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麗受挾持十二天向歹徒講福音

手-鐵鍊-綑綁


我知道他們手上有槍,我曾試著想逃出去,但門是反鎖的。他們發現之後,對我講話的口氣就變得很兇。在此之前,大家都非常和氣,因為我跟他們傳福音﹑講故事。


【記者巫錦輝﹑朱若蘭專訪】日前震驚社會的高雄資和幼稚園園長綁架案,事件主角郭文麗一直不願面對媒體。十三日,她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被綁架期間,禱告和詩歌是支撐她的重要力量,讓她在充滿平安的情況下,向歹徒傳講耶穌的事。這件事讓她對人生有很深的領悟。更重要的是,因為這次經歷,她調整了與家人之間的關係。

郭文麗是高雄牧鄰行道會的會友,長得很秀氣,中等苗條的身材,披肩小波浪的頭髮,見到記者,臉上一度透露不安的神情,但當她坐下來,開口談到上帝的恩典與保守,表情馬上柔和了下來,眼神也露出一股自信。

當她述說主在她身上所行的神蹟奇事,舉手投足之間,給人感覺她是一位有教養﹑有內涵且信仰虔誠的女性。

以下是訪談內容﹕

問﹕據你知道,當初歹徒綁架的動機是什麼﹖是為了錢嗎﹖

答﹕對,因為是預謀,確是為了錢而綁架。

怎麼走過來的﹖

問﹕發生這件事,前後約十二天,你是以怎樣的心情面對﹖是靠什麼走過來的﹖

答﹕我回想整個過程,覺得上帝在事前似乎有預備我的心。一開始,我被帶到車裏的時候,心中很受驚嚇﹔尤其發生的時間是早上,正是我準備到學校上班的時候,而且當天心情非常好。我每天都有靈修讀聖經的習慣,大多是讀箴言和詩篇,那天,我還曾特別為了一些事情禱告。

問﹕被綁架發生的第一天的情形怎樣﹖

答﹕當我被歹徒帶進車上的時候,很驚恐,剛開始有些很負面的想法,比如說,是不是因我的穿著或長相的關係,才成為歹徒的目標﹖但隨即又想到唐崇榮牧師曾說過,若是出自聖靈的聲音不是指控人的,而是鼓勵人的。因此我改變想法,並開始禱告,說﹕「耶穌﹗你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我想必有你的旨意。」心情就漸漸平靜下來。

當我被帶到第一個定點後,他們就開始接洽我的家人。當我與歹徒在一起時,我問他們,有什麼問題是不能解決的呢﹖然後就突然對他們說我是一個基督徒,耶穌可以幫助你們,耶穌來到世間是為了幫助罪人。

我感覺他們本性並不是很壞,因為當我一直打嗝時,他們還一面幫我拍背,我就說你們是心地很好的人,一定有人可以幫助你們。

至少會留下一人看守我

當中曾經過兩個地點,他們都是利用下午的時間,與我家人聯絡,無論何時,至少會留下一人看守我。在那段時間,我就開始去瞭解那個人,然後跟主禱告說﹕「主啊,今天我的身體如果受到任何傷害,我想那也是你的允許,但我求你給我機會,向這個人傳福音。」那時我最不解的是﹕怎麼會有人因為錢,去做一些自己心裡並不好過的事﹖

另一方面,我也為我的爸爸﹑媽媽禱告,因為他們都還沒信主,在那樣的過程中,他們一定也受到不少驚嚇。簡單地說,在這段時間,當我單獨一人時,我就會唱詩﹑禱告。

問﹕詩歌都唱那幾首﹖哪些經文幫助你走出軟弱與害怕﹖

答﹕歌詞記不太清楚,都是唱記得的部分,不記得歌詞的部分,就以「哈利路亞」帶過去。當時眼睛是被矇著的,我都是由腳步聲來判別有沒有人在監視。

我所唱的詩歌,有兩節經文都是在聖經的詩篇裏,一節是「我們經過水火,你卻使我們到豐富之地…」(詩篇六十六篇12節),另外一節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詩篇廿三篇4節)。

