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羅傑的詩

給羅傑的詩


◎林靜秋
羅傑是我在聖經學院的美籍老師,瘦高清,宛若修道院裡清修苦行的教士。在我剛剛讀完整部舊約進入新約之際,他卻攜帶妻女,舉家遷往俄羅斯。我拿什麼來送行?我將會告訴羅傑,十九世紀俄羅斯最偉大的哲學詩人喬契夫曾寫過的一首詩:

這此可悲的村莊,這些貧窮的自然,永遠忍耐、順從的故鄉啊,你是俄羅新民族的國家!你們絕對沒有察覺到異國人們的傲慢眼神吧!在你們拘謹的裸體?部仍然散發出微暈的光亮!父神化身為奴隸承受著十字架的重擔,同時給予我們祝福,來回逡巡於我們的故鄉!

清貧是聖性的一項根據,而且貧窮也是俄羅斯民族的神性根據。羅傑當然不是去觀光的,他為祂去傳福音。我不擔心他會在俄國餓死,我也不求在短時期之間瞭解一個美籍宣教士的內心世界。

正如喬契夫所說:「俄羅斯無法以理性來理解。」我將這首詩送給了羅傑,我相信神會親自賜福他忠實的僕人。遙遠的俄羅斯印象是:電影《齊瓦哥醫生》裡,森林、草地和雪地,還有共產主義瓦解後仍然備受議論的葉爾辛政權。

回溯歷史,西元九八八年,信奉異教的烏拉吉米爾親王訂基督教為國教,至一九八八年正好是一千年,儘管蘇聯是社會主義國家,在提倡開放的趨勢中,他們仍然舉行盛大的千午慶祝會。而藉此,終於讓世人再度證實,基督教對俄羅斯文化的各層面,都曾有過深刻的影響。

烏拉吉米爾之所以訂東方正教為國教,並非只在理念上接納其教義,而是從一位被君士坦丁堡索菲亞大教堂的莊嚴華麗所感動的使者口中,認識到基督教的宏偉。我想,就像柴可夫斯基的宗教合唱曲,結合了對具體大自然無盡的愛,足以引起一種審美的藝術般,衍生出獨特的俄羅斯式基督教特質。

羅傑前往俄羅斯傳講耶穌基督的福音,正如在他誦讀「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十六15),那個下午,他讓我窺見那神聖的愛,也在我的生命之歌中注入了喜樂與使命;在我還來不及接受更多之前,他已經滿載著教會裡所有弟兄姊妹的祝福,踏上另一個國度了。

對真正了解神信息的人而言,在這地球上將永無恐懼。因此,我只送給了他詩篇及禱告,正如他曾經教導我的…。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