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錡、吳中天 父子像知音



一是從事媒體工作、一是新生代藝人 曾經翹家的吳中天與父親同在基督信仰中找到共同生命方向


【記者章文專訪】新生代藝人吳中天在偶像劇《愛殺17》中飾演一個鬼鬼祟祟的殺人犯,企圖強暴女主角未遂。但在現實生活中,吳中天卻是一個正面積極的陽光男孩,談吐成熟,自律甚嚴,又充滿理想。

吳中天坦承,自己為人處世深受父親吳錡身教、言教的影響,他父親對自我的衣著、談吐,以及應對都很講究,這種追求完美,連細節都不放過的精神,也表現在吳中天的工作態度上面。

同樣從事電視工作的天韻影視社總監,軍人出生的吳錡對孩子管教很嚴,他表示,對兒子吳中天最感到欣慰的地方是他的信仰,特別是吳中天會主動參與教會活動,渴慕親近上帝,吳錡認為這是他最難能可貴的地方。父子兩人在基督信仰中,找到了共同的生命方向。

以下是專訪全文﹕

滿意自己的外型

問﹕爸爸年輕時長得很帥,你覺得爸爸是不是帥哥﹖

吳中天﹕我認為是。從45度角看是帥哥(笑….),但我不會把帥和父親這個字劃上等號,對我來說,父親的形象是端正的﹔我如果在爸爸這年齡,維持這樣的體態,我覺得那是帥的,這是我對父親外型的描述。

對兒子引以為傲

問﹕請問吳錡,看到孩子成長、求學與從事演藝工作的過程,會覺得驕傲嗎﹖

吳錡﹕他現在很有知名度,我是沾他的光。不是他的話,你會訪問我嗎﹖我非常清楚這點。

問﹕你年輕的時候,會不會很在意外型﹖

吳錡﹕有啊,但是當我年齡漸長,我發現帥對一個男人沒那麼重要,我現在想的是自己是否得體,這樣的年齡,自己的穿著、給人的感覺是不是符合自己的風格,如果合宜,那就好了。

受父親儀態影響

問﹕請問中天,你從爸爸身上學到最多的是什麼﹖

吳中天﹕應該說是儀態,我的人生觀和爸爸是有點出入的,我父親一向是非常gentleman,無論是咬字、用詞、穿著,甚至談吐,很講究,也很修飾,可是,「儀態」有時候會和「拘束」劃上等號。

父親是個蠻拘束的人,父親的儀態影響了我,讓我在面對比較正式的場合,或面對某些大導演、大老闆的時候,不會太輕易顯露年輕人活潑好動的一面。

爸爸對用餐、餐具怎麼擺,或西裝哪個釦子該扣、不該扣,頭髮怎麼梳,襪子穿什麼顏色,都有下過功夫。這一方面是影響我比較大的地方。

問﹕這麼gentleman的人,看見兒子比較隨性,會不會感到挫折,或產生衝突﹖

吳錡﹕對他們的衣服,我只講過一件事情,就是嬉哈垮褲在流行的時候,他們在家穿內褲也是這樣垮下來,但我不允許在家裡這麼做,因為家裡有女性(母親)在旁邊,你們的內褲就不要露在那個位置,要穿就好好穿,你們出去,若在街上敢這樣穿,我也不反對。

隨性但不隨便

問﹕爸爸經常糾正中天的言行舉止嗎﹖

吳錡﹕還好,我較在乎的是他們的態度,有沒有責任的觀念,至於外在,我覺得上帝已經給他們夠多了。

問﹕中天怎麼說﹖

吳中天﹕他對我的隨性是很包容的,只要不隨便就好了。隨便就是爸爸剛剛講的態度,講話也好,穿著也好,態度很重要。父親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在外行為舉止上不要那麼隨便。

