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羊﹖﹗—教會增長背後所隱藏的問題 1



【作者:查威克】數十年來,教會增長運動攫獲了全球教會的注意力。富勒神學院的宣教神學家馬蓋文(Donald McGarvan)和他的跟隨者,魏格納(C. Peter Wagner)﹑葛拉瑟(Arthur Glasser)﹑提佩特(Alan Tippett)﹑卡芮夫(Charles Kraft)和海伯特(Paul Hiebert),組成「同心聯盟」,成為傳播教會增長理念的強力馬達。富勒神學院的畢業生和教會增長方法的信奉者,很快地發現將這套原則運用於教會事工時,他們創造出了一個有利教會增長和傳福音的環境。

教會增長運動

教會增長運動的哲學﹑技術和策略,對於福音派教會的規模大小﹑事工範疇和教會拓展,的確造成重大衝擊。「比如說,謝勒(Lyle Schaller)就這麼形容教會增長運動的發生,為『1970年代,美國宗教史上最具影響力的發展。』」

有許多教會成功的故事,成為此一運動的典範。 海福德(Jack Hayford)的「真道教會」(Church on the Way)﹑溫約翰(John Wimber)的「葡萄園基督徒團契」(Vineyard Christian Fellowship)﹑華理克(Rick Warren)的「馬鞍峰社區教會」(Saddleback Community Church),以及海波斯(Bill Hybels)的「柳樹溪社區教會」(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都是美國教會增長原則運作成功的活生生範例。許多牧者都曾在富勒中心所辦的講座中,或在富勒神學院的老師所開的事工課程中,學習透過激進的活動促成教會的增長。

「1991年的一個調查指出,86%讀過《教牧領導》(Leadship)雜誌的牧者,曾經聽說過教會增長運動,而且大多對此給予正面評價。只有4%的牧者對教會增長所使用的方法不表支持﹔不過,高達86%的牧者認為應該使用這些方法,因為相當有效。」事實上,每一個福音派牧師的圖書館中,都有些關於教會增長主題的藏書,而且其創立者通常都是大名鼎鼎的人。

澳洲也追隨美國的腳步,追求教會增長的原則。魏格納,教會增長協會的創辦人﹑富勒宣教和教會增長中心的前副會長,以及卅幾本關於教會增長此一議題之著作的作者,曾經好幾次受邀在富勒中心舉辦﹑備受推崇及參加者眾的會議中,講授相關的議題。因為此一運動的衝擊,激勵了澳洲的信徒,重燃了澳洲人對福音事工的熱誠。或許由澳洲人巴思罕(Rodger C. Bassham)的描述,可略窺端倪﹕「對宣教學來說,最具說服力﹑拓展性的宣教貢獻,來自於教會增長運動。」

韓國漢城趙鏞基牧師的「全備福音中央教會」,已成為全世界擁有最多會眾的教會(1999年,已有約120萬的會眾)。這種傲人的成績,主要是透過發展和運用教會增長策略,特別是小組原則的運用﹕教會被分成不同的結構組成,允許牧者的關心可以有效地滿足人們的需要。

教會增長對於趙鏞基牧師的震撼,使他成為亞洲此一運動的靈魂人物﹕「神不要只是我自己擁有此一成功的祕訣。其實,早在1976年,神就激勵我創設國際教會增長中心(Church Growth International),以便可以將有關教會增長原則之資訊和知識向全世界的牧者和信徒宣揚…我相信教會增長是聖靈的主要作為之一。」

教會增長的原則和方法,在全球福音派教會的生活中,已經明確樹立。在奈及利亞的「基督徒真道紮根生活事工」(Deeper Christian Life Ministry in Logos)﹑阿根廷薩塔菲的「未來異象教會」(Vision of Future Church),以及在馬尼拉的「耶穌是主團契」(Jesus is Lord Fellowship),全部都是採用教會增長原則的教會。在基督教界中,很少人對此運動一無所知,或完全未曾暴露於教會增長倡導者所舉辦的實地考察教育經驗﹑其出版品或學術研討會。

1980年代,可以說是教會增長集大成的年代。此時,許多主要的教義和計畫方案都已成熟發展,並為全球各地的教會所採用。最明顯的成效表現於教會的出席記錄,以及形容新興教會規模大小的新詞彙之產生。教會增長,以及它所發展出令人興奮的會友增長技巧,襲捲全球﹑蔚為風尚。

沒有增長

「我們最初的研究指出,在過去十年中,整體來看,美國福音派的人數並沒有明顯的增長。」我以為我聽錯了這個研究教會增長的學者所說的話,但是很快地,我發現他的確說在推動教會增長運動過去的十年中,美國教會總計的會眾人數並沒有增加。

這是1991年3月11日,我在富勒神學院帕莎狄娜校區所選修的一門有關教會增長的課程。授課的老師是魏格納教授,他可以說是教會增長運動的領導者之一。魏格納似乎又詫異﹑又失望地發現過去十年的教會增長運動,並沒有如原先所預期的在這個世界上增加基督徒人口的數字。在提出了1980年代增長率的分析時,魏格納下了這樣的結論﹕「我們必須做更多的研究,以決定這些發現的個別意義何在。」

