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南丁格爾



她心目中愛情是需要被上帝煉淨考驗,是一種可以被深入管理的生命,不是盲目的感覺和是非不分的情緒。

【作者:彭瑞卿】   五月除了溫馨的母親節外,尚有護士節,乃為紀念南丁格爾女士對護理界的貢獻。

提及護士節,筆者曾拜訪朱寶鈿女士,她是基督徒也是護理界的長輩,前省立台北護專校長,於一九六五年在西德Frankfurt開國際護士會議時,是我國代表,她建議每年五月十二日南丁格爾的生日為國際護士節,以紀念南丁格爾女士對護理事業之貢獻,後來被採納,於是以後每年的五月十二日為國際護士節。

因呼召從事護理

南丁格爾從小即每天寫日記,也喜愛動物,憐憫樂於助人的心,主動關心人的愛如暖陽般,溫暖她所接觸的心靈,她心也跟隨著喜悅的回應。期待落實的助人,細膩照顧良善的心,是南丁格爾的生命特質,這使她一生與護理密不可分。

在她十六歲(一八三六年)時,發覺心深處有一沉重的負擔,促使她思想生命的意義。之後不到一年寫到:「成為護士是上帝對我的呼召,照顧病人是我天父的事業,這不是我的空想,是實在的託付。上帝呼召我帶著強烈的信仰,在窮人間努力工作。我以成為窮人的僕人為榮。」(註參《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P166.173)。

她認為基督是護理職業的創造者,人的生、老、病、死必須以上帝的法則看。人的身子是神的殿,護理是刻畫在人心、修砌在人身的工作,有何藝術工作能比這更尊貴的呢﹖

南丁格爾認為,每個護士都需有信仰與來自上帝的呼召,把原來神照顧人的旨意,切實的實施在人間,以心靈誠實及信心走向神的工作,為上帝去服務人,否則將淪為機械式的工作,會令人失望。因此她不稱護理為一種職業,而稱為呼召(calling)。

她認為,護理是一種高度的倫理、藝術、冷靜與責任感,是一生的學習,不只是一種技術,是貼近人痛苦,與病人有長時間接觸,而不是犧牲,故要努力裝備,在神面前謙卑自己,順服神的主權。她一生為主活出基督得勝的見證,使護理從被人鄙視,扭轉成受尊敬的白衣天使的地位。

為呼召放棄享樂

就世俗的眼光來看,南丁格爾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父親有好的身分地位與學識財富,住在寬敞如城堡的房子。在護理歷史軌跡中,南丁格爾當代醫院的護士是由妓女、女罪犯、社會地位低下的貧窮婦女勞工所擔任,有錢人生病是醫生到家看病。

根據張文亮教授在—《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一書的描述,我們了解在當時社會的價值觀裡,一些人的壟斷,使護理工作僵化於負面的局勢,這也成為日後,南丁格爾踏入護理的一大阻力。

她一生好學,會說五種語言,讀許多與人有關的科學,有人勸她何不當醫生,然而她卻看清最重要的目標,一生看重護理活出屬靈信念的生命。她回應神的呼召,依上帝的旨意,不是照自己的意思,一生執著的為護理的理想而活。

為理想放棄愛情婚姻

人品才貌智慧、樣樣俱全的南丁格爾,上流社會的盛大舞會曾讓她快樂,愛作夢如詩的年華,她甚至一度憧憬成為社交界之星,被多少俊男傾慕,有人六年、九年的等待都被她拒絕。

在她心目中,愛情是需要被上帝煉淨考驗,是一種可以被深入管理的生命,不是盲目的感覺和是非不分的情緒。愛情婚姻是新的責任、功課、與挑戰,並非每一位女性都能承擔這些改變﹔正當一般女孩期待披婚紗結婚時,她卻在神的呼召中,放下兒女私情與愛情婚姻,決志穿上護士服,帶著基督的馨香,走上服事上帝與病人的道路。

她的男友理查(Richard Monckton Milnes),後來在前往克里米亞戰場工作出發前,明白了南丁格爾未接納他的感情,是因她對護理已承諾在先了﹔然而當他結婚的消息,傳入南丁格爾耳中,她心聲卻是,「自從我拒絕他那天起,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他,沒有他的愛情,我的生活像是一片沙漠,但是在我得知他結婚的那一刻起,我知道婚姻不再是我的試探。」

一八八五年男友病逝,南丁格爾軟弱中向神禱告:「喔!我的主啊!讓我這個感情脆弱的老女人,再次奉獻在你的手中。」(註參《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P180)。她心中所走過的,那看似瀟灑的背後,卻是軟弱許多辛苦掙扎之痕。

若想更多認識南丁格爾,台大張文亮教授,曾在中華民國護士福音團契(簡稱護福)出版的護福月刊,連載三年有關南丁格爾的文章,廣受好評。去年六月由校園福音團契以《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出版,並榮獲香港湯清文藝,此書有極精彩的描述。

願在二千年的護士節紀念之際,激勵我們效法護理鼻祖南丁格爾的榜樣,向神尋求清楚祂對我們一生的呼召,並賜我們堅定的信心及能力,活出呼召的人生,以榮神益人。(本文作者為中華民國護士福音團契總幹事)

【言論】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