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戰、飆車、祈禱



政客注意的是下一次選舉,政治家則注意下一代,因為今日的政策將會影響下一代;而基督徒,可能最注意的是未來如何在主的面前站立。政客為了選票,會做許多討好選民但沒有遠見的事;政治家,會審慎運用權力為子孫謀福;基督徒,並不是為了討好人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也往往沒有權力來制定政策,但應當發揮做光做鹽的功能,對人們有更深遠的幫助。

最近,有兩件看來不大相關的事,點明瞭基督徒和政客、政治家的不同。一是「臺灣光復節」所引發的,國民黨在各縣市行禮如儀地舉行了各項慶祝活動,民進黨主政的臺北市卻來個「終戰五十周年晚會」,熱熱鬧鬧在總統府前面舉行,李總統也出席了。當晚的活動重點是「飆舞」,數以萬計的民眾參加了這項前所未有的盛會。

另一則是報紙版面上的小小新聞(由本報所提供刊登),日本教會發起向被日本侵略受害國道歉、認罪的行動,他們並組成禱告團到二十五個受害國表達歉意,其中有一組是到臺灣的,他們以禱告懺悔之旅,表示對日本侵台的歉意。

臺北市政府使用的「終戰」一詞是否恰當,見仁見智,這幾天政界和學界都有很多的討論,如掀起了統獨、本省外省、臺灣觀點或中國觀點、親日仇日、親中國或恨中國…的爭論。暫且不談這些爭論,陳水扁做臺北市長果然和過去歷任的臺北市長不同,李總統主政的總統府也的確和過去大不相同。看到李總統和陳市長一同合唱「祈禱」,真令人恍然有時空的交錯。

臺北市政府「終戰五十年晚會」的重頭戲是「飆舞」,年輕人在平日警衛森嚴的總統府前廣場度過了難忘的一夜,偶像歌手陸續出場,帶領現場青少年「飆歌」,掀起陣陣歡呼。無疑地,陳市長在政治遊戲中再度展現卓越才華。相對的,宋省長在中興新村主持的臺灣光復五十周年酒會就顯得平淡無奇了。中興新村酒會中有冠蓋雲集的各界菁英,卻沒有充滿青春活力的年輕人。

我們不曉得經過了十月廿五日之後,李總統和陳市長多了多少選票,我們也看不出這沸騰的一夜對國家社會有多少實質的幫助,我們更不明了以後的臺灣是否會有比較清楚的定位,我們也確實不知道經過狂飆的一夜,年輕人是否有更美好的未來。或許,我們能做的,不是合唱「祈禱」,而是真正的祈禱。

正像日本基督教會所發起的祈禱懺悔,是以禱告表達基督徒可以為這個時代所做的最重要事情。當政治人物選擇最引人注目的地方進行最喧鬧的活動時,基督徒則在默默地以禱告表達一切,基督徒不去辯論政治名詞,而是以具體行動向神、向人認罪。

日本有這些愛主謙卑的基督徒,就像使徒行傳中幾十位使徒和門徒的服事,就像康橋七傑的努力,就像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的許多見證人,終將成就比政治人物更大更美更有助未來的事。

雅各書五章十六節說:「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當基督徒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之時,來自上帝的醫治就臨到我們,醫治我們自己,也可以醫治國家社會,讓我們不只看到數不盡的傷口,更看到在苦難苦楚之上,有上帝的恩典和旨意,更有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不論是日本、是臺灣、是外省、是本省、是那一個黨派的基督徒,都是上帝的兒女。保羅說:「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上帝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聖經羅馬書八章16至17節)

政客和政治人物的力量有多大,我們不曉得,我們也不知道這些力量是正面的或負面的,是好的或壞的。但,義人祈禱志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惟願基督徒更多的懺悔、更多的禱告,在這個到處是「狂飆」的時代中,不但能站立得住,能榮耀主,將來在主末日審判大寶座前也能站立,且被稱讚為「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