魏格納令人吃驚的結論,翻攪了我的心﹕為什麼教會沒有真正的增長﹖在開始探索此一議題之前,我覺得先去考證華格納的發現相當重要,一如他所說的,這只是相當初步的發現﹔若是以此初步的研究為基礎,就冒然提出主要理論或預測發展趨勢,實在是一種相當不成熟的做法。

魏格納使用了蓋洛普(Gallup)和巴納(Barna)之研究團隊所蒐集到的資訊。1996年,我向巴納研究小組在加州阿瑟那德(Oxnard)的辦公室聯繫,請求他們的研究顧問代為搜尋他們的資料庫,期望找到任何可以證實教會有增長或停滯趨勢的證據。他們的研究結果令人心神凝重,因為不僅僅是1980年代教會沒有任何增長,甚至從那時起,教會的增長停滯之現象更形嚴重﹗

巴納研究小組,在1996年,提出了更進一步的研究結果﹕

在美國,重生的基督徒人口比率,仍然維持不變﹗天主教的人數成穩定成長狀態﹔但是,天主教的成長比率,卻因為改革宗教會信徒的減少而失色﹗在1996年所做的最新調查中,超過四分之一的天主教徒(26%)之信念,顯示他們是重生的基督徒﹔相較於1991年,只有16%的天主教徒為重生基督徒,其重生基督徒人數的增長率為63%。改革宗重生基督徒的比率,現在只有57%。

巴納小組的研究,亦檢驗了上教會的人是否參與於教會或團契的宗教活動中,如﹕主日學﹑小組或奉獻。「資料顯示,在美國成人的宗教活動測量中,若不是一樣毫無起色,就是逐漸式微﹗」

如果真的如上所說,看到增長或停滯的曲線,我們不該感到稀奇,這是我們目前正在經歷的事。「偷羊」使得某些教會增長,同時造成某些教會式微,並製造出一種增長的假象,不過完全不影響天國原有的人數。難道這就是華格納所發現的驚人謎題之失落連環﹖

不過,顯而易見的,有一些教會的增長,顯然與神國度人口總數的增加毫不相干。如果一個教會增長是因為有許多來自其他教會會友的移轉教會,即使從外表看起來,完成了許多偉大的事工,對於整個福音的群體來說,仍然沒有任何增長。會友轉移教會所帶來的教會增長,本質上來說,意味了在其他某個地方的會友人數下降─對於整個神國度人口的總數並沒有增加。

對於令人震驚的消息,人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否認﹗有一度,我根本完全無法了解教會增長運動的努力可能嚴重涉及從其他姐妹教會偷羊這種想法﹗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一個教會增長的牧師,而且我深知這個運動的創始人真心誠意地希望拯救失喪的靈魂,並增加神國度的人數。我需要更多的資訊﹗因此,我更深地挖掘真相,試圖發現﹕實際上,究竟偷羊這種情形有多麼普遍﹖

或許在1980年代末期和1990年代早期,此一福音運動的旗艦教會為加州富勒頓的福音自由教會(Evangelical Free Church)。每個星期天,五千多個人會前去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教會園區,參加主日崇拜。上千人會選讀教會龐大主日學結構所提供的課程。在牧師司溫道(Chuck Swindoll)的講道和教導下,這個教會成為一個教會增長成功的故事,主要強調關係和崇拜的基督教事工。

1991年的時候,我在這個教會的園區研究他們服事的動力何在,作為我在富勒神學院的研究所課程之一。我的研究包括在主日早上,當會友魚貫進入教會建築時,在現場對崇拜者的問卷調查。問卷的設計,主要在於探索人們為什麼選擇此一教會作為自己的母會。比如說,問卷中會問及﹕他們第一次是怎樣被這個教會吸引的﹖他們加入這個教會多久了﹖他們之前是否曾經為其他教會的會友﹖令人震驚的是,竟然高達百分之九十幾的受訪者回答顯示,他們是從其他教會轉入富勒頓的福音自由教會。

稍後,在一次與司溫道牧師的私人訪談中,我問他能否猜到有多少在他的教會中的人,是從其他教會轉入的。他說﹕「我猜,大約有80~85%的人吧﹗」

我對於這個調查的結果,以及這個牧者對於此現象的精確認識,同感驚訝﹗我親眼目睹福音自由教會為美國最好的教會增長環境之一。她有強而有力的主日學課程,堅實的福音教導,還有一個擁有獨一無二的講道恩賜的牧者。然而,會友轉換教會所帶來的增長,而不是非基督徒皈信基督所帶來的增長,是這個教會變成大型教會和增加人數的主要因素﹗

