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斯:上帝助我走出性醜聞

萊斯多娜(Donna Rice)(來源:Donna Rice Hughes Facebook)


【曹明星編譯】1987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柯羅拉多州哈特(Gary Hart)參議員爆發緋聞案,全球媒體以頭版頭條報導一艘前往巴哈馬群島的豪華遊艇上,有位身著迷你裙的美女坐在哈特參議員腿上,二人狀甚親密,舉世譁然。

1988年哈特參議員因此被迫宣佈退出選舉,黯然離開政治舞台。這位美女是廿九歲的萊斯多娜(Donna Rice),多娜當時擔任一間公司的市場業務代表,同時兼差演員的工作。

教會長大的乖乖牌

許多年來,多娜受盡緋聞帶來的恥辱與媒體的追逐、騷擾。直到1994年,多娜漸漸走出緋聞的陰影,重新回到螢光幕前。如今她擔任一個非營利性基督教機構的發言人,誓言打擊非法色情業,幫助受害者,為青少年建構清潔的網路。

多娜的母親從小帶她上教會,參加兒童主日學,多娜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自願接受洗禮,四年後(國中二年級)多娜與朋友參加福音隊。當她進入高中後,她也一直開始加入教會的詩班與 福音隊,積極向周遭的朋友傳福音。

這樣一個「教會長大的乖乖牌女孩」怎麼會變成全國性「性醜聞女主角」呢?在以下的採訪裡,多娜誠懇地分享神如何幫助她走出性醜聞陰影,如何醫治她的傷痛、重新建立她破碎不堪的自我形象。

不願虛擲青春

問:多娜,為什麼你會受到性醜聞的沾染呢?

多娜:從小我就是個高成就者。進入國中時,我度過一段尷尬期,媽媽為了幫助我走過這段青澀的時間,鼓勵我參加模特兒課程,於是我學會了如何在舞台上走台步,如何化妝等,十三歲開始我就做模特兒賺錢了,我記得我的處女秀是披薩客的電視廣告。

高中時,我越來越忙,一方面讀書,一方面又要上教會,又要到服飾店上班。

之後,我進入南卡大學,課業一直保持前幾名,大四時,因成績優異獲得書卷獎,同時當選啦啦隊隊長。但在大四那一年,我開始交男朋友,這時我的信仰根基漸漸鬆動,後來我甚至與非基督徒男孩交往。這時,我告訴自己說﹕「男朋友是不是基督徒沒有關係,反正我們雙方都是認真的。何況我們的交往也不會傷害到別人。」不料,這些似是而非的想法,把我的腳步拉得與主越離越遠了。

約會強暴影響一生

大學畢業後,我積極的追求出人頭地,因為我不想虛擲青春。然而,我並沒有到神面前去尋求神的帶領,反之我開始積極的自我規劃,最後我忙到不再上教會,不再讀聖經了。那時我認識一位年長的男士,與他開始交往約會。有一次約會時,我們喝了幾杯酒,他竟然強迫我與他發生性行為。我覺得受到羞辱,當時我根本不敢告訴別人我到底做了甚麼事。

不久之後,幾個朋友鼓勵我參選南方小姐的選美賽。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當選了,這時我被派到紐約市參加全美的選美比賽。當時我急於擺脫被強暴的羞恥,我就抓住這個機會離開南卡,欣然前往紐約。

問:那次的強暴如何影響了你呢?

多娜:那次的強暴,改變了我的一生,事後雖然我感到羞恥,但我並沒有回到教會,到神面前,反之,我離主耶穌越來越遠。我以為自己完蛋了。我想,原本要在新婚之夜獻給丈夫最寶貴的東西,竟然在違反自己意願的情況下永遠失去了。這都是我自己的錯,我責備自己,怨恨自己當初怎麼會跟那個男人單獨相處,怪自己怎麼會放縱情慾跟那男人搞到無法收拾的地步。我覺得自己彷彿被強盜洗劫了一般,整個人變得多愁善感、脆弱不堪。

那男人比我年長,又是箇中老手。後來,那個男人打電話給我,他唯唯諾諾的推辭說,他當時真的不知道我是處女,他也不相信我真的並不想與他做愛。於是在電話裡,我問他說:「你怎麼會不曉得呢?我不是一直跟你說:不要,不要嗎?」他居然回答說:「我以為你口是心非,故意逗我玩呢﹗」

多年後,狄普森(抗色情網站基金會會長)告訴我說:「有些人企圖美化『約會強暴』的神話。其實約會強暴就是一種愛情加上暴力的傷害。其實女人說不要的時候,她心裡想的就是不要。當女人說要的時候,她心裡想的就是要。」我被強暴的經驗證明了狄普森的這段話。

不甘平凡想出名

事後我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廉價的二手貨。當時我不曉得,雖然我失去了處女的貞操,我仍然可以保有女人的美德。漸漸地,我隨波逐流,性的尺度越變越寬鬆了。選美比賽以後,我決定繼續留在紐約市,傻傻地以為靠著演戲與做模特兒可以使我出名、賺大錢。當時我和一位住在紐約的大學同學二人一起擠進紐約閃亮的社交圈,將我的信仰完全拋諸腦後。

問:難道你的家人或朋友沒有人試圖提醒你嗎?

