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晨更帶給我的祝福

3691_早知道!


總覺得自己回復年輕了﹔與晨光天天交接﹐靈魂裡有了光與熱燃起﹔一天的光陰似乎拉長了﹐有力氣很想多做些事﹑去關懷人﹐有愛想給出去…


【作者:江兒】剛跨入新一年﹐我請弟兄們立個小心志﹐十人中竟有五位同時說「希望能早起」﹗這是「小」改變嗎﹖我會心一笑﹐這可是好大的調整﹗

最痛苦變成最高興

去年﹐起初最痛苦﹐後來最高興的一件事﹐就是「我早起了﹗每天四點多就起床了﹗」現在叫我不早起﹐不但心不允﹐連身體也不配合。晚上不到十點﹐眼皮已低垂﹕自行打烊囉﹗

為何早起﹖當然是為了「晨更」﹔我會自行爬起來嗎﹖尤其在刺骨﹑濕冷的冬夜﹔雖有可能(十年前我確實做了一陣子)﹐可這回則是被迫的。

忝為傳道人﹐牧師要求﹐只能強忍「悲痛」配合。你可知當初要告別「夜深人靜」的柔美恬靜﹐有多不捨嗎﹖彷彿要與至愛之人「生離死別」﹗

過去﹐我大半六點鐘醒來﹐並非離譜地睡到太陽曬屁股﹐可是要再提前到四點﹐哇﹗我沒想過。教會推的是五七晨更﹐我住木柵﹐要趕到民生社區﹐只好這麼早起。

回復年輕 與罪斷絕

聖經中有很多話語﹐我或多或少都做了一些﹐唯獨像耶穌一樣﹐天未亮起來禱告﹐彷彿生命中的禁區﹕甭提了﹗我小組裡一位卅出頭的弟兄說「早起﹐好遙遠喔﹗除了當兵一小段日子﹐簡直是快塵封的童年記憶。」可說是十分貼近多數人的心情。

這一年來﹐我曾幾度想給它「睡回去」﹐軟弱幾天又撐起來﹔棉被溫暖的滋味真的太誘人﹐睡到飽﹑自然醒的生活實在太棒了﹐可是教會晨更的列車始終不減速也未停﹐我是這樣既苦又無奈地往前行﹐冬去春來﹐夏臨秋降﹔但有天﹐我竟由肉體深處「愛」上了早起﹗

總覺得自己回復年輕了﹔與晨光天天交接﹐靈魂裡有了光與熱燃起﹔一天的光陰似乎拉長了﹐有力氣很想多做些事﹑去關懷人﹐有愛想給出去﹔身體漸漸變好﹐念頭愈來愈積極…然而﹐這其中最奇妙的則是彼得前書四章1節那句﹕「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悄悄在我生命裡發生了﹗

上帝甚知我的需要。當牧師下定決心(他自己也很掙扎﹐這可是教會一條「很好的不歸路」﹐一旦啟動﹐就不能熄火咯)﹐開始全面晨更之前﹐正是我信仰生活最谷底時﹐但只有上帝知道﹐旁人皆渾然不覺。

屬靈教導看太多﹐卻做的少﹐叫我沮喪到討厭自己。有半年之久﹐我什麼東東都不想看﹐每晚﹐妻兒上床去睡後﹐我躲在後邊臥室拿著第四台遙控器﹐從政論節目﹑購物頻道到港台韓劇…一直跳換個不停﹐甚至一些限制級的影像﹐唯獨很缺興趣轉到GOOD TV﹔偶爾逗留一下﹐卻心虛而茫然﹐好像兩個截然不同的自己在深夜裡揮刀交手﹐「WHO AM I?」總末了疲乏而惆悵地﹐快要裂解了似的﹐才去睡。

關鍵在如何早睡

是在這種景況下﹐平地一聲雷響﹗把我從夢魘中救了出來﹗

我沒有努力去掙脫犯罪的可能﹐只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配合牧師的要求﹐甚是痛苦地早起﹔為了早起﹐只好無奈地早睡(起先我還磝強熬到晚上十二點才睡﹐蠟燭兩頭燒到不行)。

弟兄姜群有一次分享﹕「晨更的關鍵不在於早起﹐而是如何早睡﹗」真是有見地﹐而當我以牧師帶的晨更並不引人而藉口想偷懶時﹐姜弟兄又說﹕現代人的口味太重了﹐晨更卻像「清粥小菜」﹐上帝要問你「甘之如飴」否﹖及時把我托住了﹗使我從載沉載浮的艱難中﹐不知不覺就與罪斷絕了。

成功的骨牌效應

回顧去年﹐然後對照這五位弟兄新一年要做的「小改變」﹐我實在要說﹕「不容易極了﹐恐怕是『一大改變』才對﹗」

因為一旦早起成功﹐作息像骨牌效應﹐幾乎會重整你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原本可惜的東西化於無形﹐卻興起了新鮮的節奏﹐跨入預料不到的領域去嚐鮮﹑體驗﹐這是我可以作證的﹔在身﹑心﹑靈三方面都會起了化學變化﹐真正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剛剛那段經文接下去的第二節說﹕「你們存這樣的心﹐從今以後﹐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慾﹐只從神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晨更帶給我的祝福﹐幾乎就是這段話的最佳註腳呢﹗我一旁看著驚訝說﹕「神啊﹐你怎麼這麼神啊﹗」竟是如此在我身上全然印證了你自己的智慧與巧妙﹗

【真實故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