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看了電影才知道,原來在日本,往生者的遺體是在家屬的面前清潔與化妝的。整理遺體的人,最後要將遺體安置在棺材裡,因此稱之為「納棺師」。納棺師為死者擦拭身體,使他換上清潔的衣服;輕撫死者的手,為他安排一個安息的姿勢;又清潔死者的臉,為他化妝,使他用臉上殘存的一點紅潤向家人告別。

 因此納棺師不單單服務死者,也代表著家屬與死者作最後的交流。納棺師看盡人間生離死別時的憾恨與悲傷,自己也不得不在與死亡長期的會晤中探索生命的價值。

失意又迷惘的大悟

 東京交響樂團的大提琴手小林大悟,在樂團解散之後覺悟到自己能力的極限而放棄演奏家之路。他賣掉名貴的大提琴,突然感覺到放棄夢想的輕鬆,如鮭魚一般本能地返回偏遠的故鄉,與溫柔婉約的妻子一起住在母親過世後留下來的老房子。在這充滿回憶的老家,滿屋都是父親的影子,那卻是一個為了外遇而拋家棄子、不堪回首的父親。

 母親堅忍地撫養他長大,他卻沒有見到母親的最後一面。他在意外的機緣裡成為一位納棺師,為許多死去的人送行,自己對未來卻既恐懼又迷惘。他自嘆,鮭魚對抗生命的河水力爭上游,一心要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卻在那裡死去。既然都是死,何必辛苦?

送行,也是一種專業

 不難理解,即便在尊敬各種「達人」的日本社會裡,納棺師仍是一種不受人歡迎的職業。人們天然地認為,這一行「靠死人吃飯」、「為自己贖罪」、「髒死了」。雖然有豐厚的報酬,大悟寧願將自己的焦慮、矛盾與掙扎,悄悄地積壓在自己心裡,也不敢向妻子透露自己的工作。

 然而這一行也有一種令人著迷的魅力。每當家屬們好奇地探頭觀察納棺師安靜無聲地清理大體,在那個冷靜、專注、體貼的寧靜時刻裡,納棺師的手每一次觸摸死者的身體,都能撩撥家屬充滿爆發力的感情。納棺師的專業,使凝重的情緒化作了莊嚴的典儀,與親人永遠別離的悲傷隨著儀式的推進而健康地釋放。

 「謝謝你」,家屬對納棺師說:「我從來沒有看過她這麼漂亮」、「我們從前一直吵架,直到現在才正面清楚地看著他的臉」、「我終於確知他的確是我的骨肉」。納棺師用嚴肅的專業幫助死者美麗的離開,成為對家屬最大的安慰。

送行者的體悟

 大悟懷孕的妻子質問他:「你的工作能夠讓孩子感到自豪嗎?」大悟沒有回答。直到可愛又殷勤的澡堂的老板娘過世,妻子親眼看著那曾經是演奏家的丈夫,細膩又溫柔地清理老媽媽的身體,為她戴上常用的領巾,輕輕地塗上口紅時,觀眾的心與大悟的妻子一起感動了。

 因為若非死亡將我們分離,愚昧又自我的人性就永遠不能明白,原來我們對於彼此的存在是如此地依賴。

父親的大提琴

 大悟恨他不負責任的父親,在拋家棄子之後三十多年來都沒有和家人聯絡。父親與外遇的對象分手後不敢回家,但其實母親一直愛著父親,總是整理好父親的東西等著他回來。

 兒子一心想拋棄對父親的記憶,失去父親的痛楚卻總是毫無防備地回來襲擾。大悟抗拒對父親的回憶,卻無法抗拒父親送的大提琴,在愁煩時拉著大提琴成為他最後的安慰。

 大提琴低吟的音色訴說著深沈的心情,總是說不清楚究竟是愉悅還是悲哀? 啊!原來鮭魚力爭上游,不是為了死亡,而是為了回家。我們的內心深處都渴望歸屬,卻為了自己的尊嚴常常破壞彼此的連繫。既然死亡一定會使我們分離,何必趁現在?

「他是我爸,沒錯」

 一封意外的通知書帶來了父親的死訊,也揭露了父親成謎的行蹤。原來父親一直孤單著活著,也從來沒有停止掛念他的兒子。大悟站在這個陌生男人的面前,卻也無法記起父親的容貌。

 大悟親手處理父親的大體,為他刮鬍與擦臉,冷靜的雙手與簌簌的眼淚交織著兒時的情景與抑揚的琴聲,父親的臉從淡去的記憶中漸漸浮現。

 「他是我爸,沒錯。」在重新記得父親面容的那一刻,一種終於歸家的喜悅也油然而生。如果最後的送行就能夠帶來這樣的安慰,我們為何不能現在就懂得相愛相攜?

人性歸家的呼喚

 可嘆人類最單純與最真誠的人性,在汲汲營營的現代生活中似乎也像大悟父親的面容一般,已經漸漸地從我們的記憶中抹去。

 如果《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能夠喚醒我們對於純潔人性一點點的眷戀與盼望,我更盼望人們能夠從背負十架走向各各他的耶穌基督身上,體悟到上帝對人類苦難深厚的認同,以及祂不斷地邀請人性歸回永恆之家的深情。

值得珍藏的佳作

 本片導演瀧田洋二郎善用意象與暗喻,用極簡的敘事風格冷靜處理禁忌題材,處處引發觀眾的感情卻不流於煽情。精緻細膩的劇情與層次豐富的對白使人覺得回味無窮,都歸功編劇小山薰堂的鬼才。

 男主角本木雅弘內心戲的演出豐富而細膩,其他的演員也都展現鏡頭前極強的說服力。偶而穿插的調皮對白讓觀眾又笑又哭,再加上作曲名家久石讓絕對無法抗拒的浪漫配樂,與使人衷心同意本片應獲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殊榮。的確是一部值得珍藏的佳作。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