多娜:沒有,沒有人提醒我。因為我不斷地告訴自己說:「因為我在紐約沒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家人才反對我留在紐約,他們希望我回到南卡。但是我一點也不想回家。我喜愛大都市的繁華,我絲毫不想要回家鄉過平凡無奇的生活,做一個平凡的婦人。世界的名聲與享受才是我要追求的。」

可是因為我在紐約怎樣都無法擠進南方演員工會,1982年我去邁阿密,開始拍攝電視廣告,電視廣告拍得很成功,終於使我在邁阿密取得了南方演員工會會員的資格。當我在邁阿密工作的時候,我遇見一個富有、聰明、又帥的男子。我們持續交往了三年,交往期間,儘管他欺騙我,我還是發現原來他是個毒販。

三年裡面,我們不斷分分合合。心裡面,我很想好好照顧他,希望使他「改邪歸正」,希望幫助他脫離黑暗的勢力。我送聖經給他,甚至帶他到教會去(感謝神,多年後我自己重生了),三年後他因販毒被起訴,被判刑三年。

經過這些年的風風雨雨,我雖然感受到神在呼召我回到我童年的信仰,但我知道,若是回到神面前,代表我必須改變我的生活方式,然而,我並沒有把握自己是否預備好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於是我讓自己變得更忙碌,忙著在一家藥廠上班,同時想辦法拓展演藝事業,又開始做點小生意。藉著喝酒,與不同的男人周旋,我企圖忘卻我過去的痛苦。當我販毒的男友坐了兩年牢,我的四個女性朋友紛紛離開了邁阿密,這時我認識了哈特參議員。

巧遇哈特參議員

問:妳和哈特參議員如何認識的呢?

多娜:1987年中在紐約的一個派對裡,我第一次見到哈特參議員。當時我以一個募款員的身份到休假中心去募款。因為太多人參加這個派對,我就跟一群人到遊艇上去,這艘遊艇正是休假中心的老闆所有。

一起用餐之後的第二天,哈特參議員和華府律師布羅赫斯特邀請我與我的新朋友琳坐遊艇出遊。我們四人乘遊艇到巴哈馬群島三天。我與哈特參議員很快就彼此傾心,我們親密地深談。下遊艇分手前,哈特參議員告訴我他正要角逐美國總統候選人,因此他不能離開他的妻子。當時我相信他正面臨一個困難的抉擇,必須在個人的幸福與政治的野心當中做痛苦的掙扎。

之後,哈特參議員離開邁阿密,他仍繼續打電話給我。兩週後,他宣佈參加總統候選人的角逐。以後,哈特仍然打電話給我。這時我感到迷糊,不曉得他對我的感情是甚麼,也不明白自己對他的感情是甚麼。

照片被賣給媒體

有天晚上我不經意的在電視上看到「耶穌傳」,突然之間,我發現我離開神好遠好遠,我覺得自己不能再向下沉淪了。一九八七年五月一日我答應哈特參議員的約會,我想和他見這最後一面,弄清楚他對我的感情是否認真,若不是的話,我希望結束這段短暫的交往。

然而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正一步一步的往陷阱走去,原來在哈特參議員房子的四周佈滿了大批的媒體記者。

問:你知道這個陷阱是誰設計的嗎?

多娜:我並不全然明瞭。事實是直到巴巴拉華特斯在新聞節目訪問我的時候,我才一點點把真相拼湊起來。

我想起來,我那個新「朋友」琳曾經向我借出遊巴哈馬群島的照片給她男朋友看,但她一直沒有把照片還給我。後來有記者告訴我,在醜聞爆發之前,是琳和她男朋友把我與哈特參議員的合照賣給他們。因為記者說:「我們不可能不登照片,只報導醜聞而已。」於是邁阿密先鋒報買到了我的照片。

虛榮的交際花

這時媒體開始指控哈特參議員私生活不檢點,參議員就反過來指控媒體是無的放矢、空穴來風,他說,除了他妻子,他不與別的女人單獨約會(我是後來才知道這些話)。豈知邁阿密先鋒報接獲一通匿名電話,電話告訴報社說,哈特參議員當晚將與某人約會。於是那天晚上大批媒體記者蜂湧而至。就這樣紙包不住火,次日醜聞上了報紙頭版,震驚了整個邁阿密市。

問:當醜聞爆發時,你如何自處呢?

