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ㄟ,要吃一碗豬血湯嗎?—對基督徒飲食問題的探討



到底我們能不能吃「祭拜過的東西」和「血的相關製品」?到底基督徒可不可以吃豬血湯和豬血糕、吃家裡拜拜過的祭物?這個問題常常困擾著我們。

聖經上記著說「論到一切活物的生命,就在血中。所以我對以色列人說:無論甚麼活物的血,你們都不可吃,因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利未記十七章14節)

是否因為這樣,我們從此就必須跟大腸豬血湯絕緣了呢?舊約經文常常讓我們陷入表面的瞭解,如果我們太侷限於字面意義的瞭解,就會像某一些比較極端的宗教團體一般,引此經文作為「禁止輸血」的依據,他們認為輸血便是「用血來餵養」,甚至不惜讓病人失去生命,也不願意隨便輸血。

在生活上分別為聖

一些聖經學者對這個問題有相當深入的研究,學者R. S. Driver認為利未記十一章與申命記十四章的飲食禁忌,只是因為「這些動物中,有些是有不潔的嗜好,其它本就是不衛生。這些有不潔嗜好或本身就不衛生的動物,當然就不可吃。吃了,當然就不好。」但是,利未記十一章的飲食規定,重點並不在衛生問題,乃是在教導人知道何種動物為「不潔淨」、「可憎」。

禁吃這些動物應當是在生活上「分別為聖」的初步。R. S. Driver還有第二種解釋:「有些情形,禁吃這些動物的動機乃是宗教的。就像蛇在在阿拉伯宗教中乃是超自然邪魔的化身,或者在他宗教中有祭典重要性。對這些東西的禁止,就是有意反對這些信仰。」

F. J. Simoons則認為:禁吃豬是因為豬是雜食動物,所吃的東西與人類吃的食物差不多,多屬高級食物,在巴勒斯坦水土不佳,以致稻麥蔬果種植不易收成不豐之下,養豬變得很困難也不經濟。因此,以色列的宗教先賢便把豬歸類在不潔淨的禁吃行列。但是,以色列學者Jacob Milgrom反對這種說法,他認為這些動物被列在禁吃菜單上的真正原因,乃是這些動物均不在聖經獻祭的祭物名單上。

對以色列人而言,只要不能獻祭給耶和華神的,他們也不吃。所以,動物中大概只有牛羊,鳥禽類大概只有鴿子可以吃。水產類則只有有翅有鱗的可以吃,然而舊約中從沒提過用水產類來獻祭。

Mary Douglas則指出聖經中常有要求分別、整全、與完美的經文。對照利未記十一章與創世紀一章,我們可以發現聖經把所有動物分類為地上、空中、與水裡等三類。每一類都必須各照其類,不可越界。鳥有翅,就不當有手。

因此,蝙蝠就是不純的種類。水中之魚就應該有翅有鱗,無翅無鱗者便為不潔。陸上動物就應該倒嚼分蹄,不倒嚼分蹄者便是可憎之類。因此人應避免吃這些動物,以免有份於不倫不類。分別為聖的意義,在此顯現人應該嚴守上帝所造人世與萬物之倫理與秩序,而遠離混沌與雜亂無章。

對生命的尊重

不吃血,乃是對生命的尊重。這一點可能是利未記規定人不可吃血的最重要理由,血是上帝特賜,讓人可以拿到祭壇上獻為人生命的贖罪祭(參利未記十七章11節)。人虧欠了上帝的榮耀,虧欠了上帝創造的原本美意,以古代公義的法律精神來說,達到公義的最簡單的作法便是報復律,一命還一命。

然則,上帝在「報復律」之外提供了另一種恩典,就是「替贖律」。我們的罪,可由犧牲被指定的祭物生命來取代。在舊約中被指定的代罪祭物(牛、羊)到了新約就由神的兒子耶穌為我們贖罪,所以對於吃血的問題,聖經提到人要得到救贖只可以,也必須喝「耶穌的血」,唯有喝耶穌的血才能有永生(參約翰福音六章34-59節)。

透過上述學者的研究,我們應當能夠穿越經文表面的意義,瞭解主真正要告訴我們的真理,而這一切真理,都在耶穌基督的身上顯明了。由此可知,飲食禁忌的經文重點並不在於吃喝什麼東西,而在於過聖潔的生活,誠如聖經所說的「因為上帝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馬書十四章17節)。

而聖潔的生活是來自於我們的所思所想及我們與上帝的關係,至於吃不吃血或是帶血的祭物對於我們與上帝保持親密和諧的關係,並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無人因律法稱義

用保羅的話來說,無人能因守律法而被上帝稱義。「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三章20節)。也就是說,我們不會因為不吃豬血湯就得到上帝的喜悅,不是嗎?上帝根本不在乎你的牛排是幾分熟,你們家拜拜的祭物,是用豬公或是旺旺仙貝。

