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爾頌曠世巨作『以利亞』 賞析



◎陳琇玟

一、身世、創作背景

 費利克斯·孟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猶太裔德國人,出生於富裕家庭,祖父摩西為猶太教拉比、哲學家,有許多反歧視猶太教之著作;父母通曉各樣知識、藝術,為融入德國主流社會,雖無信仰體驗,卻讓兒子6歲受洗、14歲堅信禮,成為路德會信徒。

然而由孟德爾頌的書信、神劇作品,我們知道他的確是一個委身的基督徒。孟德爾頌作品融合巴洛克晚期和浪漫派初期風格,寫作神劇『聖保羅』時,為了體會保羅的經歷,熟讀教會史。『聖保羅』引起廣大迴響,孟德爾頌因著使命感決定再寫一部神劇。

以利亞是猶太人重視的舊約大先知,逾越節晚餐儀式的第三杯酒就是以利亞之杯(路加福音廿二章1節),猶太人一直等待末後會有一個如以利亞般的先知,會為他們帶來彌賽亞的拯救(瑪拉基書四章5節)。基督教亦重視施洗約翰所預表的以利亞,將為耶穌一生的服事預備道路。

孟德爾頌從小熟知以利亞的故事,對友人提供的劇本始終不滿意,構思10年,直到1845年應邀致伯明罕音樂節擔任總監,才催生了這部生涯顛峰的作品,1846年親自指揮世界首演。整齣神劇引用列王紀上1719章、列王紀下12章,架構為導奏、序曲和42樂段,信仰內涵豐富,以多樣音樂手法描繪劇情,以下試舉例說明。

二、人物簡介

 1. 先知以利亞,名字含義為「耶和華是我的神」,一生不斷挑戰以色列人「誰是真神」?力挽狂瀾卻也一度灰心求死。

 2.耶洗別,西頓王女兒,和亞哈王政治聯姻,代表敵擋神,誘惑脅迫人的惡勢力。

 3.亞哈王,明白律法但充滿慾望,思想意志不堅,自私、自憐、自恃、自欺…

 4.巴力是雷神、生育之神,冬天鑽入地下睡覺,因此以利亞嘲笑說要大聲叫醒巴力。宗教儀式含神妓交合,以求農作物豐收、人畜生養眾多。

三、音樂手法

 樂曲一開始孟德爾頌就展現不尋常的手法:在序曲之前先有一段導奏,用d小調帶出先知以利亞的詠唱(男高音);象徵惡者的三全音音程(tritone)描述先知的困境。三個全音的距離,就是六個半音,亦等於增四度、減五度,這音程給人極不安定、詭異的感覺,故寫作教會音樂往往避免使用三全音。

管弦樂序曲採用賦格手法,fugue原意即追逐,音樂主題先出現在某聲部,其他聲部繼而模仿之,孟德爾頌藉聲部間追逐的效果表現人民沮喪不安的心境。緊接著,合唱在整個樂團強音襯托下呼喊出「主啊!幫助我們」。大合唱代表群眾:有時是順服的以色列人、有時是困苦掙扎的以色列人。接著又是賦格手法,輪流哀傷地唱出『收割時候已到,夏日已過,卻沒有任何幫助的力量』,子民從深淵求救。#4忠臣俄巴底勸告百姓離棄偶像,求耶和華寬恕,這一段就是著名的詠嘆調『你若全心找尋我』。

#5合唱以c小調、揮擊的強弓、強音帶入另一高潮。『嘲笑我們…祂的憤怒置我們於死地』…漸漸的音樂來到C大調上,音符愈來愈長,愈來愈平和,像是信心堅定的聖詠『祂的慈愛臨到敬愛祂的人身上』。#6天使告訴以利亞,上帝要他往東方去,藏身基立溪畔,烏鴉會早晚供食。

接著『雙四重唱』,每聲部有兩位天使,語調充滿希望「祂要差遣天使在你行走的路上保護你」。#8以利亞與寡婦二重唱,極富戲劇性,描述寡婦自喪子的哀傷至兒子死而復活的歡欣,見證以利亞是上帝的先知。

禱告求雨

 旱災第三年後,以利亞奉上帝命令去見亞哈王,王指責以利亞讓其遭難;以利亞與王后的人馬決戰於迦密山上。#11代表巴力先知的男聲合唱大聲唱著,女聲亦迫切的加入,但卻是向假神呼求。他們的神無動靜…百姓又更著急的呼喊、無助的狂叫。孟德爾頌在這裡運用休止符、延長音描述殷切期盼落空後的無奈。

#19以利亞禱告求雨,音樂以焦灼的重覆主題形容一再差孩童去查看有無下雨徵兆…終於有巴掌大的雲,剎那間風雲變色降下大雨;百姓唱「感謝神,因祂滿有慈愛…#23以利亞站在亞哈王面前親自責備他…王后:「他憑什麼以耶和華的名發言呢」,#24急促的管弦樂句、沸騰顫抖的音符、鞭撻的節奏襯托百姓『去抓住他,他應該死』叫嚷聲。

以利亞重新得力

 #26以利亞在曠野求死,大提琴帶出先知內心的孤單沮喪和對神隱約的不滿「It is enough」,像極了我們現在用語『我受夠了』。樂評家們公認這抒情調是本作品最美的一段。而#28天使的三重唱恐怕是這齣神劇最常被人傳唱的一段:「你的腳必不致搖動,保護你的必不打盹」。#34上主臨近,地大震動、大火燃燒,但上主卻不在其中…主在微聲中出現,這讓以利亞重新得力,小提琴帶出此情景。#38上帝差火車火馬接以利亞,合唱強而有力的描繪『乘旋風昇天』的戲劇性場面,樂評家們推崇此段為孟德爾頌最壯麗的合唱創作。

最後一段描述主的日子。#42:D大調、賦格曲式的大合唱唱出『創造天地的主,你的名在全地何其榮美』。如舊約最後一卷書瑪拉基書最後一句話,『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預言將有一位先知像以利亞為彌賽亞的到來做預備。雖是最後樂章,孟德爾頌卻隱喻舊約不過是新約的序曲。整齣神劇最初由d小調的先知詠唱出發,最後結束於D大調,象徵上帝應許的實現。D大調素有『王者』之調的稱謂,韋瓦爾第的榮耀頌Gloria、巴哈的尊主頌(Magnificat)、貝多芬的莊嚴彌撒…都是D大調。整部作品以賦格開啟、以賦格結尾:最初的賦格是以色列人的徬徨不安、最後的賦格卻是『主的榮光』層層交疊攀越,榮光更加榮光。

四、信仰反省

 孟德爾頌以音樂活生生描述以利亞和神、人的糾纏互動,有成功、有失敗,但終於靠神得勝。基督徒在一個不以神為價值觀的社會中,如何成為社會的良心?當我們掙扎於順服神的律法和自己的慾望間,如何避免落入亞哈王般的失敗光景?在紀念孟德爾頌誕生兩百週年、聆賞以利亞神劇時,盼望我們能聽見神那微小的聲音,領受神對我們個人的託付。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