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會說謊?



說謊可以解決問題?
那一天為了處理一件跟住戶大樓有關的事情,必須跟某個人聯絡,進行得並不順利,因為這個人說的話不真實,溝通得很費力,事情變得十分複雜。我覺得有點困擾,可是也並不意外,因為在人來說,說謊是很常見的,並不稀奇。

只是我忍不住開始想,人為什麼要說謊?聖經上有主的話:「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是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說謊的源頭本來出自那惡者,不是出於神,人一說謊就跟惡者連上了線,成為牠的工具;可是許多人感受不到這件事的嚴重性,情願使用謊言暫時解決眼前的問題,卻想不到問題沒有解決,漏洞反而愈來愈大。

有人說,你說了一個謊,就必須用更多的謊來圓這一個謊。於是後來身不由己,謊話愈說愈多。除非你願意就此打住,勇敢地把所有謊言揭穿,顯露真相。是的,這樣做一定會痛苦會難堪,甚至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可是唯有如此,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

若非如此,說謊會變成習慣,以後漸漸地連自己都相信自己編造的假話,這是走向精神官能症或者精神分裂的第一步。因為自己的心靈世界和真實世界開始分裂,可能會愈離愈遠,至終完全崩潰為碎片。可是人為什麼要說謊?

謊言說得天花亂墜
大概才五歲多吧?我到鄰居小朋友家玩,看到桌上一枚漂亮的胸針,紅寶石和綠寶石鑲嵌在金色的籃子裡,作成一個花籃的形狀,鮮豔閃亮的光彩立刻奪住了我的視線,趁沒有人注意,我把這個胸針緊緊地攢在手心裡,帶回家去了。

很不幸的,爸爸不知道怎麼發現了我的秘密,他從抽屜裡找到這個胸針,問這是從哪裡來的?我一時慌了,當下自然的反應就是不能夠說實話,說實話一定會挨揍。

我也是在那個千鈞一髮之際,發現到自己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才華,就是我很會編造精采的故事。在爸爸絲毫沒有笑意的眼光之下,我開始敘述這個胸針的來源:那個下午我跟小朋友從家裡出來以後,還去過海邊玩耍,我說是在海邊的沙灘上撿到的。

如果說到這裡就打住的話,或許爸爸就真的相信了也不一定。偏偏我不知怎麼的,開始敘述起那個海邊有多麼神奇,海灘上到處都是這種亮晶晶的寶石和珠珠項鍊、有紅的有綠的有黃的,好多好多,你要多少就有多少,撿都撿不完;天哪!那裡所有的人都在撿,一定是有一艘海盜的船翻了才會把這麼多的寶物沖到岸上來(我毫不猶豫地把剛剛聽過的童話故事應用過來,作為一個有力的說明)。

對父親最感激的一件事
我愈說愈起勁,一旁的妹妹們都睜大眼睛、張著嘴,沉醉在我所敘述的那個燦爛的景象、那段離奇的情節之中,甚至連我自己都開始相信這個傳奇故事了。

我愈說愈心虛,因為爸爸的眼光愈來愈寒冷,原本一向性情溫和的他竟然臉上一絲笑容都沒有,他拿起了棍子,大喝一聲:說實話。我嚇得眼淚掉下來了,所有的海盜船藏寶圖全都消失無蹤,我低下頭來,囁囁嚅嚅地說了實情:我在某某人家裡拿的。

爸爸的棍子毫不容情地落下來,並且告訴我:第一,你不應該偷拿人家的東西,這不叫作拿,這叫做偷!你懂不懂?第二,你不應該說謊。打完以後,他帶著滿臉淚痕的我把胸針還給鄰居媽媽,叫我當面跟別人說對不起。

那一天過得非常悽慘,悽慘到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但是也是從那一天開始我知道說謊和偷竊都是不可以做的壞事。多麼寶貴呀!一次學到兩個功課。

直到如今我深深感激我的父親。

傳講神信息的人─先知
信主以後,愈來愈厭惡謊言。不是自己變得比較聖潔,而是主的生命進來住在裡面,聖靈的啟示和感動一點一滴改變了我原來的生命特質;這是所有基督徒共同的經歷。

我體會到自己最深刻的改變,莫過於言語;我知道自己算是一個口才順暢的人,無論在台上或台下說話都不是困難的事;但是我漸漸體會到,信主的人要謹慎言語。是惡意的謊言、栽贓、作假見證等等,固然為上帝所不喜悅;即使是比較誇大的話、善意的謊言、淫辭穢語或者戲笑的言語…上帝也盼望祂的兒女能夠遠離,不只是自己不去說,也要注意和分辨別人所說的,不要輕易落入人的言語陷阱。

有許多忠心跟從主的人,不一定有很好的口才,不一定有卓絕的恩賜,但是他們一定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們的口不說虛謊的話語。因為他們的口只傳講神的話語、真理的話語。我羨慕那些被神重用的僕人,特別是舊約的先知:這些先知被呼召的時候,他們都經歷過口舌的一番對付:

以賽亞的口被神的使者用祭壇上的紅炭沾過,以除去罪孽;耶利米站在萬軍之耶和華的面前,神叫他不要懼怕,然後用手按住他的口,把當說的話賜給他;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看見神的異象,有一隻手伸向他,手中有一書卷,他開口,就吃了這書卷。

