多少錢,如果你不投資的話,也不會失去那麼許多的錢。拿來自己享受,且不更好。」

「失去這麼一點點又有什麼了不起。」我不甘地說。

「我們的眼光要遠大些!」

「你是為了將來退休,也許我們永遠都看不見的!」她說。

「只要有一次的意外事件發生,我們中間就會有一個人看不到將來。還是現在多享受一點吧,將來?哼將來誰知道會怎麼樣!」

她的話也很有道理,可是都改變不了我。為了我的心都在投資上,我們全家都沒有出去好好的度過一次假。

有一天,電話鈴突然響了。

「享利,查理的房子著火啦!」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

「只剩下一點點的東西,沒有被燒掉。」

查理就住在我這裡附近,我穿上大衣,對安妮說:「查理的房子燒了,我去幫忙搶救。」

我的車子停在查理家的門口,什麼東西都已經付之一炬,看起來好淒慘,我上了石階,門都已經沒有了,查理出來迎見我,他滿臉全是煤灰,衣衫也肮髒不堪。我和他只能搶救出一點衣服之類的東西,其他差不多都已經被火吞滅了。

「至少麗芭和孩子們還安全。」他說。

「我們將暫時和我的岳父母住在一起。」

我回到家裡,心裡一陣沮喪,想到查理所遭遇到的不幸。這事情既發生在查理的家裡,一樣也可能會發生在我們家的,可是至少我還有不少的投資,是火所燒不到的。

洗了一個澡,我坐在椅子上,我又把報紙拿在手裡,看看今天的股票行情,發現我的股票又在跌價了。晚餐的時候,我悶悶不樂,一句話不說,心裡面一直在想著查理家的那場大火。晚餐後,為了想找點安慰,我便坐在椅子上,伸手去取安妮的那本聖經,翻到馬太六:廿四節: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

這節聖經我不是沒有讀過,可是今天晚上,我卻明白它真正的意義,在我,股票市場就好比一個最苛刻的工頭,我不想再受他的奴役,也不願我和安妮之間,因為這個而感情不和。我失去了早期,與主交通那種甘甜的滋味。

耶穌好像在用手召我,要救我脫離財利的桎梏。我下定決心要放棄那控制著我的金錢,而浪子回頭。

第二天下午,我又照常去看股票市場,可是聖靈卻又在提醒我,於是這一個星期,我就沒有閱讀股票的行情。那個星期天,我寫了一張支票給教會,奉獻我收入的十分之一。

我從股票市場上慢慢地退出來,除了教會奉獻之外,我還拿錢去支援傳道人。這樣我的家庭生活就改善了,把錢用在有趣的事情上,我和安妮也有了更深一步的瞭解,我們一家人每天都在一起禱告,並享受那天倫之樂。

一九七三年,我辭去我的那份工作,上帝帶領我去接受神學教育而進入全時間的事奉。那一年我賣掉所有的股票和信託基金,正是股票上漲的時候,使我能有足夠的錢進神學院,後來在學校裡當校牧。今天我們一家從來就沒有短少過什麼,上帝供給我們是足夠用的,這不比賺夠了錢,再退休更好嗎?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