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痕手◎陳可樓



血流下來了不是切傷時的一大滴兩小滴不是擦傷時的一大片兩小片血爆流自鐵釘的最尖銳處釘子穿骨穿肉痛啊—然而最痛的是世人的耳語抹著鹽巴的耳語:“你若是猶太人的主,救救你自己吧。”淒冷地自傷口涮過即便如此耶穌…

此篇內容僅限付費會員觀看。付費會員請登入後觀看。
登入 加入會員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