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男人在團體中成長



日前有機會拜讀貴報所連載的〈為何教會缺乏男性?〉的文章,作者麗莎根據自身觀察,點出許多教會「陰盛陽衰」的問題,並且提出了她個人的解決之道。

雖然麗莎沒有提供較為準確的數字統計,使得文章的公信力可能會受到質疑,但是麗莎所提許多可行吸引男士進入教會的方案,豐富精采,在某方面來說,確實為教會指出了一條值得繼續開墾的道路。

不過,身為一個會上教會的男性基督徒,在看完麗莎鉅細靡遺的分析與建議之後,總覺得內心深處有個地方,沒有被碰觸到,隱約覺得這個地方很可能才是「男人為何不上教會」的真正問題所在。

這個問題若沒有解決,採用再多的方案和措施來吸引男人進入教會,都只是治標不治本─也許短時間內教會裡男人的身影會有些增加,但是日子久了,關鍵的問題浮上檯面,好不容易找回的弟兄們,又一個個離開。

男人不上教會的關鍵
那麼,這個關鍵性的問題是什麼呢?范尼雲所寫的《團體與成長》(Community and Growth)裡有一段話,筆者覺得與我們在討論的問題息息相關。

這段話是:「真實的成長,只有在團體裡的每個成員,都能將他們的心和他們的想法,與團體的使命和精神整合在一起,方有可能發生。只有這樣,他們才會願意選擇這個團體,並且開始為這個團體負起責任。

當人們無法把團體的使命與異象,和他們的生命整合在一起,這個團體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個情感交流的地方,他們來只是因為想找個歸屬。這對每個團體來說都是危機,甚至會阻礙我們的成長,達不到合一」。

男人不上教會,或許真正的關鍵就在這裡。男人覺得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與教會的使命與精神格格不入。

他們來,也努力地停留了一陣子,但是很快就會發現,教會並沒有和他們一起思考如何將教會的精神與他們的生命整合在一起。

來教會為了什麼?
周復一周的主日崇拜、和他們工作似乎無關的講道、團契小組情感交流取勝的分享,以及要他們額外花時間去街頭傳福音,或是參與大型特會的活動,這些都無助於他們融入教會。

反而,他們愈發覺得困惑:自己來到教會到底是為了什麼?

某方面來講,教會裡姐妹多於弟兄,很有可能就是因為,對姐妹來說「情感交流」、「歸屬感」的效果是比較高的;儘管姐妹也會因為不明白教會使命與自己生命關係到底如何而有疑惑,但是姐妹們卻比弟兄更容易滿足於「情感交流」和「歸屬感」,最終選擇留在教會。

下面,筆者將分享自己的經驗,試著從「儀式與靈性操練」、「工作與信仰」、「團體」的角度來談,自己是如何慢慢與教會從若即若離的關係,進展到現在略有起色的地步。

前面的路還很長,許多的問題依舊有待解決,筆者只是拋磚引玉,期望讓更多教會牧者,或是教會會友們一同來思考,面對像筆者這樣曾在教會門外游離的弟兄,我們如何與他們真正地重新連結在一起,是生命與生命相連,而非僅是特別活動、新奇方案,但卻只有表面一時的吸引。

愈唱詩 上帝愈遠?

一、儀式與靈性操練

在過去,筆者上教會或團契,最受不了的,就是主日崇拜的唱詩敬拜讚美、禱告、讀經等「儀式」。筆者知道,對喜歡這些活動的人來講,熱情地唱詩、慇勤地禱告、用心地讀經,能讓他們更親近上帝。

可是筆者也曾同樣試著熱情的唱詩、慇勤地禱告,努力地讀經,如此三、五年,卻從不覺得自己與上帝變得更親近,反而因為這些行禮如儀的活動,上帝在我心中愈來愈無趣、愈來愈沒意思。

