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領導的5條地雷線



真正的屬靈領袖必須具備領導的恩賜,但多數的牧者雖擁有一顆願意事奉的心,甚至擁有很多才能,卻獨獨缺少領袖的恩賜。─ 喬治‧包納。


【作者:劉茂約】小吳這幾年連續換了幾個服事教會,有些三年,有些長一些五年,總是不能持久下去,到了某一個時刻,與同工的關係就緊崩得很,然後就好像踩入地雷區,明明是小事一莊,竟然彼此的信任關係,一夕之間就引爆而不可收拾。真是鬱卒,午夜夢迴時心中的挫敗感很深,總是有一絲不想再幹下去的念頭。

事實上,成為教會領袖,若不是神清楚的呼召,深信是「順境神賜福事工,逆境時神賜福工人」,恐怕早就走不下去。微觀細究,仍可歸納出「教會領導」五條不可踩入的地雷線,彷彿一踩到,其領導生命即會瓦解。

一、只有「要求」,沒有「典範」

「領袖愈偉大,愈了解自己的卑微」,「要別人順服,自己需要更澈底順服」,林肯也說:「不能跟從就不能領導。」這些想法,都是聚焦在領袖的榜樣上。卓越的指揮官常不是說:你們衝阿!而是說:你們跟我來。

掃羅與大衛

在歌利亞挑釁以色列人的事件上(參撒母耳記上十七章),有「命令要求」的領袖是掃羅,而真正有「典範」的領袖是大衛。因此,可說從那事件以後便看出,上帝已將領袖職份交給大衛了。要別人順服,自己需要更徹底順服,「只有要求」就是第一條領袖的地雷線。

二、只有「職業」沒有「異象」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箴言廿九章18節)包納說﹕「對傳道人來說,重點不在有沒有十五年長期計劃,乃在有沒有從神而來的清楚異象。」異象是我們面對這巨變世界的唯一不變的主軸,這異象支持你的熱情,你火熱的擺上,是你一切服事的出發點及支柱,可以幫助你度過最艱難的時刻。

一九二三年,王明道先生經過十八個月安靜的鍛鍊後,因為持守主的異象,至終完成「屬靈鐵人」將近六十五年的事奉。狄守哲博士說:「當人們經歷異象、使命和價值的創造過程後,工作時就會有更深層的意義,不再是出於順從,而是出於積極的委身奉獻。因此,團隊會充滿熱情、精神、活力和興奮。」

然而,持守在傳統宗教桎梏中者,常有禮儀而無活力,有工作而無關係,有團隊卻沒有分享。

三、只有「夢想力」沒有「執行力」

這樣的領袖使「夢想」成為口號,異象成為自我安慰的糖衣,只有奔跑卻無定向。應該是,任誰都可以掌舵,但唯有領袖才會設定航線。

探險隊的下場

一九一一年時,有兩支探險隊要往南極,一支由阿曼森帶隊,他是挪威籍;一支由史考特帶隊,他是英籍,曾服務於英國海軍,而且有過南極探險經驗。阿曼森花了許多時間籌劃這次行程,包括大部份工作皆由狗來完成,每天只用六小時前進15至20哩,再者選定合適地點儲存大量補給品。史考特的作法則是以機器動力的雪橇及馬匹代替,旅程不過五天馬達就發不動了,在天寒地凍的天氣中,馬匹也維持不下去…。

他們的衣服設計也不夠暖和,以至每個人都長了凍瘡,每天早上得花費一小時才能將腫脹潰爛的腳塞進長筒靴中,最糟糕的是糧食飲水不足,幾乎每天挨餓,因為儲備站相距過遠,也沒有標示清楚,察其主因便是缺乏計畫。

他們以十個月走完八百哩艱辛旅程,這支精疲力竭的探險隊到達南極時,發現挪威國旗早於一個月前在那裡飄揚。回程更加悽慘,時間拉長,食物幾乎消耗殆盡,史考特卻堅持每人要帶三磅重地質學樣品回家…。

不久,一位隊員昏迷而死;另一位隊員歐底茲病得舉步維艱,他自覺造成團隊累贅,走入風雪中就不再回來。史考特與另兩位隊友,只好繼續前行,但沒走多遠就放棄了,這三人終於不支倒地而凍死該處。

只有航站,沒有清楚具體的航線,必然到不了終點。艾姆斯說:「所謂領袖即是看得比別人仔細,比別人遠,且比別人早一步先看到。」這話是真的。

四、只有「成就」沒有「成全」

成就是為自己,成全則是為別人;成就是短暫,而成全則是永恆。成全也有兩個向度,一個向上,對父神,一個向下,對跟隨者。對父神的部分是,祂對你的旨意完成了嗎?對跟隨者則是,他已能靠主獨當一面嗎?能繼承你的志願了嗎?

成全者,耶穌

「當人為自己完成大事時,他得到的是成就。當他帶出一群有力的人,和他一起完成大事時,他得到的是真正的成功。當他栽培一群領袖來完成他的志願時,他的一生就更有意義─即成全。」這是《領導乃是藝術》中的一句話。孫文先生去逝後,革命事業風起雲湧,前仆後繼多人跟隨,便是深得「成全」的精髓。

葛維達是一位世界級企業領袖,他曾任可口可樂公司主席兼執行長,他在任時令人驚奇的使整個公司資產,增值幅度高達3500%﹔更奇妙的是,他為了栽培接班人愛威特,竟用了十四年,以至一九九七年葛維達突然病逝時,根本不會影響公司運作,這就是「成全別人」的典範。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更是「成全」的圭臬,祂所帶領的人,起初可說是一批烏合之眾,然而曾幾何時,他們竟是翻轉羅馬帝國的精銳。

五、只有「得勝」沒有「妥協」

付上時間為代價

麥可喬丹曾說:「我賽球生涯曾有九千多次投籃未中,三百多場輸球,更有廿六次投出決定勝負的一球時卻沒有命中。」事後有位記者問喬丹,是否真又有那麼多失誤?喬丹說:「我哪記得?」有些人可能對這答案不以為然,然而,我們可看出喬丹的一個特點:他不會為他以往的失誤牽腸掛肚,對他而言,重要的是,他現在做什麼來領導球隊贏得勝利。

背水一戰、置於死地而後生,教會的需要真是多如雞毛,若不能聚焦,極容易分散我們有限的體力、能量,光以緊急的事代替了重要的事。保羅說:「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三章13-14節)

當我們依照異象定下清楚的目標時,就需要依賴主的大能大力,存耐心毅力,不達目標絕不終止。這並不意謂著固執己見、食古不化,乃是目標不變,方法卻可變。

牧者帶領時間久了不一定就有增長,但時間不久必定不會增長,真是美好註解。(作者為永和佳音堂牧師)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