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中的酗酒成癮者



在結婚或各種喜宴上喝酒,是成為家庭行為的一種表達,或是完成某種任務的慶祝活動。但是喝酒量的多寡可能導致不同的結果。

酒癮和婚姻後果有直接的關係,大都是負面的影響,然而也有許多酒癮者的婚姻,仍然保持完整和穩定。特別是家庭系統觀學者,認為酒癮在婚姻裡扮演諸多角色,可能是干擾,但也有可能是穩定的。

品酒或酗酒?
無論是婚前或婚後開始的酒癮,與四種婚姻因素都有關係,很多酒癮和婚姻功能的研究聚焦在酒癮對「適應歷程」的影響。

早期研究發現,當討論到酗酒問題時,酗酒的配偶(通常是丈夫)會藉酒裝瘋,因此傾向於比較負面和敵意的態度,而非酗酒的配偶(幾乎是妻子)則傾向於比較正面。(Billings et al., 1979; Frankenstein, Hay, & Nathan, 1985)

有些在實驗歷程中顯示;當配偶互動時喝酒會有負面的表現;有些顯示沒有差異;有些則更能專住於問題的解決。所以酗酒本身是異質性的疾患,對婚姻有不同的影響。以酗酒狀況來分有兩種:1.穩定模式2.偶發性模式。所謂穩定喝酒者就是每天喝等量的酒,偶發喝酒者既為暴飲,這兩者之間發現有明顯的差別。

偶發喝酒者與暴飲者對婚姻來說,暴飲者有比較明顯的負面影響。另外,在某種狀況下穩定喝酒者,似乎有比較正面的影響。此外,在實驗歷程中,暴飲夫妻的互動模式顯示強制性的控制,就是喝酒者對不喝酒的配偶會有強制性的行為。穩定喝酒的夫婦之間的互動,則顯示高層次的問題解決,也就是雙方能更專心的解決問題。

長期暴飲帶來的影響
一般認為暴飲模式可能有長期負面的影響,而穩定模式可能有長期正面的影響。雖然如此,事實如何還是須要進一步驗證,所以在此提醒;兩種模式可能都有正面或負面的後果。

穩定模式的酗酒者他可能有的正面影響;就是酒後使他能成功的處理家庭問題,然而也有可能在他酒醒後就喪失了這種能力。穩定模式的酗酒者中,妻子對婚姻的滿意度,以在外喝酒的比在家喝酒的滿意度來的低。另一種會影響酗酒者婚姻的適應功能就是性方面的功能,例如比較多性失能、性無能、較少次數的性交、較少的性滿足(O’farrell, 1990)。

另外有些生理、心理原因也造成以上問題,特別是人際因素扮演重要的角色。就婚姻暴力與酗酒的關係而言,婚姻暴力對個人和婚姻功能的影響,越來越受到大眾的認識(Leonard & Roberts, 1998)。

婚姻暴力與酗酒的關聯
男性酗酒者性失能和其他性失能相似,然而男性婚姻的不協調,通常是因為有一個配偶酗酒,造成的不協調而導致的性失能。例如男性暴飲與婚姻暴力,和敵意及負面的影響有高度的相關連(Leonard & Blane, 1992),由此可知酒精與某種長久傷害是相關連的,它可能影響婚姻的功能。

暴飲比穩定飲酒者似乎隱藏反社會人格異常(如敵意、衝動、社會干擾)。暴飲者也顯示有家庭酗酒的歷史和提早發作問題行為,穩定喝酒者有被動依賴人格特徵。因此,酗酒發作的年齡、家庭歷史、反社會人格特徵,可能會主導酒精對婚姻功能的影響。

壓力生命事件可能在酒精和婚姻功能之間扮演重要的角色,當酗酒者發現緊急、嚴重的壓力源和高度的威脅時,其困難與酗酒的復發是相關連的,這個研究質疑由於壓力影響使婚姻不合,進而影響酗酒復發的可能性。也可能是婚姻事件本身,如果是受到足夠嚴重和威脅時,也會導致復發(relapse)。

酗酒者的內外在因素
其他的研究認為;酗酒復發與配偶之間的人際關係有關。有高情緒表達(比較情緒化)的酗酒者比那些低情緒表達的酗酒者,有比較高的復發率(O’Farre Cutters, Holley, & Fals-Stewan, 1996)。

至於配偶的選擇,早期理論傾向聚焦在女性選擇酗酒的男性。他們認為女性之所以選擇酗酒的男性,是為了對抗依賴或控制衝突,妻子需要丈夫繼續喝酒,來逃避她們自己的再補償作用,因為她選擇酗酒丈夫就不必要做個好家庭主婦。而酗酒者的女兒找酗酒先生,是因為她習慣了這種家庭模式。

(本專欄由台灣約明教牧心理研究院院長戴俊男博士口述/陳玲玲整理,下此登出時間為3030期,歡迎讀者來函回應)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