「唱詩」、「禱告」、「讀經」和「親近上帝」,是沒辦法直接畫上等號的,有時甚至是減法和除法的問題,愈唱詩,愈覺得上帝好遙遠。

這現象直到筆者讀了魏樂德的《靈性操練真諦》,才開始得到解決。魏樂德跳脫傳統「唱詩+禱告+讀經+禁食=親近上帝」這種公式般的邏輯,他清楚地指出,我們的身體其實是一個能量庫,本來是中性的,但是因為我們在這個許多層面都脫離上帝管控的墮落世界生活久了,我們的身體不知不覺間已經染上許許多多惡習,這些惡習會讓我們的身體一而再地往邪惡、不合上帝心意的方向行動。

操練背後的真正意義
「靈性操練」就是希望藉著適量的「紀律」,在平常日子裡讓我們的身體養成合乎「上帝」、「天國」的習慣,脫去這個世界所教導的「惡習」;當我們的身體愈能夠擁有「天國」的習慣,在遇到困難的壯況、危及的時刻,就愈能夠做出正確的反應,不必被壞習慣牽著鼻子走。

這就有點像一個老菸槍。因為已經習慣了抽菸,突然要他一天不抽菸,他的身體可能就會出現發抖、冒汗的現象。但是一旦他下定決心要戒菸,用跑步、游泳或是其他活動來取代抽菸的習慣,一天又一天,一個月又一個月過去,他的身體養成了不抽菸的習慣,也就不再因為沒菸可抽而渾身不對勁。

可惜的是,教會在推動讀經、禱告、唱詩的時候,往往不注重闡明這些「操練」背後的真正意義,沒有解釋清楚,原來讀經、禱告、唱詩、禁食最大的功能,是要讓我們的身體在平時就浸潤在上帝的法則和教導中,養成天國的習慣,有了這些習慣,我們就會更有能力在這個與天國法則背道而馳的社會中發光作鹽,而不是反倒受其影響。

別再比「天分」啦!
結果,讀經、禱告變得有點像是制式儀式,牧師規定會友就得照著做;再不然就是講究誰有「天分」,能在禱告中聽見上帝說話,或是在讀經時得到亮光。

這些對許多弟兄而言,都是變相的折磨,他們無法像姐妹那麼容易訴諸情感,讀經唱詩時的感動往往不如姐妹豐富,又沒有人把這些「儀式操練」背後的原理解釋給他們聽,讓他們知道自己做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到最後實在受不了,只好選擇離開教會。

其實兩千多年來,教會裡的禮拜儀式,包括唱詩、禱告、讀經,都是有很深刻「品格塑造」涵義的,但是因為沒有把這層涵義解釋清楚,無法讓弟兄的生命與之產生共鳴,進而導致弟兄的流失,說來相當遺憾。

如何清楚將讀經、禱告的涵義陳明出來,讓弟兄心甘情願投身其中,或許是讓弟兄重回教會、留在教會最先要做的事情之一。

工作本身不重要?

二、工作與信仰

工作與信仰之間的關係,一直是教會裡不容易處理的問題。

有人說,教會管理的是天上的事,工作則是地上的事,我們之所以工作,只是為了賺錢養家糊口,以免基督再來前先餓死,再不然就是工作賺錢好奉獻教會,支持傳福音的需要,是不得不然的惡。

當然,也有比較正面一點的說法,認為工作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非基督徒,「辦公室」是個宣教工場,我們工作的最重要目的,就是有機會領更多人信主。

可是,不管是第一種「不得不然之惡」,或是第二種「工作最終是要傳福音」的說法,都把「傳福音」視為第一要務,「工作」淪為次要角色,這和整本聖經一開始,上帝創造人類,要人類「治理這地」的教導有很大的出入。

工作和傳福音應該同等重要,教會更不可以只重傳福音,卻忽略了關顧在職場工作的基督徒,與他們一同面對工作上的挑戰和任務,給予他們信仰的動力和支援,使他們在工作中實踐「治理這地」的大使命。

工作使命擺後面?
然而,觀乎華人許多教會,「傳福音」依舊遠遠大過於「工作使命」,教會會花大筆的預算在傳福音上面,卻很少有教會花時間舉辦與工作相關的研討會,幫助自己的會友找到自己工作上的呼召,或是更有力量去迎戰工作上的種種艱鉅任務。更別提和會友們一起思考,如何將信仰的資源(聖經、神學、教會傳統)轉化成為他們工作中的創意來源。