內外有分寸

問﹕你在同儕之間會被認為是乖寶寶嗎﹖

吳中天﹕我和同儕在一起,可能就不是現在的講話方式,我的思考模式會在不同的環境做不同的轉變。

問﹕你在家中和在同學間是不是有相當不同的表現﹖

吳中天﹕沒有什麼不同,但我承認在行為舉止上,在外面的分寸不會如此的侷限,父母終究是長輩,在家不能當著父母的面翹二郎腿。

吳錡﹕我要求他們必須要有所顧忌,我對他們對的管教方式是從非常嚴格到鬆動管理原則,年紀越大越寬。

問﹕什麼時候是最嚴格的時候﹖

吳錡﹕是小學、國中,到高中的時候就較寬鬆。

皆有叛逆歲月

問﹕中天有沒有叛逆的時候﹖

吳中天﹕有,可厲害了,國中的時候,那時連衝突都不想衝突,就直接翹家。但兩、三天就被找回來了。

問﹕中天為什麼要翹家﹖

吳中天﹕回家不愉快,小時候抗壓性不足,回家的壓力比在學校還大,覺得回家不舒服,所以就沒回家,翹家的時候去打電動玩具。因為媽媽也是學校老師,所以翹家必須也要逃學。

問﹕翹家的時候,是否感覺父母會擔心、會著急﹖

吳中天﹕那時候倒是沒那麼在意這件事情。心裡只會想我很在意自己快不快樂,縱使知道正在犯錯,但翹家去看籃球、看NBA的時候覺得好快樂,那種快樂是平常在家都得不到的。有兩次,一次是和哥哥一起,一次是自己。

父親老神在在

問﹕中天翹家的時候,請問爸爸緊不緊張﹖

吳錡﹕他們翹家我不會太擔心,原因在於我很了解他們,他們做不出什麼壞事。

為什麼會找到他們,就是了解他們都會在同學家。有這樣的行為有兩種,第一是他們做錯事,第二是他們對現狀的抗議。

不過,我和他母親常會在睡覺之前檢討我們的教養方式,我們是有孩子之後才開始學習做父母。對大兒子,我們要求得更嚴格呢。

問﹕如果重新開始,是否會改變管教方法﹖

吳錡﹕最理想的是父子如朋友,但我做不到,我知道這是我的問題。

書我也看很多,但真正面對子女的時候,會覺得跟兒子一直有一種距離,一定要尊重我,我未到,你就不能吃飯先開動,這是一個基本的禮貌。

如果從頭再來,我在技巧上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一點。

吳中天讀中學時,有兩年時間,放學我都去接他,我不問學業的事情,我會把故意把話題引到女孩子上面,他剛開始不太適應這種輕鬆的談話,他後來講一句話「我現在才了解爸爸。」我嚇一跳,我們生活一、二十年,我覺得他當然應該了解我,結果我發現他不了解我。

其實不了解我的人不光是他,還包括我的妻子、家族、親戚都不見得了解我。

最幽默的爸爸

有一天吳中天講「其實我們家最幽默的是爸爸」,大人都不認同,但我認同他的話。我其實是非常幽默,只是我的幽默隱藏在理智冷靜的外表之下。

吳中天﹕我認為父親在我大學、研究所時期的教育方式,應該要早一點發生。

譬如說我想看電視,打定主意九點唸書,要是我爸在八點五十分對我說「你怎麼不唸書」,我就會八點五十分進房間,但不唸書,我是這樣的人。反而,我成績最好的時候是大學,因為我爸媽完全沒有管我。

問﹕你會不會覺得父母不夠了解你﹖

吳中天﹕我認為父母有點小看我。

問﹕回想當時翹家的經過,你覺得子女對父母親之道,應該怎麼做最正確﹖

吳中天﹕應該多溝通,我打從心裡講出「我現在才認識我爸」這句話,我父親可能會記一輩子,這是在一個溝通下,才會發生。

父母想知道孩子想什麼,不要猜,就直接去問﹔孩子們想告訴父母什麼,不要背著父母做,去告知。

就像如果當時我和我爸說,不要管我,如果考不好那代表我能力差,那時你再來管我。我沒那麼說過,父母也不認為我有這個想法。

父母會先問我要幾點回來,若講十點,父母不會贊成,再討價還價,這樣的對話事實上是欠溝通,溝通絕對有幫助,父母和小孩的相處之道,我覺得就是敞開心胸的溝通。

比較怕媽媽

問﹕爸爸和媽媽,你比較怕誰﹖

吳中天﹕比較怕我媽,我哥比較怕爸爸。我爸的脾氣像定時炸彈,我認為這件事他會生氣,他二十五秒後會爆,他就會爆,可是我媽不一樣,二十五秒不爆,三分鐘後,一個引爆點就全爆,沒辦法預測。

