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好信息的婦女成了大群—從舊約看姊妹宣教(ㄧ)



在復興運動中,常需要更多突破傳統的多元事奉,如先知預言﹑敬拜讚美﹑鼓勵安慰等等,往往姊妹更能派上用場,加上姊妹的特質是虛心﹑親切﹑感覺敏銳﹑細心,能平衡﹑輔助男性陽剛衝動的氣質。


◎蔡麗貞經文﹕詩篇六十八篇11~12節

「主發命令,傳好信息的婦女成了大群。統兵的君王逃跑了﹑逃跑了﹔在家等候的婦女,分受所奪的。」

前言

按現在對宣教嚴謹的定義,舊約聖經中幾乎沒有婦女能宣教的工場與機會,所以我要從廣義宣教來看舊約婦女事奉。

記得廿年前我在華神讀第三年時,我下面兩屆的那班同學,全班皆是女生,只有一位男生(他遂被封為「班草」)。那年的招生情況把校方嚇壞了,開始考慮以後招生是否要有男生保障名額。但是我們的老院長林道亮牧師心胸寬廣,他說姊妹照樣可以成就大事,神不輕看姊妹,姊妹也可以成為天國人才。林院長很喜歡用詩篇六十八篇11~12節來勉勵姊妹事奉。這兩節經文也成了該班的班訓。

歷史背景

詩篇六十八篇的歷史背景有點複雜。有人說是大衛慶祝約櫃抬回錫安的讚美詩,也有人說這原是猶太人記念摩西在西乃山領受律法的詩(8,17~18節)。後來演變成五旬節慶祝豐收的節期詩歌。本篇的內容大致是回顧以色列早期的歷史,從出埃及(6節)到曠野漂流(7節)乃至征服迦南(14節)一路上神如何為衪的百姓打敗仇敵,贏得勝仗。

至於詩篇六十八篇11-12節的背景可能是出埃及記十五章,當神分開紅海,使以色列人在乾地行走,又使海水回流,淹沒法老的追兵時,摩西妹妹米利暗手拿著鼓,與眾婦女擊鼓跳舞歌頌耶和華。

不過11-12節更可能的背景是士師記五章。

女先知底波拉與士師巴拉,打敗迦南王耶賓凱旋歸來時,所作的詩歌。這是舊約以色列歷史中破天荒的記錄。舊約中的戰爭,婦女只能在後方等候前線戰況,在打勝仗時,充當啦啦隊,擊鼓跳舞,迎接凱旋而歸的戰士。這次,底波拉卻擔任軍隊將領。

原來的士師巴拉有點畏縮,他對底波拉說﹕「你若同我去打仗,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底波拉說﹕「我必與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著榮耀﹔因為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裡。」士師記五章7節記載底波拉之歌﹕「以色列中的官長停職,直到我底波拉興起,等我興起作以色列的母。」

男人臨陣退縮,由女人當家,就如詩篇六十八篇11~12節所說,主發命令,傳捷報的婦女成群結隊﹔敵軍的統兵逃跑了,以色列家等候分享戰利品。

舊約婦女多半無法像底波拉一樣與領軍官長衝鋒上陣,她們只能駐守後方守望。但她們與前方戰士一樣同仇敵愾,儆醒禱告,她們照顧後勤,安定軍心,使前方戰士無後顧之憂,因此她們可以分享勝利的果實,一同領受神的拯救。

這篇講章要分成兩部份﹕第一部份是登上聖經名錄的舊約婦女事奉,但她們只能算是稀少的例子﹔第二部份是未記名,但卻是更普遍的無名女英雄的事奉。前者是在前線衝鋒陷陣,傳好信息的婦女﹔後者是在後方看守,在家中等候的婦女。

三位聖經名人榜的婦女

在舊約的文化背景下,的確未給婦女太多上台演出的機會。猶太人的文化中,女人是沒有什麼地位的,不但家譜未列婦女的名字,連分地﹑分家產時,女人也沒有份。舊約歷史中,君王﹑將軍﹑祭司等重要職位沒有女性參與的空間。

唯一例外的是舊約聖經中,曾以一位女性名字命名,那就是《路得記》﹔而且在聖經正典形成的過程中,這卷書差點被刪除。而路得的角色,既非祭司,也非先知﹑拉比,她是一位柔弱的婦女。她所以被登上聖經名人榜,是因她接受婆婆拿俄米的信仰,順服婆婆大膽的安排,爭取自己的幸福歸宿,並且產下大衛的祖先。