對於許多喜歡自己工作上挑戰的弟兄來說,教會這樣看重「傳福音」大於「工作使命」的偏差,常會讓他們覺得挫折,教會其實不太在意他們的工作,也不在乎他們在工作上為主的緣故,有了些什麼精采的表現,改變了公司或世界,是上帝在天上都會拍掌叫好的。

教會反而最在意的是:他們有沒有禮拜天來教會聚會,有沒有參與傳福音的活動規劃,在辦公室有沒有盡到「在職宣教」的任務。

可是,對許多弟兄來說,他們的工作是上帝給他們的呼召,是上帝希望他們藉著這樣的工作,展現出上帝賜給他們的潛能與才幹,幫助這個世界在每個層面,都能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他們渴望教會認識、支持他們在這方面的付出,給予他們靈性角度的工作裝備,與他們一同並肩作戰。

職場精兵也是宣教士
筆者聽說過,有位在政商界打滾多年,最後甚至當上某重要政府官員的老弟兄,曾相當感慨。當他還默默無聞的時候,教會對他做的事情總是不聞不問,一直到他有了些名號,教會才趨之若鶩,忙著要以他的見證作為傳福音的「利器」。

社會上不知道還有多少弟兄(甚至包括姐妹),是認真投入自己的工作,全心在「工作使命」上為主為光為鹽,卻在教會裡被視為「游離份子」,沒有得到足夠的援助?我們是不是應該為他們做些什麼,好讓他們覺得教會是他們的重要後盾?

筆者有兩個例子,或許可以作為教會們參考的依據,期望「拋磚引玉」,喚起更多有創意的方式,來關心堅守工作崗位的弟兄們。

第一個例子,是《微笑工作論》裡,知名企業家丹尼斯‧貝克所提出來的。他說如果教會真的看重「工作使命」,其實也應該把每一位在職場工作的基督徒,都視為一個教會差派的重要「宣教士」,用和宣教士一樣的規格,來紀念他們的工作和付出。

貝克甚至建議,如果有哪位弟兄或姐妹,有了新的工作、新的職位,教會也應該在禮拜天主日崇拜的時候,像一般按立牧師或宣教士一樣地,在眾人面前按立這些職場精兵,使他們知道,教會是全力支持他們的職場事奉。

專心牧養會友
另外一個例子,則是著名牧師作家畢德生。畢德生退休前,是馬里蘭州一間有五百名會友的教會牧師。

在他數十年的牧會中,他只開過一次長執會。在那次的長執會,他得到長執們的認可,自己最重要的工作是「牧養」弟兄姐妹的靈魂,而不是開會思考教會策略或是組織架構。

因此,畢德生在講道之餘,花了很多的時間去認識他的每一個會友,努力地探訪他們、關心他們,深入了解他們生命的狀態,包括他們工作的景況,然後以他對聖經的認識,很實際的給予他們生活、工作中有用的靈性教導。

他把做大計劃想大策略的時間,拿來一個一個地牧養會友,這對許多愛辦大型活動的教會來說,真像天方夜譚。

但若不是這樣放膽投入時間在一對一的關係建立上,試問誰能真正了解弟兄們的心,真正明白他們遇到的困境,然後給予他們真正需要的牧養和教導?

靠自己最好?

