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那個人

約伯


【作者:洪靜茹】

邪惡是我的力量,黑暗是我的住所;虛假是我的臉孔,而撒旦是我的名字。

墮落因我而形成,罪惡由我而滋生。我的存在於萬物是個可怕的威脅,尤其是人類。說到人類這一種莫名其妙的生物,他們雖有很高的智能和悟性,卻也有著複雜善變的心緒。

他們是由我的對敵,那個人稱「耶和華」的勢力所創造出來的。他派他們管理地上各處,統管萬物。照理講,他們是傑作、是精英;不過,我常常就在他們心思轉換的瞬間偷襲成功,且履試不爽。因此,基本上我是輕視人類的,他們太脆弱,太容易退縮…除了一個例外,一個名喚約伯的例外。

至今我仍記著他,那溫和純良的雙眼,深度思索而緊皺的眉…。

我是在一場天使的聚會中得知約伯這個人的。耶和華十分看重他;印象中,祂很少以完全、正直來稱讚祂的百姓,然而約伯兩者兼之。

我冷冷地道:「是有原因的吧?你不也幫了他不少忙嗎?」在祂面前我不敢胡作非為,只好逞逞口舌之威。

祂莞爾一笑,抬起深不可測的眼神,望向我:「約伯有的,都是你的了,但不准傷害他。」

老實說我蠻怕祂這個神情的;那股自信,深不可測的目光,總令我渾身不對勁。不過,既然祂下了挑戰書,就沒有不迎戰的道理;我就賭那小子經不起磨,看我不拆了他的假面具!

對付這種有錢人最簡單了;把他從什麼都有變成什麼都沒有就對了。讓他突然地變成一無所有,進而惱羞成怒,然後露出真面目。哈哈!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一章21節)他俯拜於地,外袍已碎、頭已剃,奪眶而出的淚不止停,平靜肅默地禱告著。

頃刻前,我剛弒盡他的牛羊,奪走他的七兒三女。約伯的舉動著實打擊了我,令我垂頭喪氣了好一陣子。我說過,我向來輕視人類的;而約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的忠僕無視你的攻擊毀滅,一本初衷。」

「是嗎?要是你折了他的骨、傷了他的皮肉,情況可說大不相同了!」第一回合失敗的恥辱,這回可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約伯是你的了,除了他的性命。」祂再度以勝利者的口吻向我宣戰。哼!約伯呀,約伯,這回非逼得你露出狐狸尾巴。

滿身瘡痍的他,坐在爐灰中。拾起一小瓦片,刮呀刮,從頭頂到腳掌,腳掌到頭頂。我讓他疼痛難忍,我讓他奇癢無比,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還相信神嗎?你還守著什麼信仰呢?算了吧!」約伯的妻子哀痛地訴說著。嘿嘿,女人,很久以前,我曾計誘一個叫做夏娃的女人上當,並且連帶陷害了她的丈夫;這次故計重施…

「怎能這麼說呢!妳真是口不擇言哪!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微怒向妻說道。

沒關係,你再嘴硬-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古老的中國有部論語。論語中有句話,大意是說益友有三:友直、友諒、友多聞。約伯的朋友沒話說,個個學富五車,出口成章。起初我很擔心,這三個人會是我的阻礙,事實證明,他們是在增加約伯的負擔。

很多的時候,約伯只是垂著頭,讓那三個人輪流在他面前說教。他不辯駁、不控訴,偶爾抬眼望望窗外的天空,用詢問的眼神,無語的嘴唇。

我必須說,約伯的確是個明理的傢伙。別看他像隻鬥敗的公雞,每當他一開口,往往讓那些企圖說服他的人張口結舌,甚至氣惱不已。好友的長篇大論,他早已心知肚明;所謂苦難、過失,和神三者間的關係,他再清楚不過。畫蛇添足的道理,無法安慰他的心,那最深最重的迷團仍舊籠罩在心裏:我約伯一生秉善,何以遭此下場?

於是,他呼求哀禱,他要求正義,他哭訴苦境,他悲歎、他乞憐…一連串的轉換掙扎及尋求解答。唯一不變的,也是最令我扼腕的,就是他持守正義的信心和決心。

情勢逆轉,我除了開始作敗北的心理準備外,也對約伯另眼相看起來。他是如此地謙卑純良;他太誠實、太特別。好幾次,我忘神地聽他的禱告,而忘了他是我敵人的下屬。

當耶和華主動與約伯接觸時,我知道我已全盤盡輸。無所謂,碰上耶和華,我從沒贏過一次,早習慣了。反正目標多的是,絕對有機會東山再起。

很多年以後,再見到約伯,他已經是個白髮銀眉的老公公了;滿山遍野的牛羊由承歡膝前的子女持理著,富甲四方的盛況較早先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美麗絕倫的女兒伴著老邁的他,欣賞山後那抹絢爛的晚霞時,我從他溫柔帶笑的眼神讀到滿足。

至今我仍記得那個人,那個摯守真理,無怨無悔,名喚約伯的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