爸爸比較理性,比較有跡可循,媽媽比較感性。

問﹕和太太比較,對孩子的管教方式有沒有什麼不同,會不會衝突﹖

吳錡﹕管教的步調要一致,即使我會對太太的管教方式不以為然,但我們不會當著孩子的面起衝突,會事後再溝通。愛一個人就是要包容她,不管她是不是和你想法相同。

研究所落榜

問﹕你對吳中天從小到大,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

吳錡﹕他第一次考研究所落榜那年,放榜正好碰到八月八號父親節,放榜前,我和他說,你知道我要的父親節禮物是什麼﹖我希望他研究所考試上榜,可是他落榜了,分數差一點點而已。

我知道他也努力了,我和他說,好吧,那我們做個禱告,還是要感恩,我確信上帝在這件事一定有祂的旨意在裡面。

那天正好主日,禱告之後,我說﹕「我要去教會囉﹗」那天他竟然說一句﹕「我要和你去﹗」,這是一件從來沒有的事情。以前要求兄弟倆去教會都只是在敷衍我,那天他竟然主動要求去教會。

我說﹕「今天放榜,教會有其他的學生上榜,你沒考上,今天你去,可能要面對的更大的壓力。」吳中天說﹕「爸爸都敢面對了,當然我也敢面對﹗」

我感覺上帝在動工,我就說「好啊,那我們就一起到教會去」,其實我們面對的是相同的問題,可是我們父子可以一起面對,而且坦然無懼的面對。

後來隔年吳中天考上了,我覺得很感謝,我覺得信仰這件事,對孩子來說,比他考上哪個研究所重要。

信仰是一生的事情

有的牧師會對我說﹕「你兒子會陪你來教會,很難得﹗」我就會回答﹕「他不是陪我,是他自己願意到教會。」

問﹕請問中天從落榜到考上研究所,這中間的改變與心情為何﹖若重新來一次,是否會落榜﹖

吳中天﹕我覺得還是會落榜,還好我有落榜,我會思考從落榜這件事情,我學到什麼。我在重考班認識一些朋友,那些朋友影響了我的想法,我交到一個很好的朋友。

問﹕當時為什麼會落榜﹖

吳中天﹕我落榜的原因就是書唸得不夠,很簡單,我知道我會落榜,不想唸書,因為覺得唸書沒有用。看不到用處在哪裡,除了追求分數以外。

問﹕那後來又覺得需要讀書,中間為什麼有這樣的改變﹖

吳中天﹕因為我看到一些朋友,落榜後去當兵,我不覺得他們的生活很優渥,他們的生命也不值得我羨慕。我看過很多沒唸、生活過得不好的例子,但我卻沒看過有人沒唸書,生活卻過得很好。

國中三年我都沒有好好唸書,高中也沒好好讀,都是靠小聰明在考試,讀書光靠短時間的努力其實是不夠的。

研究所落榜,教會朋友的關心也會是一種壓力,一想到要讓父親獨自面對別人的詢問,就覺得不忍心,當下決定和父親一起去教會面對,而我在教會裡也得到了平安。

父親的天人交戰

問﹕會期待兒子走演藝圈嗎﹖

吳錡﹕我是政戰藝工隊出身,看過很多藝人,接觸很多演藝人員,我知道在這一行要出人頭地非常辛苦,大家只看到藝人光鮮的一面,看不到背後的辛苦。

我要他趁年輕多嚐試,鼓勵他讀研究所,希望他走更寬的路,雖然知道這條路很辛苦,我還是會盡量幫助他,支持他。

吳中天﹕爸爸不鼓勵我走這條路,因為要付的代價實在太大。

媒體和演藝圈是不同的領域,我一直到研究所,才開始正視藝術工作的價值,我認為身為演員,沒有必要去上一些綜藝通告。(文轉第六版)

【真情相對論】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