三、團體

最後,筆者試圖從「團體」的角度,來思考弟兄對教會、團契的參與。

我們都知道,教會是個團體,可是,我們卻從沒意識到,可能有很多人,其實並不真的懂什麼叫團體。

我們是在一個高舉「個人主義」的社會中長大的,雖然從小開始,就在學校中學習過著「團體」生活,但是升學壓力卻讓學校這個本當練習團體生活的地方,變成彼此競爭的環境。

我們努力地靠自己讀書考試,靠自己得高分,藉著擠下別人,來讓自己有好的大學可唸,有好的文憑可拿。

我們看似過「團體生活」,但是卻有大半時間是拿來各幹各的,相互比較,很少有時間是真正拿來練習認識何謂團體,以及如何在團體中藉由與他人相處,建立連結,從中學習生命的成長。

在這一點上,弟兄的問題甚至比姐妹還要嚴重。或許是男女性別差異使然,又或許是整個社會對男性的期待總高過於對女性的期待,弟兄比姐妹更愛靠自己,不愛靠別人。

團體生活能做什麼?
從小靠自己慣了,什麼都能自己來解決,突然之間要他進入教會這個團體,去過團體生活,真的會非常不適應。

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過團體生活,團契時間姐妹們熱情地你一言我一語,弟兄們卻個個呆坐一旁,最期望桌上的水喝完了,搶著去廚房倒水換得一點「呼吸空間」。

面對經過多年「個人主義」洗禮的弟兄,教會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幫助弟兄們重新明白和了解,「團體生活」的意義和目的,究竟為何。

為什麼我們需要有團體生活?團體生活能夠教導我們什麼,是我們一個人的時候永遠學不到的東西?這其實也和「靈性操練」有關。

按照基督教傳統,教會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讓基督徒有個「團體操練」的機會。進入一個團體,我們就是在學習如何放下自己,去認識和了解團體中其他人的想法,讓自己的生命藉由這樣的放下、敞開,得到更大的學習與成長。

在團體中學習「愛」
基督徒常常口口聲聲說要學習主基督愛的樣式,但是只有在團體中─在活生生的人與人互動中去付出、關懷,這樣的愛才是真實的。

一個團體裡有各式各樣的人,也有各式各樣的看法,有的甚至離譜到讓人瞠目結舌。可是,我們願不願意捨己,將自己的時間投入在與這些人相處,與這些人交換意見,陪這些人如蝸牛一般緩步成長?

教會看似一個不講求效率、甚至沒有太多成就感可言的世界,可是就是在這個不講求效率,不講究成就的地方,我們第一次面對了自己內心那個想要贏、想要出頭、想要讓人注意我的欲望,然後有機會真正一步一腳印地對付這個老我,讓自己的心更柔軟,更溫柔,讓自己離天父不計較、不張狂的心更近一點。

在幫助弟兄重新認識團體,重新明白團體操練的意義之餘,我們也要回過頭來檢討一下教會裡太過重視情面,卻將衝突埋在檯面下的風氣。

衝突 帶來成長和更新
筆者工作的公司,經常會因各種緣故而有開會的需要。可是有件事情非常奇怪,那就是女生常常比男生更愛逃避開會。女生喜歡聚在一起,彼此交心,但是不喜歡開會時的砲聲隆隆,覺得那是在破壞關係。

然而,一個永遠沒有衝突,只有你好、我也好的團體,是不會成長的團體,當我們太過耽溺於情感交流,就會犧牲了藉著摩擦、對話、火花得到生命成長與更新的機會。

衝突讓我們有機會正視彼此的不同,在不同之間謀求共識,單單是這過程,就是一種生命與靈魂被擴展的學習,更別說藉由衝突和張力找到的解決之道,常常會是深具創意,甚至更有開創性、更有啟發性、更有豐富性的作法。

當弟兄們在掙扎著學習團體生活時,姐妹們也需要做點調整,放大自己的心胸,容許意見不合與衝突的存在。只是一味追求「合一」的教會,是很危險的教會,畢竟,沒有了張力,就沒有了生命力。

上述三點,是筆者針對如何讓男人開始上教會的一點個人看法,大多是以自己的經驗出發,可能也會有所偏頗(筆者畢竟還是「中產階級」,看到的也比較多是「中產階級」的問題)。筆者的用意,是希望與更多的弟兄姐妹們一同更深入地思考,教會可以有哪些具體的方向和做法,來協助弟兄融入教會。

筆者深深地期望,「男人不上教會」的問題,可以真正轉化成為所有屬基督的教會,一個更新與改變的契機。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