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讓我們與人和好



對H姐妹心存疙瘩,同時夾雜著不滿與受傷的情緒,我開始閃躲她,只要她會出現的場合,我會盡可能缺席;在教會,她若從前門出現,我便悄悄挪移身軀,從後門溜走;主日崇拜時,我選擇與她相距遙遠的位置落座,避免打照面。

咫尺天涯的二顆心

散會後,我若正與別人高談闊論,不巧她從旁邊經過,我正飛舞的雙手便會倖倖然地懸在半空中,笑容立時僵住。這種彷彿跛腳的教會生活,我過了若干年,除了偶而感到遺憾之外,我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道不同,不相為謀」,人嘛「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我還為自己能夠「不去張揚,不去攻擊」的氣度感到沾沾自喜,反正相安無事,為了神的榮耀,不要絆倒人,一切冷處理。

間或有1-2位關心我們的同工和肢體,主動詢問了解,甚至試探性地規勸,我都振振有詞,極力反駁,並不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

最迫切待完成的願望

暑假正在倒數計時,一天與牧長T姊相約喝下午茶,閒話家常聊起她即將面對一個危險的手術,在這個「人命交關」的時刻,她及其夫婿私下談起預立遺囑的嚴肅話題,二人共同的心願竟然是「白潔與H姐妹和好」!

我和H姐妹都不是他們的至親,竟然被列入遺囑排行榜的榜首,意即這是一件「最大、最迫切待完成的願望」!

在這個鳥語花香、充滿恬靜安詳的午後,這一句溫柔的話,我受的驚嚇卻非同小可,雖然沒有當場飆淚、痛哭失聲,心中卻驚滔駭浪、澎湃洶湧。

原來這一段年日以來,為著我們的不和睦,牧長心中十分痛苦憂傷。我卻完全沒有覺知,還逞著心中的私慾,任意妄行。

原來我的率性而為,不願意悔改,不是我一個人或我們兩個人的事而已,乃是基督的身體,就是教會。

我讓我們屬靈的家都一同受痛苦,如同那根長了大膿包的小指頭,又腫又痛,使得全身都不安舒,教會因我而受苦,耶穌的心在淌血!

與人和好何等美善

這一段逃脫與疏離的歲月,我真的那麼逍遙灑脫嗎?我真的一點都不受虧損嗎?因為不願意面對H姐妹,我過著躲貓貓式地教會生活。

其實看起來是我自發性閃躲,發球權似乎在我手裡,仔細思量,我竟事事受她牽制,一點都不自由。幾乎全面撤退,我錯過許多與弟兄姐妹「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的教會生活。

當我敵視他人時,增添許多愁煩苦悶,內心常常失去平安,那滋味可是一點都不好受。我執意硬著心,不肯體貼主耶穌的心腸去尋求和睦,卻使我個人靈裡受壓甚重。

這一段時間,我所服事的群體之間也在同樣的問題徘徊,甚至出現分道揚鑣等令人痛心的事,面對如此不堪的場面,我竟然完全招架不住,備感挫折。

今日神給我機會,認真面對自己,我似乎有所領悟。因為我不肯悔改,我便無力服事同樣處境的族群。孔老夫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聖經說:「我若心裡注重罪孽,主必不聽」(詩篇六十六篇18節)。

在聖潔的神面前,因著我的硬心,不肯認罪悔改,失去神的同在與祝福,我與我服事的對象都同受虧損。因為除了上帝自己動工之外,我能拿什麼服事,並且產生果效?

從心決志順服

歌羅西書三章13節「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要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主的話很明白,我與人有嫌隙,不是我個人的事而已,乃是一件很嚴重的事。

因為主耶穌再一次受苦、基督的教會受苦、牧長的心憂傷、肢體一同受虧損,並且讓撒旦得著機會羞辱教會。「永生上帝是輕慢不得的」。祂要他的兒女之間「彼此包容,彼此饒恕」。

正如主耶穌無條件的饒恕我們一樣,我感到驚怕,不敢再任性而為,現在不是去爭論誰對誰非,誰該先道歉的時候,這個節骨眼,我們都錯了,都得罪上帝。

我自己的部份,「快快順服,快快蒙福」準沒錯,我要先向神認罪,與聖潔的神和好,同時必須照神的話去行。立即採取行動,尋求和解。

雖然非常拉不下臉、放不下身段,超怕尷尬場面。然而,這既是主的命令,馬丁路德的名言:「這是我的立場,我別無選擇,願神助我,阿們」!

我別無選擇,只有靠著上帝的幫助去尋求和解。台語俗語說:「打斷手骨反而勇」,有裂傷之處,得醫治之後,斷掉的骨頭修補後成長地更加綿密,更強壯。

日後這個關係復合的經歷,反而讓我們二人建立起更強韌的情誼,甚至使更多人同蒙造就。畢竟,「她是我的姐妹,不是仇敵」。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