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騎士毀滅與重生的選擇

(劇照來源:華納兄弟FB)


劉議鴻(電視電影導演)

由漫畫改編的蝙蝠俠系列電影雖然是典型的好萊塢商業片,但在絢爛的視覺效果與超炫的特技動作等科幻娛樂片不可或缺的元素背後,始終圍繞著一個嚴肅的主題──遭遇苦難,生命選擇走哪一條路?創傷過後,生命將蛻變成什麼模樣?

也因著這個主題,塑造出諸如小丑、貓女、企鵝人、雙面人、毒藤女、急凍人….等等的反派人物;同時也創造出蝙蝠俠這個看似英雄的角色。

漫畫電影雖然是誇張的、想像的,卻將我們內心裡面的那個激烈的戰場具象化。

2945_黑暗騎士_2

雙面人原是充滿理想主義、嫉惡如仇的檢察官。(劇照來源:The Dark Knight Trilogy FB)

站在生命的交叉路口
貓女原本是個認真工作的平凡職業婦女,因為不小心發現了公司的機密,遭到迫害,死裡逃生後變成一位擁有神秘力量的復仇女;企鵝人從小被遺棄在溼冷的下水道,在企鵝群的扶養下長大,最後變成一個社會適應不良的怪人。

雙面人原本是一個嫉惡如仇、打擊犯罪的檢察官,當超過他所能承受的重大罪行臨到他摯愛的人和他自己身上時,嚴重的烙痕造成他原本的善惡界線混亂了,成了一個癲狂的人。

毒藤女、急凍人等等也是一樣,苦難領他們到生命的交叉路口,不同的選擇帶來不同的命運。這些想像出來的反派角色儼然是創傷症候群的受害者。

正派的蝙蝠俠也是一樣,因為小時候父母遭歹徒搶劫殺害的切身之痛,布魯斯韋恩(蝙蝠俠的真實身份)於是決定做城市治安的守護者,苦鍊己身、研發利器,只為成為罪犯的夢魘。

我們是不是多多少少在我們心中也為自己建立了一個形象?特別是在經歷過苦難、經歷過創傷之後;那個心中的形象會不會像貓女、或企鵝人、或雙面人…. 或蝙蝠俠,還是更誇張呢?

新形象的建立
不管怎麼樣,這些創傷症候群受害者當他們新的形象被建立起來之後,他們的共同點就是:開始幹活。他們好像被注入了全新的活力、找到人生的新目標──讓這個世界、讓世人付出代價;改變這個世界成為合他(或她)想望的樣貌,叫他(或她)現在的形象更加合理化。

蝙蝠俠系列電影的第一任導演提姆波頓是打造異樣世界的箇中高手,在他執導的第二集蝙蝠俠電影裡,企鵝人返回人類社群,從被嘲笑、排斥,到被接納、重拾自信,再到取得權力、建立自己的異樣城市,一路上都被野心份子所操弄,直到發現這個黑暗並不在下水道的地底世界,而是地上陽光下的這個文明城市,提姆波頓最後給企鵝人一個十分落寞的結局。

提姆波頓一貫的黑色童話風格,常常帶領觀眾貼近一些殘破的生命,他對於扭曲、變形、異樣人物的喜愛,從早期的【剪刀手愛德華】就可以看得出來。

從他的電影裡你總是可以感受到他對於營造一個異樣世界的用心,然而這個異樣世界並不是無中生有的,它或瑰麗或怪異都是為了呼應這些變形或殘破的人物而生的。

這種對於殘破生命的關照在接手的蝙蝠俠系列電影導演喬伊舒馬克手上已蕩然無存,一直到第三任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藍才再度被延續。

2945_黑暗騎士_4

電影如同宣告末世危險的景象。(劇照來源:The Dark Knight Trilogy FB)

貼近殘破生命
特別是在最新一集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裡可以看到許多深刻的探討。克里斯多福諾藍的導演手法與提姆波頓截然不同,相較於提姆波頓的抽離現實,克里斯多福諾藍顯得寫實多了,他似乎更熱中於將這些明明是虛構的漫畫人物放在真實的手術台上,進行解剖。

【黑暗騎士】由銀行打劫開場,歹徒個個面戴面具不知誰是誰,每個階段任務一完成他們就把同伴殺掉,彼此殘殺是為了存活?為了獨享利益?還是只是好玩?

電影一開場好像是在宣告末世危險的景象──那時的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性情兇暴…..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而真正最危險的人物就是那個不要錢、不怕痛、不怕死,只想讓世人墮落、看到世界毀滅的──小丑。

從多年前傑克尼克遜飾演的小丑到現在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幾乎都喧賓奪主搶了蝙蝠俠的風采成了電影主角。在一張塗上白色顏料不見血色的臉孔上掛著用刀子割出嘴角向上翹的血盆大口,小丑的臉譜似乎暗示著一個被環境折磨、苦待的人用暴力來獲取快樂。

電影裡導演讓小丑有好幾場自我表白的戲,從小時候在家裡遭受虐待,到長大受到妻子的打擊,小丑坎坷的經歷讓人聽到鼻酸。苦難不請自來時我們要如何面對?我們的生命要選擇走哪一條路?

2945_黑暗騎士_3

小丑的臉譜暗示著一個被環境折磨、苦待的人用暴力來獲取快樂。(劇照來源:華納兄弟FB)

苦難時的另一種選擇
有的人在軟弱時容讓黑暗的力量介入,仇恨、苦毒的能力似乎也能叫一個人從癱瘓中站起來,似乎也能叫人勝過傷口的疼痛,不過這個力量卻是極其邪惡的,是通往毀滅的,就像電影裡的小丑所擁有的一樣。

有些宗教教導人遇到疼痛時可以轉移目標觀想美好的事物,漸漸地疼痛就會遺忘了;也可以正視疼痛本身,當你認真觀想疼痛,品味它,你會發現疼痛不過是一些連續性或間斷性的訊號,久了,這些訊號對你來講會產生不了作用,失去意義,疼痛也就不見了。

這些類似修行者所用的方法有可能是有效的,不過仍是危險,或許小丑會這麼強,也是因為受過這般熬練,當傷口、當血跡、當疼痛、當生命對一個人來講都不再有感覺,甚至只變成一些元素或訊號,我想這個人也失去了對愛的感覺。

勝過黑暗的力量
「這等人的心如被熱鐵烙慣了一般。」或許這般人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還擁有超凡的能力,但是卻可能成為一個冷血、自高自大,甚至喪心病狂之徒。

電影裡小丑對人性的挑戰輸給了蝙蝠俠。當一艘載滿罪犯和一艘載滿一般市民的船上都被裝置了炸彈,小丑各給他們引爆對方船隻的搖控器,限制他們逃生,唯一的存活機會就是先將對方炸毀,在經過一翻掙扎之後,兩艘船的人都放棄按搖控器,載滿罪犯的那一艘竟然還把搖控器給扔了。

這場戲很令人感動,重重地打了小丑一個耳光。沒有人願意為了茍活去流無辜人的血。我想,導演在此讓我們看到苦難來時的另一種選擇。

基督徒常說:苦難是包裝的祝福。聖經裡約伯記可說是這句話的最佳註解。苦難可以創造出一個像小丑這樣的復仇者、毀滅者、咒詛者;苦難的經歷也能使得一些人變為眾人的祝福和安慰者,這樣的見證很多,不是嗎?我想,唯有倚靠上帝的人是最蒙福的,將創傷、疼痛、苦難都交托給 神,祂負責,我輕省。

2945_黑暗騎士_5

(劇照來源:華納兄弟FB)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