在上舊約人物集錦這門課程的時候,我問大家:如果可以自由選擇,你願不願意作先知?在場所有的人都搖頭。

先知常是倒楣的角色
為什麼?因為先知通常是一種很倒楣的角色,比如說耶利米,他被上帝選來向人傳話,沒有人聽他的,因為上帝要他傳的話語內容並不是什麼愉悅好聽的事情。

他一輩子沒有過什麼好日子,被國人親族嫌惡、被父家兄弟背棄;孤單、沒有成立家室(上帝叫他不要娶妻),終日以淚洗面──他比別人更早看到耶路撒冷的滅亡、猶大人的被擄,他在焦急憂慮之中發出的警訊,沒有人把他當一回事。

先知的身分極其特別,他是神的代言人,也是人的守望代求者,是神與人中間的橋樑,站在世代最前端的崗哨觀望、站在時局的破口之中懇切代求…他所體會的一切孤獨和憂傷,事實上就是神自己的深切感受。

神一切的心意,透過先知讓世人稍微有所察覺:原來神不是高高在上、無情無緒、冰冷的神,祂愛世人,包括我們這些經常忘恩負義的、屬主的人,祂的心裏充滿一個愛人的各樣情緒:對我們轉向偶像時候的憤怒忌妒、對我們的輕慢和辜負感覺到受傷;你愈認識神,會愈發驚訝,原來這樣一位至高無上的、大有權能的神,竟然如此在意我們──我們自以為卑微而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他竟然這麼看重我們對他的心意。

這些信息,都是透過先知,一點一滴告訴我們的。

這是一個非常榮耀的身分,卻也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先知在心態上、或者在實際的生活裏,天天活在被攻擊被追殺的危險之中,天天被置之於死地。但同時,他卻也天天活在與神同行的榮耀之中。極其弔詭,極其矛盾。

站在時代破口發聲
在看耶利米書的時候,有時候不免會打起瞌睡來,因為連日的勞累,也因為書裏面重複的話語太多;更因為我們現在的處境堪稱平安,日子雖不如意卻都還過得去、看不到立即的危險…所以我體會不到他的急迫感。

他心靈的眼目經常在焦慮的凝視之下:看到燒開的鍋從北方而傾、看到如旋風般的戰車馬匹揚起滾滾的塵沙、看到荒涼空虛的土地、看到飛鳥絕滅的天空…一幕一幕可怖的景象在他面前出現,耶和華的警戒一次比一次嚴厲,可是當他轉頭去看猶大的百姓們,卻見到他們還是繼續在高崗上在青翠樹下行淫拜偶像。

他怎麼能夠不心急如焚?

而我在安逸的生活裡面,又如何去體會他的心急如焚?我還是按照每天的進度讀下去,跟著他的腳步走到耶路撒冷的城門口、街市上,聽他向鬧哄哄的民眾大聲疾呼;也跟他到窯匠的家裏,看窯匠如何轉輪摶泥;甚至跟他一起與西底家王差來問話的人會面,一起聆聽他的答覆:

所以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因為你們沒有聽從我的話,我必召北方的眾族和我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攻擊這地…我要將他們盡行滅絕…這全地必然荒涼,令人驚駭,這些國民要服事巴比倫王七十年。(耶利米書廿五章8-11節)

到廿七章的時候、也就是已經把耶利米書讀過一半以後,我注意到其他一些也稱為先知的人,他們同樣在傳講的信息,可是為什麼耶利米如此斷然地宣告:不可聽那些先知對你們所說的話…其實他們向你們說假預言。

他還說:耶和華說,我並沒有打發他們,他們卻託我的名說假預言…這些先知和耶利米一樣都在說預言,他們的話語在哪裡不一樣?

說當說的語
就在第廿七章,那些先知說,耶和華殿中的器皿,快要從巴比倫帶回來。耶利米斥責他們說,這是假的預言。

在那時候巴比倫已經擄去猶大一批王室貴冑,也將耶和華殿裏的寶物都拿去了,但巴比倫王並未趕盡殺絕,他讓西底家登上了王位。

西底家在作王九年的時候背叛巴比倫,十一年巴比倫攻破耶路撒冷,滅了猶大國、擄走其餘的王族和耶和華聖殿的所有器皿、銅柱盆座,等等,完全應驗了耶利米的預言。

我後來旋即領悟了,這些先知刻意避開了過程。他們的話語減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部份,就是神一定要猶大人被擄,受到該受的懲罰,被擄七十年,管教的時候滿足了,他們才能夠歸回。

這些先知不想談到這個部份,他們強調神的慈愛和憐憫,不願意說到罪惡的刑罰和悔改,這樣會讓君王百姓們感受太大的壓力。

會不會神也給這些先知同樣的信息,而他們只想說群眾願意聽的話?我不知道。這只是一個假設,如果我們不肯照著神的心意說真實的話,神為什麼要把他的心意顯明出來?

耶利米為了忠心傳講神要他說的真話,付出很大的代價:他被囚禁、他叫人紀錄的書卷被割破焚燒、他被陷在淤泥之中,他幾乎被置之於死地。不過他這一生是值得的,因為他完成了神所託付的使命,對自己的世代說了他應該說的話。

我們是否也聽見神的呼召?神是否呼召你,好像呼召眾先知一樣,用我們的口向這個世代說當說的話?

(本專欄每隔周六刊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