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少年期—學弟觸法談人生險境



◎彭懷真

師大附中洪姓學生搶奪婦人皮包被捕,台大法律系張姓學生搶奪女性財物…這兩件新聞都引發討論。我另有一番體認。高中我唸的是師大附中,大學讀的是台大,看到學弟犯錯,回想自己也曾跌跌撞撞,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高中數學年年補考
在師大附中讀高一和高二時,是我從小至今最不快樂的兩年。當時家在台中,我赴台北求學,遠離父母,生活有太多的不便。最慘的是成績鴉鴉烏,數學分數等差級數遞減(高一上六十分﹑高一下五十一分﹑高二上四十二分﹑高二下則是三十九分),在生物和化學課時常常有聽沒有懂,考試時我認識字,卻不清楚老師要考什麼。英文高一也不及格,高一暑假都在忙英﹑數補考。高二升高三數學補考到第二次。

前兩年,一個雜誌社採訪我人生有無狂喜的經驗。我答覆﹕「知道數學補考通過就是狂喜」。那天是民國六十四年八月廿六日,我高興地告訴姊姊,說﹕「這真不容易」,她冷冷地說﹕「年年都在補考,才真不容易。」

數學成績差,反而給我莫大的幫助。首先,我確定自己有哪些方面沒天份,根本不行,深刻了解自己的限制。其次是因數學差,贏得許多友誼,至今還因此被許多同被數學折磨的人所接納。第三,因讀數學太痛苦,我為此一再懇切禱告,甚至參加教會每個月舉行一次的「通宵禱告會」,但第二天頭昏昏去考試,照樣是二十幾分。

我當時當然埋怨神,怨祂不顯個神蹟救救我。但如果祂不堅定地關上這個門,讓我知道﹕數學不好,不適合唸自然組﹔我也不會在升高三時才轉到社會組,也不會有日後幾乎是「得心應手」的求學生涯。

學習「選擇」
不過,大學聯考時,我數學考得非常好,成績在所有考生中居前百分之一。我由此看到神的幽默和祂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如果這個成績在高二時出現,我今天可能是一個不快樂的工程人員或醫技人員,而且一定是不稱職的。

「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他必安然居住,他的後裔必承受地土。」(詩篇廿五篇12﹑13節)高中時最重要的人生任務是「選擇」,我從學習的痛苦中,學會了選擇適合自己的路,但也因數學差一點走上歧途,差一點和洪姓學生一樣犯了錯。

由於高二時成績很差,家又不住台北,就和一些背景相近的同學比較常相處,算是「同病相憐」吧﹗有一個先變壞,加入了不良幫派,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我羨慕他們的「敢」,敢作弊──考試時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敢蹺課──不想上的課就閃﹔敢找錢──拿小刀扁鑽就A到錢﹔還有,敢奇裝異服,敢泡馬子,敢抽菸……。

他們屢次勸我加入,一起去混,說我身材棒,打架時可以充個人場﹔說我會思考,可作他們的軍師﹔說我和教官的交情好,可以作掩飾。我也有些心動,對他們口中的花花世界,有些嚮往。

大愛拉住我
十多年後,我在台東岩灣擔任流氓心理輔導老師,我常對犯人說﹕「我不比你們好,我只是沒有那麼敢去壞。」我的不敢,主要是神拉住我,祂的大愛拉住我。我參加團契和教會,在「近朱者赤」的影響下,不至於「近墨者黑」。

教會中有幾位關心我的長輩及大哥哥帶我去吃飯,關心我,我也不忍心作出讓他們及父母傷心的行為。神藉著許多好人的手拉住我,使我不致變壞。

犯罪學的多項研究都顯示﹕「青春期是在容易出現初次犯罪行為的時期,只要能安渡青春風暴期,日後犯錯的機率就明顯下降。」當年混幫派的一位馬姓同學,高三下在民權西路和中山北路交會的地下道結夥搶劫,被判了十幾年徒刑。這件事對我影響很深,我想到自己蒙神恩典,沒有走上犯罪的錯誤之路,就決定要唸社會系,因我知社會是研究和輔導青少年的系。

務要謹守﹑儆醒
考上了台大,一切都安穩了嗎﹖絕非如此,稍有閃失,還是可能遇上大麻煩,像張姓學弟一樣。彼得前書五章8~9節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牠。」

我們教會有位也考上台大的林弟兄,他在銀行門口看報,有位陌生人拜託他去代為領錢,他不疑有詐,提款單及存摺才送進去就被抓了,一審被判七年,還險些被台大退學。經過大家迫切禱告,又找到能證明自己清白的第三者,才洗脫罪名。他後來在台大讀完碩士,也是七年,和在牢獄中待七年,差別太大了。

我剛上台大,就經歷了林弟兄的被誣賴風波,看著他受折磨,一方面體認到人生處處有危機,一方面了解﹕「幫助別人是好事,但要憑著智慧。」更經歷到神固然是患難中隨時的幫助,但我們也應謹慎,避免落到魔鬼所設的陷阱之中。

成長之路,不是那麼平順,不論讀什麼好學校或有什麼好工作,都要堅心依靠主,因為堅心倚靠神的,祂必保守十分平安。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