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才德的婦女看男人的角色



【作者:吳英同】聖經箴言書卅一章中「才德的婦女」是一段常常被用來作為「賢妻良母」標準的經文,卅一章10節開始說﹕「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這首詩接著讚美她的勤勉﹑長時間的工作(耐操﹖)﹑經濟上甚至有創造力﹔很會做家事﹑仁慈有責任﹑與長老同坐在城門口的丈夫﹔又善於教導﹑她的兒女起來稱她為有福。由於她具有這麼多的美德,很多姊妹們在教會查經時,不禁要問﹕所有的東西這位才德的婦女都做完了,到底她的丈夫還需要做什麼﹖

才德的婦女長得很安全﹖

婦女神學家Denise Carmody認為這一段經文留給我們一個矛盾的地方,即它承認有能力在家事的領域內勝任愉快,並不是小的成就,但是女人的地位仍然是次等的。她的工作使她的先生能夠投身於公眾事物﹑兒女也能有好的生活﹔雖然這些是不壞,但也不是互惠的。除此之外,箴卅一章30節也讓人很困擾,因為它說「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但是,豔麗不見得是虛假的,好的妻子不見得都得長的「很安全」,對此Carmody提出她的看法﹕

「這些給我們一些對好妻子的讚美詩﹑一些女人的重要性與恩賜方面的瞭解,另一方面,只有極少的勇氣﹑極少的創造力﹑極少的機智以及坦率。的確,豔麗可能是虛假的﹑美貌也可能是虛空的,但它們也都是上帝的恩賜,我們應該用她們所結的果實,而非外貌,來評定所有上帝的子民。」

從更積極面來看,女權主義者Ella Pearson Mitchell和Henry Mitchell雖然仍認為男人是處於支配的地位,但是她們指出,箴言是聖經鼓勵女人任職於事業最多的一本書。

超越傳統女性的刻版印象

長久以來,許多詮釋者皆視箴言卅一章10-31節為一首理想的妻子的詩,但是最近一些學者逐漸採用了不同的觀點。如Kathleen O’Connor就認為﹕

相對於提供一個正確的結婚配偶的形象,這一首離合詩或者字母詩(acrostic or alphabetic poem)對整本箴言書作了一個總結。其主角並非一個傳統典型的婦女,而是智慧女人她自己。透過箴言卅一章1-9中一個年輕的男人在智慧女人與外女之間的抉擇,這一首詩說明了當一個人選擇與智慧在一起時,他將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O’Connor同時也認為箴言書中這一對女性的形象能夠幫助女性神學的詮釋者看到箴言書中女性主要的問題。她說﹕

「智慧女人的形象超越了狹隘的女性的刻板印象,超越了經文和我們的想像,而是她(智慧女人)自己的生活。她不僅是一種典型潛在的婚姻的伴侶,她已經變成自己所發展出來的特質,希伯來文中的hokmah [=hokma], sophia, 邀請每一個人進入完全的存有(full human existence)。她成為上帝與人﹑人與被造世界的橋樑。雖然這種論點仍有爭論,但對我而言,這是相當清楚的,智慧的女人就代表上帝祂自己本身。」

另一方面,外女(參箴言二章16-19節﹔五章1-6節﹔七章6-27節﹔九章13-18節),那一個邪惡的女人,代表愚蠢和致命的錯誤,並沒有扮演重要的角色,也沒有發展成女性重要的特徵。她若沒有在我們的想像中死掉,也在文學作品中死亡。當智慧的女人所過的生活超越刻板的完美女性時,外女則完全消失不見了。當智慧的女人愈來愈重要時,美麗﹑神性和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則通通被打破了。

好女人的標準

Carol Fontaine採更正面的態度來詮釋箴言書,她指出箴言與女神崇拜之間的關連﹕這一卷書的重要性遠遠超過那一些將女性壓縮在不同格言的正面或負面的評論,女性智慧的象徵可能是以色列神學一神論架構下女神崇拜的遺跡,因為美索不達米亞與埃及的智慧傳統都接受守護的女神。

