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微小的順服

最微小的祝福


信主的人大致上都知道,順服主是一個重要的功課,因為順服主可以帶來極大的祝福和恩典。有誰不要祝福和恩典?但是在得到祝福以前的這個功課,說實在不是那麼容易一學就會。

原因是,我們裡面仍然潛藏著牢不可破的自尊自大,如同巴刻所說的:「悖逆神的精力仍留在基督徒的屬靈系統中,經常按著不同的年齡和性格蠢蠢欲動,尋找新的發洩。」(《活在聖靈中》,4.聖靈的路徑:成聖面面觀,p.136)。

我們已經重生得救了,可是眼前這一條成聖的道路卻還很漫長,無論是在基督再來以前已經離世,或者當基督再來的時候還在世,總要等到見主面的那一天,我們才有可能完成這個成聖的學習,不用繼續在靈裏和肉體之間掙扎、苦惱。

對於願意追求長進的基督徒來說,掙扎的痛苦何時才能平靜下來、享受安息呢?只有不斷學習順服。

依靠聖靈扭轉悖逆天性
學習順服是很困難的,因為這個動作原本就是逆著人類被罪污染以後的天性,對我們的老我來說是極其不自然的一件事,怎麼樣才把這個悖逆的天性扭轉過來?那只有一個力量的來源:就是聖靈。

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述說了一大段與自己掙扎的痛苦,發出出一個石破天驚的吶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下一句的急轉直下令人錯愕不已: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查經的時候曾多次討論過這中間的轉捩點到底是什麼,最後發現關鍵只有一個,就是聖靈。

所以巴刻又說:「故此,這一場對抗罪性的戰爭是畢生的。可是,藉著聖靈,我們不斷改變自己的性格,也能畢生勝過罪和試探」(出處同上)。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一個保證,是經歷過基督得勝生命的過來人,對我們發出一個溫暖的鼓舞,好像爬山的人在前面攀過一個又一個高峰,回頭對我們還在半路的人揮手,鼓勵我們不要放棄,繼續往前走。

錢少事多外加同工找碴
年輕的時候,一位好友跟我分享她如何學習這個屬靈的功課。那時候她剛從國外學成歸來,又在社會上贏得了一項優勝的成果獎,前途正是一片大好,卻因為願意服事主,因此進了一個福音機構事奉,薪水比原來的工作少了兩倍、工作量卻比以前的多了兩倍…這已經夠委屈了吧?同辦公室的一位同工還不時給她難處。

我的朋友那陣子心情很低落,她常跟我抱怨:這個人年紀比我輕、學經歷也不如我,只是因為業務上彼此相關,我不知道他憑什麼時不時用命令的語氣叫我做這做那的。怎麼會這樣呢?上帝的旨意是什麼?

她所在的機構主管跟另一個機構發生嚴重的衝突,一天之內要把上萬份貨品撤回,運到另外一個倉庫,她跟這個年輕同工一起押車運貨、清點入帳,忙過好幾個禮拜,總算告一段落。很快地,農曆年將近,這位同工向上級請示過以後告訴她,他們還要再去清點存貨,在年前再作一份清冊。她雖然不覺得有這個必要,還是立刻配合,他們到了那個倉庫,在塵埃之中立刻工作。

辛辛苦苦做了一個上午,清點完畢、也入了帳,她想著應該可以回辦公室了吧?因為還有其他的工作需要繼續…這位同工面無表情地對她說:我認為還是需要重新清點一遍。這意思是說下午也必須泡在這個倉庫裡,而且這個要求分明就是在故意為難她…。

她感覺自己瀕臨於崩潰的邊緣,這一大段日子裡所有積壓的不滿即將排山倒海而來,她正想把手上的清冊重重地摔在地上、把所有的情緒用最不好聽的話語飆出來,然後揚長而去…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平靜的力量不知從何而來,一個清晰的念頭忽然進入她的心裏,亮光乍現:這不是出於人,這事完全是出於神。她立刻醒悟了,當下立刻在心裏回應道:主啊!這既是出於你,我願意順服。

她愉快地應聲了:沒問題,我們再做一遍。她在高過人頭的貨架之間、滿布灰塵的地上跪了下來,在清點貨品以前做了一個禱告:主啊!謝謝你賜給我順服的力量。她完成了工作,跟那位同工歡歡喜喜地一同離開。

說也奇怪,從此以後她開始看到這位同工許多可愛的地方──那種固執卻認真的態度、那種一絲不苟的嚴謹;他們後來成為好朋友,彼此在事工上配搭的非常和諧。再過不到半年,上帝的呼召臨到我這位朋友,她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成為一個傳道的人。

先知也是討人厭的角色
我們若是需要順服一位自己向來佩服的人,可能不會太困難,但倘若是一位素來並不認同、也不讚賞的人,偏偏就常在我們不想見到他的時候出現,干擾我們某些不想被碰觸的痛點──往往這種情況發生的頻率很高。因為他們一點也不曉得自己在我們內心評價上的地位,不自量力地跟我們裝熟、自以為很有智慧,講一些自以為很有見地的話語,甚至作出某些並不合宜的建議、批評。這時候我們的反應是什麼?

也曾經遇到過這種情況,而且絕對不只一次,對方以指導的口吻告訴我:你不應該如何如何,你應該如何如何…那個人向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動,卻只喜歡出一張嘴,以權威的口吻告訴你應該這樣或那樣。

這時候就暴露出生命的底線了,當時的反應是發怒──你是什麼人?你憑什麼對我這麼說?抑或是鄙夷──省省吧!你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我才不要聽你的。甚或兩種兼有?

這個時刻我常常會回想起那個朋友的見證,有許多時候上帝就是用我們不以為然的那個人(講白一點就是那個討厭的人),對我們說話。而且那個人還經常走過來,一腳就踩到我們的痛處(反過來想一想,也許就是因為這個人常常踩到痛處,所以我們在內心把他列在拒絕往來的名單上),其實說不定那個人一點也不討厭,他正是上帝所要使用的器皿,幫助我們看到自己性格上的盲點、可以謙卑俯伏在神的面前來對付自己的問題。

唯有倚靠聖靈,這個時刻,靜一靜,聽一下心裡那個微小的聲音,在發怒以前先問一下:你是不是要藉著這個人,對我說出很重要的話語?我是不是應當採納他對我說的建言?如果他說的不對,是不是我只需要讓他自由地暢所欲言,之後再溫和地糾正他就好了?

我常想,舊約裡的先知不就是以色列人眼中那個令他們討厭的角色?因為這些先知總是講一些不好聽的話、碰觸到他們的痛處。

順服的習慣跟謙卑的性格是互為表裏,相倚相成。在教會面對帶領的牧者、在工作職場上面對主管、在家裡妻子面對丈夫…我們有許多機會可以學習順服,當然在作頭的位子上的那個人,才德能力不一定跟他所扮演的身分相符相襯,不免引起我們內心許多波瀾:這樣的人我怎麼能順服?要不要換教會、換工作…甚至換一個配偶吧?

如果我們透過這個人,看到的是那位至高的掌權者,而心裏敬畏─敬畏上帝也尊敬祂所安置的這一位─這人配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那是他跟上帝之間的事,上帝會對付他的;我只要因為敬畏上帝,因而尊敬祂安排在我上頭的這一位,我們必要蒙福,而且是大大的蒙福!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