多娜:我立刻與哈特參議員聯絡,拜託他們不要告訴媒體我的名字,因為那時媒體還沒有查出我的名字。然而他們還是洩漏了我的名字。於是媒體開始大量刊登我從前當模特兒的泳裝照,一瞬間我變成家喻戶曉的「交際花」,一個周旋在政客富商當中,只有外貌沒有內容的女子而已。

每天打開電視我就感到驚恐,我覺得自己是個透明人,根本沒有任何隱私。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願與媒體打交道,我希望大家把我遺忘。醜聞爆發後的一個星期,哈特參議員退出競選,因為媒體發現他長期和一位華盛頓的名女人交往。不論如何,媒體繼續對我扒糞,不斷渲染我的過往。

媒體競相扒糞

問:你如何面對媒體的壓力呢?

多娜:我的生活全亂了套。醜聞爆發一個月之後,我試著回到公司上班,但我的高知名度帶給公司許多的煩惱與壓力,最後我不得不辭職離開。

之後幾個月裡,只要我在一個地方待上超過一星期,馬上就有媒體找上門來,企圖採訪我。於是我不斷搬家。內心劇烈的掙扎,我想我是否應該把一切實情告訴媒體,讓人們認識真正的多娜,而不是以訛傳訛的多娜。這時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關在監牢絕望的囚犯,四周的人都在窺視我。

問:你的家人如何處這個醜聞呢?

多娜:事情爆發後,我立刻打電話告訴我家人。他們一方面感到震驚,一方面也感到沮喪與憤怒。不論如何他們沒有辦法阻止媒體繼續的打擾,而我也無法回到南卡的家,因為媒體守在我家附近。於是家人鼓勵我用長途電話與他們聯繫。

悔改的禱告

醜聞之後的幾個月當中,有人告訴我,只要我願意與他們合作,我就可以得到幾百萬美金的酬勞。雖然當時我沒有工作,我需要錢,我還是拒絕了這個機會。因為我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對,我不希望利用醜聞賺取金錢,我只希望用我的才能、專業技術賺錢。

我想起母親和外婆說過的話:「在你作任何決定之前,首先要與神商量,要用神的原則做事情。」啊﹗我多麼的後悔,當初沒有聽母親和外婆的話。要是聽話,我就不會陷入這個醜聞了。

在完全孤單無助的時候,母親送來一捲錄音帶,那是我從前教會青年團契契友錄給我的一些話。她說:「多娜,我想你現在一定很痛苦,我只是要告訴你,神愛你,我也愛你。」接著她邀請我與她一起唱些我們熟悉的聖詩,唱著,唱著,我忍不住哭倒在地毯上,久久不能自已。

我終於知道,這一切的錯不是別人造成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自己,我必須為自己所做的選擇付代價。我懇求神給我機會重新來過,我願意照祂旨意行,以祂的原則做人做事。感謝神,神用祂的同在充滿我,並賞賜我基督徒的團契與陪伴。

早餐祈禱會扭轉困境

問:基督徒如何幫助你呢?

多娜:基督徒邀請我去教會,他們從來不介意我在聚會中哭個不停,他們聆聽我訴說醜聞之後的每個生活細節,這些包括了:骯髒的騷擾電話、許多書商、電影公司、演藝公司的邀約等。後來我找到一個基督徒室友。

有次,我的室友到華盛頓首府參加全國早餐祈禱會的籌備工作。她遇到幾位基督教領袖,他們都邀請我參加早餐祈禱會,其中也包括了多雷馬女士。他們提供我一個很好的靈修退隱的機會。

於是我到了華盛頓,在那兒我不用為日常生活瑣事愁煩,每天唱詩、讀經、禱告、親近神。同時四周還有許多屬靈的前輩,他們隨時提供智慧的建議。

後來,我搬到多雷馬女士家裡,和她丈夫、兩個青少年男孩住在一起。多雷馬女士一生困在輪椅裡,醫生對她的病束手無策。而我,也困在醜聞裡面,家人朋友對我同樣束手無策。後來多雷馬女士與我在主裡成為好朋友,相互鼓勵、彼此扶持。

愚昧叫自己無法抬頭

醜聞爆發之後,我向神禱告說:「神啊:我希望你與我同在,求你用雙臂環繞我,擦乾我的眼淚。」現在,我終於明白,透過我四周的弟兄姊妹,神應允了我的禱告。

問:你能原諒你自己和那些在醜聞中傷害你的人嗎?若能,你是如何辦到的?