向歹徒傳福音﹑講故事

問﹕這麼多天來,最軟弱的時候是在何時﹖

答﹕是我被帶到第二個地方的時候。因為後來,我知道他們手上有槍,我曾試著想逃出去,但門是反鎖的。他們發現之後,對我講話的口氣就變得很兇。在此之前,大家都非常和氣,因為我跟他們傳福音﹑講故事。所以,那時我也開始變得非常擔心。

問﹕大概是什麼時候的事﹖

答﹕是我被釋放出來的前兩天。後來,也是一首詩歌《生命在於你》在我心中唱起來﹕「生命在於你,主,力量在於你,主,盼望在於你,主,在你﹑在於你。」心裡就變的好過些。

可能就在那時候,歹徒給我吃安眠藥,所以睡的時間比在第一個地方多。那時,我一度覺得如果自殺的話,我的家人也許比較不會遇到很多狀況﹑也不用付贖款。

問﹕可否談談你信仰基督教的過程﹖

答﹕我是在美國留學時,我的室友帶我信主的。起初,我只覺得這是美國的一種文化,所以很自然地跟室友去教會,每次唱詩歌,都讓我感動,然後才慢慢信主。

沒有看到歹徒長相

問﹕經過這件事後,你對於信仰有什麼不同看法﹖

答﹕更加確信。後來,我知道弟兄姊妹分別在不同的教會為我禱告,他們跟我同樣被詩篇九十一篇所感動,令我很驚異。

詩篇九十一篇說﹕「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我要論到耶和華說﹕他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他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

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

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你惟親眼觀看,見惡人遭報。

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因他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你要踹在獅子和虺蛇的身上,踐踏少壯獅子和大蛇。

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

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我覺得禱告的力量很大。第一天,我本來只是為家人禱告,突然間興起一個意念,應該張口向神求,求祂潔淨這個地方,不要讓任何血腥暴力發生在我身上,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為這事禱告。我一直讓他們知道,我是基督徒,也希望他們有機會能去教會。

這件事讓我體驗到,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並且是聽禱告的神。祂知道我能承受多少。

如果事件發生之前,因忙而沒有時間持續讀經﹑禱告,我想整個情況會不一樣。

我為什麼說﹕神知道我能承受多少,就讓我經歷多少呢﹖例如說,他們讓我跟家人講話,不管是在語氣﹑態度,甚至要的價錢,跟我講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只讓我知道,要贖金三百萬(實際上,歹徒要求贖金一億二千萬),然後他們也讓我以為,大概第二或第三天會成交,但因為在交款過程中,他們不放心,所以沒有成交。由於我所知道的有限,我心中才這麼平安。

從頭到尾,我一直沒有看到他們的長相,直到出來,透過報紙才知道﹔如果當時我就看到他們的長相,我會害怕。在害怕之下,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警察來,他們都變笨了

回想起整個解救的過程,警察只花了一分鐘的時間。平常只要有人一進來房間或有事,就有一名歹徒跟在我旁邊。但是那天晚上十點半,他也在休息,我也睡沉了,另外三個人在客廳。

當他們發現警察進門的時候,一時之間,彷彿都變笨了,紛紛躲起來,也沒帶著我,所以我才能那麼容易地全身而退。這真是一個神蹟﹗

問﹕對警政與治安方面有什麼看法﹖

答﹕我有個很深的感觸,覺得台灣的治安沒有辦法改善,除非人與人能彼此相愛﹑互相尊重。

經過這事件後,我發現,原來報紙報導是如此的不正確。不過,好像沒有人去深思這個問題。

問﹕還有在逃嫌犯嗎﹖

答﹕應該是大部分已經掌握了。

問﹕對犯罪的歹徒,妳有什麼建議﹖

答﹕我還是希望能傳福音給他們,這幾天我在禱告﹑唱詩,想到這些歹徒時,心裡挺難過的,我相信,那幾天中我對他們分享耶穌的故事,他們都聽進去了,我從報紙得知,有一位主嫌曾說,他最對不起的是自己的家人和郭小姐。

在這十二天中,他們也有好的一面,至少我們彼此之間很善待對方,也都還算禮貌,雖然他們曾為了拍照,強脫我的外褲。但我覺得人本來就有好的一面與壞的一面,我真覺得基督的福音能夠幫助一個人從罪惡裡再走出來,不管他的罪有多大。

