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頂上的骨科醫師那一根根大樑木不但粗重,上面更佈滿了扭曲的鐵釘,萬一傷到我那雙賴以謀生的手,可怎麼是



我是一個骨科醫師。記得新婚不久,邀同事到家中餐?,飯後我如往常一般洗碗。同事見狀,睜大了眼睛說:“外科醫師的手怎麼可以洗碗?萬一割傷了手,怎麼辦?”我一聽,言之有理。從那天以後,我有了正當理由不再洗碗…

此篇內容僅限付費會員觀看。付費會員請登入後觀看。
登入 加入會員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