賀格(Ted Haggard)是科羅拉多州,科羅拉多噴泉市,新生命教會的創立人和牧師。這個教會驚人的成長,以及其超過5000人的會友,曾經受到<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以及<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之報導,並獲得ABC和BBC兩大電視台新聞節目的青睞。海福德(Jack Hayford),真道教會的牧者,曾如此說﹕「就我的觀點來說,哈嘉德牧師是今天十大新興的屬靈領袖之一﹕一個主要的靈魂人物。」賀格致力於領未信者皈信基督的教會增長。

在《主要目的﹕使在你所住城市中的人難以下地獄﹗》(Primary Purpose: Making It Hard for People to Go to Hell from Your City)一書中,哈嘉德一再重複魏格納的警告﹕小心會友轉換教會帶來的增長所產生的單一效果﹗「過去的假相說﹕『只要我的教會增長,我們的城市就會有所不同﹗』事實的真相是,如果一個充滿生氣的教會增長,是因為有另一個教會衰微,那麼對於這個城市的社會文化而言,實質上並沒有任何不同﹗」他的書,就其設計和書名而言,意圖重新強調教會的主要目的在於接觸失喪的靈魂。

然而,即使是賀格如此出色的服事,他也必須承認﹕主日早晨的崇拜,超過 50%的會眾來自於其他的教會﹗「平均而言,每個主日早上參加崇拜的會眾,有50%是來自於其他教會的會友,另外的50%,才是我們教會重新委身於基督的信徒或從未信者到皈信基督的重生信徒。」顯而易見,對於一個教會增長的教會現象來說,會友轉換教會所帶來的增長佔了極為重大的一部分,即使是一個刻意著重引未信者皈信基督的教會也難逃這種困境。

會友轉換教會所帶來的增長是一種試探,因為它將帶給接收的教會許多有形無形的資產。我恐怕教會宣教的膀臂會因此變得沉溺於這種型式的增長,而以犧牲了投入福音的真正工作為代價。

許多事物都有其隱藏的代價。買一部新車,要付的費用遠高於標籤上所標示的價錢─比如說,外加營業稅﹑牌照稅﹑經銷公司的運送費用﹑註冊費﹑城市稅﹑保險費。

偷羊,一種會友轉換教會所帶來的教會增長,同樣的,也有其要付出的隱藏代價﹗有七種致死的罪是這種增長的標記﹗

第一項致命的罪是﹕嚴重影響弱小教會的健康﹗偷羊潛藏的危機是,將透過大量會友轉換教會帶來嚴重流失殺了小教會,使他們再也沒有能力從事任何宣教事工。

第二個致命的罪狀是﹕打擊教會領袖。不論動機是多麼合乎邏輯﹔會友轉換教會對牧者來說,經常會感覺像是自己被拒絕。這謀殺了教會領袖,掠奪他們的異象,以及對教會事工的熱情與愛。

第三種致命的罪是,教會之間失去信任。如果當教會領袖們在一起時,一直處在一個被傷害或被搶奪的危險之中,彼此絕不會想在教會事工上有任何聯合。這種對彼此信任的失去,是會友轉會所帶來的教會增長直接產生的副作用。

偷羊第四個致命的罪是﹕淪喪聖經的倫理道德﹗妥協是美德的淪喪﹗渴望我們自己教會增長,不計所有任何其他的代價,使得教會增長運動滋生了某些令人厭惡卻蔚為風潮的方法論和標準。

第五個偷羊的致命之罪是﹕否認衝突存在﹗轉換教會為那些面臨衝突的人,帶來一種輕易逃避衝突的試探。與其面對困難﹑解決問題,他們閃避衝突,做了逃離問題的選擇。當衝突以逃避方式處理,教會就會承受許多負面的效應。

第六個偷羊的致命之罪是﹕教會傳福音精神的內部化。偷羊所帶來的教會增長,相當輕鬆容易,長此以往下來,已經有效地取代了我們以尋找失喪的人作為我們的目標市場了﹗

第七個偷羊的致命之罪是﹕根基薄弱﹗偷羊所帶來的教會增長,是一種脆弱的增長。脆弱的成長,建立在壞習慣上﹗曾經在山脈之中奔跑的羊兒,絕不會再滿足於羊圈的生活。那些轉入你教會的人,一定也會轉出你的教會。

願我們都可以發展出一種新眼光,足以辨識偷羊背後隱藏的危險,並有嶄新的決心在我們當中剷除這種增長模式。

﹙本文摘自校園書房出版社即將於五月推出之新書《偷羊﹖﹗—教會增長背後所隱藏的問題》﹚
編按﹕讀書樂版本週起將連續刊載校園書房出版社預計在五月出版的新書─《偷羊﹖﹗—教會增長背後所隱藏的問題》部分內容,每期將會連續摘要書中精采篇章,讓讀者先睹為快。

作者簡介﹕查威克在美國Stroudwater基督教會牧會已長達10年,並擁有富勒神學院教牧學博士學位。
書名﹕偷羊﹖﹗—教會增長背後所隱藏的問題
作者﹕查威克 William Chadwick
譯者﹕林秀娟
出版﹕校園
初版日期﹕二○○三年五月

【讀書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