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神」與「封聖」的光環太沉重



◎殷穎牧師

人類自犯罪失去樂園之後,便開始了造神的運動。第一波便是要造一個巴別塔通天(創十一:1-5),展現人的聰明智慧與能力,不遜於造物之神。當時的優勢是:人有共同的語言,思想意念的交換暢通無阻。

若不是神變亂了人當時共通的語言(創十一:6-9),人類的「進步」應可提前幾個世紀,或許早已超越今日的科學成就;當然,人類也可能早就滅亡了。

在歷史中每一次小有「成就」,人便會大言不慚地說出「人定勝天」的蠢話,自我「造神」陶醉。中國每一朝代的帝王,均自稱「天子」,也是將人提昇到神的位階。而其下的臣子,無不克盡阿諛逢迎之能事,將之奉若神明。「英明神武」、「天生聖哲」之類的諛詞,由古至今,從未停止。

<聖經>中有一明顯例子:當希律王君臨朝廷,向屬下講論了一番,百姓喊著說,這是「神」的聲音,不是人的聲音(徒十二:22)。這正是古今的統治者們所樂於聽到的造神運動之「輿論」。

今天,我們由特定媒體所收聽到的造神輿論還會少嗎?舉凡國家領導者之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以及相關的人、事、物,媒體無不連篇累牘過度報導,以討當權者歡心。這些不都是造神運動嗎?

希律那時聽了百姓的「輿論」後也龍心大悅,「不歸榮耀給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徒十二:23)。這就是人所造之神的下場,足可為今日這群造神輿論者與竊奪神之榮耀者,樹立下一個警誡。

使徒保羅當初便拒絕了人為他造神的鬧劇。由於保羅在路司得醫治好了一個兩腳無力的人,使其可站立行走(徒十四:8-10),「眾人看見保羅行的事,就用呂高底的話大聲說:有神藉著人形,降臨在我們中間了。於是稱巴拿巴為丟斯,稱保羅為希耳米,因為他說話領首。有城外丟斯廟的祭司,牽著牛,拿著花圈,來到門前要同眾人向使徒獻祭。巴拿巴、保羅二使徒聽見,就撕裂衣服,跳進眾人中間,喊著說:諸君,為什麼作這事呢?我們也是人,性情與你們一樣,我們傳福音給你們,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永生上帝。……二人說了這些話,僅僅的攔住眾人不獻祭與他們。」(徒十四:11-18)

在這場獻祭的鬧劇中,充分顯現世人的愚昧與造神的需求。撒但與人類都喜歡竊奪神的榮耀,而這正是撒但與人的大罪(賽十四:12-20,羅三:23)。

次級造神運動

再讓我們看看今日教會內的造神運動。我們都習慣要給予我們所尊崇的人物以特殊的地位;天主教將馬利亞尊為聖母,她的確當之無愧。至於宣告馬利亞無原罪,甚至提升到與神同等的位階,卻無<聖經>的依據,便有待商榷了。而這些都是後人要追封給她的。

今日在教會,人們同樣要給予一些我們所尊敬的人以特殊的位階。凡是在講台上展現能力的佈道家,教會內除了給他掌聲外,也重視他的學位;成為另一種次級造神運動。不管此人當初讀的是何種專業,只要曾有過博士學位,都要誇大宣揚,作為標榜,以滿足崇拜者的要求。

當年宋尚節在美國修了化學博士後,在歸國途中,便將象徵博士榮譽的金鑰匙和獎章棄之太平洋,因他回國後是要傳播福音,而非從事其化學專業。但後來教會還是念念不忘他的博士學位,喜歡稱他為宋尚節博士。

流風所及,那些沒有博士學位的佈道家,便要千方百計去搞一個名譽博士證書。於是六、七十年代教會中到處是「博士」。這是信徒下意識的造神運動之產物,「迫使」神的僕人不得不出此下策,相當悲哀。

如果主的門徒活在今日,我們一定也要將他們塑造成「保羅博士」、「彼得博士」,以滿足某種心理需求。

<舊約>的先知也可稱為神人。第一個被稱為神人的是摩西(申三十三:1),後來有以利亞(王下一:9)與以利沙(王下四:22)都是。

以利亞的行誼,在<舊約>諸先知中尤稱神奇:他曾在迦密山上大顯神威,擊殺了四百五十個巴力的先知(王上十八章),後來又求火自天降下,燒滅了亞哈謝王派來的兩批人馬,計一百人(王下一章),最具神威。

但雅各卻將他還原為一般的人,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地也生出土產。」(雅五:17-18)

神人以利亞之神奇並不在他本人,而在神自己。關鍵是禱告的功效,不是人的能力。將人造成神,是害了這些人。人若自我提高到神的位階,便是自取滅亡。

人除了「造神」有模有樣,且樂此不疲以外,人們也不斷地忙著「封聖」。成聖,是一個基督徒在得救之後要努力達到的目標。成聖需要功夫,因成聖絕非朝夕可達。按人之得救是由於因信稱義,但成聖要憑藉自己的修為才可達到嗎?