多娜:儘管我是個不記仇、容易原諒別人的人,原諒自己和那些在醜聞中傷害我的人卻是一個漫長痛苦的過程。

到現在我仍然必須面對多年前的約會強暴,自己與男人之間不健康的兩性關係,也必須面對掀出我醜聞的媒體,和那些想要利用醜聞,利用我發財的商人。

不過最嚴重的是,我簡直無法面對自己的愚昧。我竟然不知道,世界的虛榮竟然如此輕易就可以擄獲我的心。我用了好幾年的時間,慢慢走出醜聞帶來的沮喪和震驚,漸漸釐清我的人際關係。我發現自己實在脆弱,經常會重複從前的錯誤,這使我不斷的仰望神,向神尋求幫助。我知道,我雖軟弱但神卻剛強,主耶穌所承受的痛苦遠超過我所能想像。我唯有接受神的慈愛與赦免,才能得到永生。當我經過死蔭幽谷,羅馬書八章28、29節的經文對我特別有幫助。

今天我要特別感謝我的朋友與家人,他們為我禱告,與我一起讀聖經,陪伴我走過人生的風暴。現在我固定參加查經聚會和姊妹會,每天上班的路上與下班之後都會收聽基督教電台的廣播節目。這一切堅定我的信心,使我不再對世俗妥協。

問:對那些飽受痛苦的女性,你想對她們說些甚麼嗎?

多娜:我要說,世上沒有解決問題的捷徑。然而我已經學會,神就是問題的答案。雖然神愛世人,祂卻沒有叫我們免受痛苦。不論如何,當我們遇見難處,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來到神面前,求神赦免我們,求神拯救我們,並求神使用我們所犯的錯誤成為別人的「借鏡」。

一生的委身對象

為了學習赦免的功課,我必須經歷內心許多的情緒,包括了震驚、憤怒、憂傷,最後我只能禱告,求神幫助我赦免那些傷害我的人。當我嘗試為我的「仇敵」禱告─一開始這是一個挑戰-神就把祂屬天的愛賜下來,叫我愛他們,對他們放手,並赦免他們。

在這個過程裡,我開始認識神的信實與慈愛,神一點一點醫治我破碎的心。因為我本身的經歷,對於那些遭受色情侵害的受害者,我特別容易生出憐憫之心。透過我現在服事的基金會,神使用我影響別人,叫我榮耀祂。我所遭受的痛苦沒有白費,神都使用了。這真令我驚訝,也使我的丈夫傑克驚訝。

問:妳如何認識傑克的?

多娜:在1991年,我們在華府相遇,當時他剛剛信主,那時他的狀況很慘,因為他離婚了,也失去了一份做了十七年的工作。

後來我離開華府搬到加州工作,我們仍然繼續交往。傑克的個性溫和又穩定,對我非常好。但因為我過去的兩性關係,我一點也不想輕易的上鉤。我不想對任何異性委身。後來經過許多禱告,在許多朋友的鼓勵下,我相信是神帶領我認識傑克。於是在1993年感恩節我們訂了婚,隔年五月4日我們結了婚。感謝神,這段婚姻使我明白屬天的愛情與委身是甚麼。

致力防堵色情

與傑克訂婚後一個月,我加入基金會的事奉。我決定用我過去慘痛的經歷幫助別人。從前我對「媒體與政治」深惡痛絕,但現在我卻要使用這兩個管道來服事神。我們的基金會宗旨在於打擊色情,尤其是網路色情。

問:你們的基金會究竟在做些甚麼?

多娜:我們基金會叫做Enough Is Enough,我們有三個使命,一是叫色情不能接近小孩子,二是叫非法色情不能在合法的色情市場生存,三是鼓勵社區齊心來防堵非法色情,並幫助那些受害者。

儘管我們的社會容許軟性的成人色情雜誌(例如花花公子、閣樓等),但統計數字顯示,「軟性的色情」卻開啟更暴露的色情。而令人擔憂的是,色情的消費者絕大多數是未成年十二歲到十七歲的男孩子。即使一個人後來不再看色情書刊,色情在他心靈深處所遺留下來的毒害卻永遠無法抹去。

今天色情業猖獗,透過網路的流傳,色情進入每個家庭。色情網路改變那些收看者的價值觀與生活態度,或許色情可以滿足人生理的慾望,但卻無法填滿人對人際關係裡那份親密的渴求。願主使用我,能一生為祂而活。(取材自Today’s Christian Woman)【焦點特譯】

萊斯多娜個人網頁網址  http://internetsafety101.org/DonnaRiceHughes.htm

相關文章:
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士師記查經(三)》
《劉三專欄》當權威跌倒 ─從大衛看牧者軟弱的處置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