雖然有可能是如此,Claudia Camp認為希伯來聖經中智慧的形象不可能是一位女神,這是所下的結論。她說﹕「論及女性智慧時的確呈現了一個女神的形像,但是,這個形像也很清楚地被轉化了。兩約之間,智慧是一個與上帝連結的重要形像,新約希伯來文中hokma 先是變成希臘文的sophia ,最後成為道(logos),上帝的道成肉身。也因此,對許多女性神學家而言,智慧便成為女性非常重要的形像。

從上述的討論,我們漸漸可以明白,箴言卅一章10-31可能並不是在說明一個才德婦女應有的形象或資格要件,而是透過箴言1-9節中一個年輕的男人在智慧女人與外女之間的抉擇,這一首詩說明了當一個人選擇與智慧在一起時,他將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在城門口納涼﹖)。若將之作為一個好女人的標準,那麼,相對於「才德的婦女」,有人仿照其格式也寫成了「賢夫良父頌」來讓男士們檢討一下﹕

賢夫良父頌

忠誠的丈夫誰能得著呢﹖
他的價值遠勝過高貴的汽車。他一生為妻子及家庭竭盡所能,
他殷勤作工,發揮所長,也不厭煩一天的辛勞。
他關心世局以此充實家人精神生活,未到黎明他就起來與主親近,
領受智慧以應付每天的大小事情。
他謹慎地作投資,無論購置房屋或經營事業,他都有長遠的計劃。
他留意自己的健康,藉著各種的運動,強健身心。
他用心工作務求盡善盡美,即使投資更多的時間也在所不惜。
無論他遠行出差,或因公夜歸,他妻子心裏穩妥地依靠他。
他珍惜培養天倫之樂,他關心社會問題,注意朋友鄰居的需要且樂善好施。
他在逆境中不喪膽,因為他堅信依靠神,又知道自己已經盡力的為家人做妥善的安排。
他為自己及家人的身心靈預備豐富的食糧。
他的妻子在鄰里間被人尊重,因為他從來不小看她。
他善用閒暇培養有益的嗜好,他堅強且有尊榮快樂,且易於接近。
他口中流露智慧及仁慈的話語,使別人得鼓舞,
他關心家中一切的事情,並不閒懶也不故意忽略。
他的兒女敬愛他,他的妻子愛慕他,稱讚他說﹕
「世中有成就的男子何止萬千,惟獨你超過一切,
若我必須重新選擇,我仍然選擇作你的妻子。」
諂媚的話是虛假的,吸引人的外貌是膚淺的,惟獨愛神敬畏神的男子必得稱讚。
他配受尊敬及榮耀,因為他的生活便是他信仰的最好證明(註一)。

追求智慧的價值

的確,不論是「才德婦女頌」或者是「賢夫良父頌」,都是每一對婚姻關係中的男女可以用以彼此獻身,彼此順服,追求建造基督化家庭的目標。然而,從箴言書一至九章的研究發現,才德的婦女之所以被尊崇乃因其為「智慧」的化身,據此,若將卅一章才德的婦女作為才德之「標準」﹑「資格」,則不僅會引發許多的問題,諸如Carmody所說的,豔麗可能是虛假的﹑美貌也可能是虛空的,但它們也都是上帝的恩賜﹔又如Gale Yee所提出的問題﹕「女性是不是可以追求﹑並且最終尋得智慧﹖或者她必須承擔外女的命運,成為一個被厭棄甚至被咒詛的對象﹖」。甚至質疑當婦女做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丈夫還有什麼好做的﹖

婦女神學家Kathleen O’Connor的意見是相當可取的,同時也解決上述之爭議。透過箴言卅一章1-9節中一個年輕的男人在智慧女人與外女之間的抉擇,這一首詩說明了當一個人選擇與智慧在一起時,他將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如此一來,不論是男性或女性,只要願意追求智慧,他(或她)都可以過著一個「有福氣的」生活。(作者為台灣神學院道學碩士班學生)

參考文獻﹕Alice Ogden Bellis, Helpmates, Harlots, and Heroes: women’s stories in the Hebrew Bible.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4.

註一﹕參見蘇文隆。《精彩的基督化家庭》。美國﹕台福傳播中心,1993。

【鹽光】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