由<舊約>到<新約>,遍查<聖經>,都會發覺:成聖也並非信徒個人的功勞。主在大祭司的祈禱中,便禱告上帝說:「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約十七:17)。

基督清楚的表示,只有真理是上帝的道,才可使人成聖,人要遵守上帝的道,堅持神的真理,才是成聖的要訣。當然,遵守與堅持真理是需要功夫的。

<希伯來書>的作者便鄭重提示:「耶穌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聖」(來十三:12)。而彼得則提醒信徒說:「人是照父上帝的先見被揀選,藉著聖靈得成聖潔」(彼前一:2)。

保羅更進一步將成聖定調為上帝的恩典:「但現今你們既從罪得了釋放,作了上帝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而結局就是永生。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典,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羅六:22-23)。

由以上<聖經>的記載中,我們得知稱義與成聖皆為神的恩典,人所有的「功夫」,不過是完全接受神的恩典而已。

在教會歷史中,有許多聖徒留下了他們的典範,而羅馬天主教依據他們的傳統,仍然在封聖。不少聖徒在逝世後,會由教會評估他們在生命中遺留下的典範,經過嚴格的遴選與教廷的議決,再由教宗冊封為聖徒。這種封聖的盛事,至今仍在進行。

按說在教會中,這應為正面的影響,但由於將一個信徒或聖品人過度的聖化,便在信徒的心目中塑造成了偶像。一旦傳出有關聖者的任何負面報導,都會使教會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以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 1910-1997)為例,最近便多少讓一些信徒感到困惑。她一生的行誼,可歌可泣,可圈可點,足當聖徒而無愧。她在印度的加爾各達貧民窟為窮人的服務與犧牲無人能及,為舉世的典範。

她在1979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並將全部獎金捐助窮人。復於1994年6月獲美國國會頒贈「金牌獎」。她於1997年9月5日以八十七歲高齡安息主懷,羅馬教廷於2003年10月20日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將她列入天主教宣福名單,距封聖只差一步。

人人都是罪人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經教廷封聖的人,都應具備完美人格,絕無任何瑕疵,一旦發現封聖者有缺點,便會感到極端失望,而使信心受到嚴重打擊。

德蕾莎修女懷著信仰,百分之百「死而後已」之貢獻不容懷疑,但後來卻發現在德蕾莎遺留的書信中,透露了她在長久的時間中,竟對自己的信仰有所懷疑,甚至還懷疑上帝的存在。

她對自己的信心長期感受掙扎與折磨,甚至在聖堂祈禱時那種感覺也未曾停止。她曾將這種內心空虛的「乾渴」、「黑暗」、「孤獨」、「自虐」,在寫給朋友的書信中宣洩,原希望這些信件可以銷毀,但卻被保留而且公開出版。

教廷對此應感遺憾,但這卻還原了一個真實的德蕾莎:而不是一個被型塑的「聖者」。因為聖徒原本都是罪人,保羅便承認他在罪人中是個罪魁(提前一:15)。

在<羅馬人書>第七章中,保羅將人性的弱點完全刻畫,絲毫不加掩飾,最後他說:「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肢體中犯罪的律)」(羅七:25)。

人人都是罪人,人人也都可成為聖徒;所靠的並非人的冊封,而是神的恩典。德蕾莎修女也會有人的弱點:軟弱、失望,甚至會失落信仰。但靠著基督的恩典,她還是一位聖徒,且當之無愧。我們都是罪人,也都可能是聖徒,所憑仗的只有基督十字架的寶血。

最近有一位宣教士歸天,由於她的行誼十分感人,足堪稱為聖徒典範,教會要為她印一本紀念冊,我也寫了一篇追思的悼詞,文中提到她早年曾與一位青年相識相愛,但礙於差會的規定無疾而終。

教會治喪諸公便將此文刪除,認為有損她的形象。這種顧忌,可以理解;但封聖的心態,表露無疑。人故去了,總要或多或少予以聖化,而不擬還原其真正面目,「造神」與「封聖」才會因而無休、無止。

無論是造神或封聖,都是要為人戴上一個光環,讓群眾崇拜。於是自然而然的,便成為人們的偶像。但這個光環似乎太沉重,且一不小心便可能被損毀或玷污;因為人人都是罪人,連聖徒、甚至聖母都不例外。

我們都要靠神的恩典,才能存活,才能得救,才能稱義,才能成聖。自古至今,有多少被人聖化的聖徒,本都是罪人,都要仰望主十字架的恩典。與其戴上一個沉重無比的光環,遠不如還原為一個蒙恩的罪人,在成聖的道路上定能走得更為踏實。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