使徒保羅早就說過 :「我憑著主耶穌確知深信,凡物本來沒有不潔淨的;惟獨人以為不潔淨的,在他就不潔淨了。你若因食物叫弟兄憂愁,就不是按著愛人的道理行。基督已經替他死,你不可因你的食物叫他敗壞。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毀謗;因為上帝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在這幾樣上服事基督的,就為上帝所喜悅,又為人所稱許。所以,我們務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建立德行的事」。(羅馬書十四章14-19節)

台灣基督徒的比例非常低,我們生活在祭拜偶像的大環境當中,能不能吃祭物、豬血湯這一類的飲食禁忌,不應當成為我們傳福音的障礙。

注目在耶穌身上

若我們注目在耶穌的身上,就可以解答我們一切疑惑,讓我們真正進入經文的深度意義。施洗約翰是苦行者的典範,他只吃蝗蟲和野蜜(馬可福音一章6節),蝗蟲應當有蛋白質、野蜜可能也蠻好吃的,不過他的毅力和對上帝的國的瞭解可能才是支撐他做工的重要原因。

耶穌比他晚來,也被約翰視為一個重要人物,但是耶穌所宣講的、所做的竟然跟他所苦修的相差甚多,難怪約翰派他的門徒去問耶穌:「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馬太福音十一章3節)。

耶穌以他與天父的親密關係回答這個問題,耶穌說:「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太十一4-6)。

在約翰與耶穌的身上我們也見到苦行者與信心的差異:「約翰來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說他是被鬼附著的;人子來了,也吃也暍,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總以智慧為是。」(馬太福音十一章18-19節)。對許多人來說,總是比較接受約翰這種苦行者,許多人認為一個敬虔的宗教人士應當禁食、只吃特別的食物、或是鞭打自己、刻苦生活。

人們總是從外表來判斷一個人的價值,法利賽人也是如此,在法例賽人的眼中,凡職業是:「擲骰子賭博者、放高利貸者、舉行賽鴿者、牧人、稅吏、徵稅員、賣獎券商、編織工、剪羊毛工、放血師、澡堂服務員、製革匠;甚至醫生、船員、車伕、駱駝隊嚮導、屠夫等等」都是罪人(參見Grundmann著Das Evangelium nach Markus一書)。

但是耶穌來,他從不因為一個人所從事的職業或品德及其生活方式,而把他拒絕於天國門外,他向所有的人傳揚福音,宣布天國臨近的好消息。

主的寶血讓我們潔淨

耶穌不從事苦行、正常吃喝,與法利賽人吃喝,也與所謂的罪人吃喝。我們在耶穌基督的身上,看到上帝的奧秘。因為祂是潔淨的,所以他不必與那些不潔淨的人保持距離,他並不會因為和那些沒有遵守潔淨規矩的人在一起,而變的污穢,耶穌的潔淨是來自他與上帝保持親密的關係。

作一個基督徒,我們是否還記得,主在十字架上的寶血,已經讓我們得到潔淨。如經上所記「若山羊和公牛的血,並母牛犢的灰,灑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 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希伯來書九章13-14節)。耶穌,是讓我們得到真正潔淨的唯一途徑。

耶穌的心中充滿了自由,沒有恐懼,他不受飲食的控制,也不怕接觸各式各樣的人。他是一個非常堅定的人,不會因為接觸他人而失去自己的原則,而且耶穌也不怕受人批評,他不尋求當時社會有權有勢的人或虔誠猶太教徒的認同和肯定,因此不受到這些慾望的制約。因為他堅持的是「上帝的立場」,所以能夠很自在地去做他認為對的事情。

你常常活在恐懼中,怕被人批評嗎?如果我們很清楚自己的立場、如果我們知道我們與上帝同行,那麼我們便能夠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式。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麼無盡的懼怕便會臨到我們身上。同樣地,當我們明白帶給我們自由的是福音的真理;改變我們的生命的是愛與心靈的釋放;而不是經由限制我們的吃喝,來提升我們的生命。那麼,飲食這類的限制便不會對我們造成拘束。

在生活中結出果子

如果一個生活在傳統信仰的家中,家人都吃拜過偶像的祭物,他也跟著吃大腸豬血湯、米血,但他每一天的生活,都充滿聖靈所結的果子,讓人時時感受到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與節制,那麼吃什麼又何妨呢?相反地,一個內心充滿不安,常常批評別人、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就算天天禁食、只喝水,又有什麼意義呢?

耶穌不正是這樣教導我們嗎?他說:「你們也是這樣不明白嗎?豈不曉得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因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廁裏(這是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又說:「從人裏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因為從裏面,就是從人心裏,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凶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裏面出來,且能污穢人。」(馬可福音七章18-23節)明白上帝的旨意,並且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將讓我們遨翔在自由的天空。(中和長老教會牧師)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