有許多要修整的地方

問﹕你家人還未信耶穌,在這方面,你有什麼體會﹖

答﹕這件事對我很震撼,讓我整個人重生,思想神為什麼要讓我經歷這樣的事。我覺得,我的生命裏,還有許多需要修整的地方。

過去,我跟家人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但我一直沒去調整,透過這件事,家人自然而然地凝聚在一起。

我在教會作見證之前,我曾寫了一封信給我爸爸媽媽,提到我平時在他們眼裏的印象,覺得我把時間都花在學校和教會上面,是個自私的基督徒,所以我在家裏的見證非常失敗。因為神的恩典在我身上是那麼大,家人卻感覺不出來,認為那只是你的神。我想,我需要花時間,去實際地關心他們。

其實,在這樣的事情裏,人都會從當中學到謙卑的功課。除非我們自己摒棄神,否則神會用祂的方法,讓我們在主裡調整自己,使我們愈來愈像祂。

感覺很想哭

問﹕上禮拜是妳被綁後,第一次去教會參加主日崇拜,感覺如何﹖

答﹕就是一直哭啊。因為被綁架,不知自己會不會全身而退,結果平安出來後,從報章雜誌得知,有這麼多人受到驚嚇,好為他們心疼,也非常感謝上帝,讓我這麼平安。

在信主後,我生命的改變滿大的,因我以前是一個很自卑的人。主的恩典最讓我感動的部分,就是原來在祂的面前,每個人都可以得醫治。

在被綁架的過程中,我一直跟這些嫌犯講,每個人都有做錯的時候,我也曾讓父母傷心過,在主的面前,不是你比較有錢就會比較好﹑比較幸福,我也一直為他們禱告。

沒拿到錢就同歸於盡

問﹕還記得跟他們傳福音,是在什麼機緣下﹖

答﹕我跟主嫌相處的時間比較多,他負責看管我,一開始我是以聊天的方式,得知他有家庭,並且提到這次如果沒有拿到錢,他便要和我同歸於盡。我說,你的手腳都好好的,錢的部分還可再賺,如果你死了,那你的孩子﹑太太怎麼辦﹖

他說,他信一貫道,我們就從這部分開始聊起。我告訴他,我曾在教會聽過一個見證﹕有一個人負債非常多,要與債主談判時,非常的害怕。當時有人跟她傳福音,叫她要倚靠神,不料後來談判順利,債主改變了對她兇惡的態度,…我從這部分開始,跟他傳福音,告訴他上帝會幫他解決困境。

他曾主動問我,你們教會都在做什麼﹖我就跟他談耶穌的故事。

問﹕他問那些信仰的問題﹖

答﹕是問有關教派的部分-天主教與基督徒是不是一樣﹖他說他的朋友裏也有基督徒,但因教會分那麼多種,他的朋友也不知道信的是什麼﹖

我說大家都是人,人都有很多的想法,但是神是很不一樣的,祂愛我們,因為耶穌降世為人是為了人類的罪,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另外,也談到他的家庭,我表示,希望有機會能幫助他,不管這次的結局如何。

在第一個地點的時候,只要主嫌一回來,就會鬆綁我的手腳,只有眼罩沒拿下來,在第二個地方,他們會讓我在房間自由行動。每次他們進來房間都會事先敲門,我就自動用眼罩,把眼睛蒙起來。

問﹕經過這次意外,你有什麼感想﹖

答﹕其實到後來幾天,歹徒已有些不耐煩,而顯得很煩躁。坦白說,如果時間再拉長,不知會發生什麼事﹖總之,真感謝主,上帝都有祂的美意。這段期間,歹徒曾在水裡放安眠藥讓我喝,出來之後到醫院檢查,才知道安眠藥都沒有超量,感謝上帝的保守﹗

相關文章:
遭IS綁架日本記者 致力將戰爭苦難公諸於世
幫中風老伯攔公車獲讚 林道遠用行動力給社會溫暖
《生命更新》在曠野自由,勝過在沃土為奴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