在彌賽亞的譜系中,除路得外,還有兩位突出的舊約婦女,即猶大的媳婦他瑪,以及耶利哥妓女喇合。她們都是迦南人,是猶太人不屑的外邦人。她們本來是在神的救恩之外,在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但因她們對神的信心,因著她們爭取成為神選民的勇氣,使她們列入聖經信心的名人榜,也成為救恩歷史的見證人。

彌賽亞的譜系中包括三位外邦女子,顯明神的救恩是突破種族﹑性別﹑職業。在救恩之前,人人平等,不分男女,猶太人或外邦人,這是何等重要而寶貴的福音信息。這三位女性沒有機會用口來傳福音,卻以生命與幸福作賭注,用行動來傳講福音﹗

這三位舊約婦女直接參與救恩歷史的演出,可是另外有兩位外邦婦女差點斷送救恩歷史的進行。她們分別是兩位女皇帝﹕北國的耶洗別與南國的亞他利雅。

中國歷史中兩位女皇帝武則天與慈禧也是極富爭議性的人物,但是武則天在位時治績很好,她禮賢下士﹑驅逐朝廷小人。她較受爭議的地方是她的私生活。但歷代男性皇帝中哪一個不風流﹖包括聖經中的大衛﹑所羅門,哪個王不是後宮嬪妃成群﹖按比例,兩個女皇帝中有一位英明君王,就佔了百分之五十的比例,顯然才能不輸男性皇帝。

雖然聖經中兩位女性差點斷送救恩歷史的譜系,但也是由另兩位女性來挽回。亞他利雅叛變篡位時,亞哈謝的妹妹(約示巴)與奶媽偷偷地救出皇太子約阿施(列王紀下十一章)。女人惹出的麻煩,女人自己來解決。夏娃不聽神的吩咐,擅吃禁果,為所有人類招來惡果﹔馬利亞卻尊主為大,成為救主降生的器皿。

女先知彰顯神的恩賜與權柄

舊約幾位有名的婦女事奉,都是女先知的角色。例如米利暗(出埃及記十五章20節),底波拉﹑戶勒大(參歷代志下卅四章),這是很有意思的現象。

先知不像君王﹑祭司等受到制度的保障。先知是由神直接委任,神的話臨到誰,誰就可以扮演神的代言人。因此,只有在先知這個職份上才會出現平民低下階層,如阿摩司。因為她們的恩賜明顯,更顯示是神所設立所賞賜的事奉機會。她們除了傳講神的話﹑說預言,也帶領百姓敬拜歌頌神的作為,如米利暗﹔在文化﹑政治格局下,女人的事奉空間狹小,但卻無法限制神在婦女身上所彰顯的恩賜與權柄。

復興運動常與婦女事奉攜手合作

教會歷史中,復興運動常與婦女事奉攜手合作,聖靈活躍工作的教會中,姊妹不再被壓制。傳統教會中,多注重神的話語的講台事奉,而受過正統神學訓練的弟兄是當然的領袖。但在復興運動中,常需要更多突破傳統的多元事奉,如先知預言﹑敬拜讚美﹑鼓勵安慰等等,往往姊妹更能派上用場,加上姊妹的特質是虛心﹑親切﹑感覺敏銳﹑細心,能平衡﹑輔助男性陽剛衝動的氣質。

第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時代,英國蘇格蘭的改教領袖諾克斯(John Knox)對女性擔任要職極為排斥歧視,而當時英格蘭與蘇格蘭的君主皆為女性。諾克斯出版一本嚴詞抨擊女性擔任公職的書。

日內瓦的加爾文回應得相當精彩,他說﹕「女人被置於隸屬男人地位是人類墮落的後果之一,也是自然界起初適當秩序。

然而,偶爾有些婦女滿有恩賜,其個人優秀的本質散發光芒,顯明她們是神所栽培造就的人才,或許神要藉此譴責男人的無能,也或許是神要以更好的方法來榮耀自己,就如舊約中底波拉和戶勒大的例子。」(未完待續﹑講於第一屆世界華人姊妹宣教大會)

相關文章:
傳好信息的婦女成了大群—從舊約看姊妹宣教(二)
傳好信息的婦女成了大群—從舊約看姊妹宣教(三)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