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圈外

走出圈外


【記者蔡慧菁台南專訪】雖然曾經是一個經年流連同性戀酒吧的同性戀者,楊文生卻早已洗盡前塵,立志一生事主。信主後脫離同性戀圈子的楊文生,已在南部一所教會服事了兩年,兩年間他經歷了戀愛、結婚、生子種種他以前不敢想像的事,今年九月他也終於一償進神學院進修的夙願。楊文生說,神沒有讓人一信主就完全改變行為,同性戀者雖信主,仍需一段長時間來調整思想與行為模式,教會應以關懷代替定罪。

青春期的好奇

楊文生回憶,他自國小一年級就開始會暗戀男老師,青春期起漸漸對男性身體產生好奇和興趣。上了大學,雖因俊美的長相頗受女同學青睞,但他卻無法對她們產生好感,楊文生這才第一次把自己和「同性戀」三個字連在一起,不久後認識其他同性戀者,幾度在同性戀酒吧中追逐情感的慰藉和感官的刺激。

楊文生的爸爸擔心他談了戀愛,荒廢了學業,殷殷告誠他不要太早交女朋友,沒想到他卻交了一堆「男朋友」,而且在情欲的漩渦中載浮載沈;畢業後在臺北工作,他經常是白天衣著光鮮地在著名的海運公司努力工作,回到家時卻頻頻舉首問天:為什麼我是個同性戀者?然而在苦無出路之下,他只能一次又一次沈淪陷溺。

後來楊文生在一家高級男飾店工作,認識一位特別的顧客曾英欽牧師。由於曾英欽牧師態度很誠懇,楊文生便把自己是同性戀者的掙紮坦白以告。就在曾英欽的帶領下,楊文生信了主,固定參加聚會。

楊文生愈明白真理,愈體會到上帝真實的愛,每次聚會、唱詩都讓他流淚不已,每天晚上他不再失眠、吶喊。雖然他在聚會中曾看到一些以前同性戀圈子裏的朋友,知道他們信主十多年,生命、行為卻沒改變,但楊文生卻沒有因此灰心,一心相信神可以醫治他。

開始喜歡女性

在一次教會的深夜禱生中,楊文生的眼前突然浮出女孩子裸露的身體,他嚇了一跳,怎麼可以在神聖的殿堂中胡思亂想?但再想想,他過去一向對女性的身體覺得厭惡、噁心,沒想到突然之間有了「感覺」,楊文生確知神醫治的工作已經開始。

在追求信仰的過程中,楊文生想向父母坦白他是同性戀者的事實,便慎重地把住台南的父親請到臺北,據實相告,沒想到楊文生的父親以為是為了哄他信教才撒的謊言,還掏錢叫楊文生去嫖妓。反倒是母親不僅接受、體諒了他的景況,也願意相信兒子所敬拜的上帝。

之後,楊文生的父母再度北上,一起吃飯的時候,楊文生六十多歲的母親當著楊文生和父親的面,竟突然脫下了上衣,她語氣堅定地說,她雖然年紀一大把了,還是覺得自己的身體很美,為什麼文生不能體會?楊文生見狀別開頭,直央求母親把衣服穿上。

前年六月,楊文生的母親在台南發生了嚴重車禍昏迷在床,由於全家只有楊文生能放下工作,家人就把照護的責任交給他。

一年中,楊文生除了周五、六、日志願到教會服事外,他每天廿四小時看護母親,不時為雖有意識但形同植物人的母親灌藥、擦洗、換尿布。剛開始時,楊文生還是不敢碰、也不敢看母親的身體,但在一番掙紮和禱告後,他壯著膽為母親更衣,才發現這個孕育生命的女體是尊貴而美麗的。

走上婚姻之路

在教會服事中,楊文生結識了一位國小老師方純連姊妹,並在牧師的鼓勵下交往,但牧師特別叮嚀楊文生,先不要讓自己的過去曝光,等時機成熟再說。

一個多月後,楊文生忍不住向方純連剖白自己的狀況,她聽了之後,非但沒有嫌惡、失望之情,反而願意和他一同尋求婚姻之路。去年六月,他們在教會弟兄姊妹及親友的祝福下結為連理,許下一生相守的誓言。

楊文生的母親在聽見楊文生告知娶妻時,雖然不能言語、不能鼓掌慶賀,她仍然似乎有知的流下了兩行淚。八月,她安詳地在醫院過世。

方純連說,她敢面對這個婚姻完全是出於對神的信心;她不認為楊文生有過同性戀的經歷就是罪大惡極,因為一個人只要對罪有清楚的認識,就會發現自己並不比同性戀者強,只是聽過太多同性戀者悔改了又走回頭路,她也不禁憂慮。但她仍堅信神會負責到底。

在教會一直擔任禱告、探訪及整理月刊的工作,楊文生近來在服事上開始感到疲乏,需要一段時間進修和靜思,九月份他將進入神學院就讀。

楊文生的四嫂,曾與楊文生在臺北同住一段時間,當時她還未信主,心裏以為小叔同性戀的問題就像被判了死刑似的,是不可能挽回的;後來楊文生回南部,四嫂在同事帶領下信主,才漸漸發現主的大能確實改變了楊文生,他不再注重外表打扮,而且娶妻生子後,對妻兒的愛也與過去判若兩人,她相信楊文生因為信仰,整個人都被徹底更新了。

圖/楊文生全家福。(蔡慧菁攝)

【專題報導】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