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主是智慧的開端

信主是智慧的開端


我從小住在金門金沙鎮「沙美」海邊,這裡算是金門最荒涼的小魚村,人稱它為「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夏日黃沙滾滾,冬日煙霧茫茫,住在這裡的人大多打魚為生,年輕一代,知識份子都往台灣謀生,老一代則多數文盲。

在這裡從來聽不到有什麼天主教基督教,唯一有的就是大廟小廟,甚至狗廟,馬廟,猴子廟,愚民的習俗,拜狗,拜馬,拜猴子,遠超過拜死人。

我很年輕就出嫁,我先生是阿兵哥,人稱他「老芋仔」,在當時嫁給阿兵哥是很不體面的,會被人歧視,稱我「老芋仔婆」,為此經常與人吵架,我的個性很倔強,脾氣很壞,無論吵架和打架從來不認輸,在家裡也一樣,經常和「老芋仔」吵架,每次吵架後就賭氣要出家,有一次在一怒之下真的剃光頭出家。

最後,還是「老芋仔」到尼姑庵把我扛回來,買一個假髮給我帶上,才平息風暴,從此他也被我的個性嚇壞了,每當我發脾氣的時候,他就挺起身來忍受讓我打幾拳、咬幾口,他說革命軍人要有「流血不流淚」的精神,雖然如此,家裡的大鍋小鍋碗盤餐具卻經常要重新買,因我是個吵架甩東西的能手。

信主前脾氣壞

有一天我聽說有基督教的人要到我們村裡來演講,打鼓敲鑼、彈琴唱歌,十分有趣,想不到在這個「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竟然還會有基督教要來,我也很好奇地跑去聽他們講故事,覺得很不錯,因為他們說上帝愛世人好像母雞愛小雞一樣,我越聽越感動,覺得所有的話都是在對我講的,於是我就找他們要教會的地址,每週去做禮拜,週間參加讀書會。

我的學歷很低,生長在傳統重男輕女的家庭,女生能夠讀國中畢業,已稱得上是村裡的「女狀元」,其實我並不笨,信主半年之後,我的悟性上有很大的進展,不但聞多識廣,更深切了解到,一切隱藏和明顯的罪惡,如嫉妒,貪婪,暴躁,好像全集在我身上,我要重新做起痛改前非,不再「含怒到日落」,也再不打老公不甩東西。

老公看到我改變覺得不可思義,我則說:「這只是信主智慧的開端,真正蒙福的大事還在後頭呢!」為此,他也搶著要去信耶穌,我們每週同進同出,引起村裡好奇的眼光,說我們是信了「麵粉教」。

信主後痛悔前非

信主第二年,「老芋仔」部隊調回台灣花蓮,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也不得不被逼離鄉跟他到了台灣。

到台灣第三年,老公忽然因腦中風過世,這真是晴天霹靂,那年我才二十五歲,實在受不了這個天大的打擊,幾乎要崩潰了,我覺得世上甚麼都沒有意義,也覺得耶穌不能救我,每天神色恍惚,腦中一片空白,從此離開了教會。

我走進了死亡的幽谷,我的心情陷入了低潮,我決定要自殺,我不願苟且偷生,我把家裡能送的東西都送光了,唯有留下一本日夜從不離身的「聖經」。當我把要自殺的一切預備好後的當夜,我做了一個夢,這個夢清晰而真切。我看見一片寬闊的土地上,天剛剛開始亮,太陽一點點的亮光,從雲層中直直透射下來,滿目耀眼的條條金色彩虹,逐漸顯現,顯得奇異又漂亮。

第二天,我老公的部隊長來慰問我,關心我的生活,他不是基督徒,但依照政府規定,軍人眷屬老公死了遺眷是要受照顧的。在談話中,我把夢境講給他聽,他哈哈大笑恭喜我說:「這是你們的耶穌顯靈了,現在你正是天剛剛亮,將來必會有彩虹般的好運射進來。」

不管他如何解夢,我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晶然淚下,我想起聖經裡講過洪水的故事,上帝在大洪水之後,用「彩虹」作記號和人立約,想到這裡,我忽然覺得激動不已,令我深切知道,上帝仍然愛我,

是的,我雖然失去了世上的一切依靠,但上帝的恩典從沒離開我,所以祂用彩虹來啟示我。於是我從消極頹廢中站了起來,上帝的愛充滿了我,我決意離開這個傷心地,到台北謀生,就這樣,上帝使一個幾乎自殺的絕望寡婦得著一線新希望。

上帝賜下生命盼望

提起簡單的行李,從花蓮到台北,由於我是軍人眷屬,被國防部安排在眷村國宅。剛到眷村不久,大家知道我是年輕寡婦,受到很大的排斥和語言的諷刺,我也常感到孤單無助,每天獨自坐在斗室裡,心中淒惻不已。

但上帝成為我所倚靠的力量,祂陪伴我,祂的愛逼使我勇敢地走在無人的坎坷路上,奔跑在無親無戚的山路裡,盡管環境怎樣惡劣,上帝告訴我,妳要振作起來,不能這樣就倒下去。

於是我先找到一份工作,就是「女青年藝工隊」,這個組織的工作就是專門以娛樂慰勞三軍,我也就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到軍中傳揚主的福音。有一次被國防部高級官員,一位「基督徒」發現,說我有傳福音的天賦,於是要培養我就讀神學院,我說我是個普通人,沒讀多少書,但他說每個偉人都是普通人出身的,讀再多的書,只是一張文憑,有天賦勝過讀百年書,如果主要用我,就是大字不識一個也照樣能牧養羊群,他要我想想,耶穌的十二個門徒又讀了多少書?

到台北第三年,在長官的期許下,我很順利地以同等學歷考上神學院,一切生活學費全由公家給付,三年後實習傳道,第四年有教會要聘我當傳道,但再三考慮後,選擇返鄉建教堂。

公費支持讀神學院

離開家鄉二十五年,想不到上帝帶我到台灣轉一圈,如今又回到家鄉。當年窮鄉僻壞的金門「沙美」今天已成為小都市,二十五年前那些三姑六婆,而今都已老態龍鍾,個個見到我都問:「妳還打不打老公?」我都四十五歲了還打甚麼老公。村裡的人都還不知道我老公已回天堂。

當年國防部那位高官,如今已退休成為總統府資政,也成為我的義父。為了建教堂的事,他專程赴金門巡視,他說,建教堂並不困難,經濟也不是問題,重要的是要如何建,建在甚麼地方?最後我們求主來決定。

我用木條釘一個十字架,插在我家旁,年輕一代都知道這是基督教,老一代的都因為排斥而偷偷地把十字架拿走,連續三個十字架都被丟到同一個廣場。有一次到廣場,當我彎腰拾起十字架的時候,耳裡傳來「在這裡真好」的聲音,於是我決定把教堂建在這個廣場,取名為「沙美教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