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想人生──照誰的意思?



 有許多感人的電影,看了會讓人熱淚盈眶,久久不能自己,但是冷靜下來之後,仔細地想一想,才會發現很多地方都怪怪的──感動的情節並不一定合乎真理,可是我們竟然也跟著掉眼淚?這真是電影厲害的地方吧!不過我想「接納並不表示認同;同哭並不一定表示同意。」

虛擬與現實之分

 舉最近很紅的一部電影為例,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裏有一段演到的是因性別認知衝突而自殺的年輕人。電影裡讓我們先看到的是一張美麗「少女」的臉孔,然後當禮儀師在為這個容貌姣美的年輕死者淨身時,才發現死者是男的,這下該用什麼性別來裝扮死者呢?原本和死者在性別認知上僵持不下的父母,最後同意尊重死者,讓禮儀師把孩子打扮成漂亮的女孩子,死者的父親還特別在儀式結束之後說道:「女生也是我的骨肉。」

 我想這場戲感動了很多觀眾,感動的原因很多,你可以說是──親情體諒、尊重死者、死者為大、和解、甚至贖罪;又有一些觀眾可能會為遲來的和解感到惋惜,心想如果做父母的早一點順著小孩的意思,小孩不就不會自殺了嗎?

 然而真是這樣嗎?如果電影情節搬到現實,你是這個小孩的父母,當禮儀師問你要用什麼性別來裝扮你孩子的遺體時,你會怎麼回答呢?問過幾個團契裡的弟兄、姊妹,他(她)們的回答蠻一致地:「請按照上帝造他的性別化妝。」

電影預設目標

 電影的製作經常是先有立場,然後再按著預設的目標埋下陷阱,「引君入甕」、「引人入勝」,最後達到目的。「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裏的這個性別認知衝突的年輕人,應該是找女演員來飾演的,導演刻意讓我們在視覺上先無庸置疑地認定死者根本就是個美少女,後面當禮儀師為「他」(其實可能是少女反串的)抹上胭脂、塗上口紅,就更顯得相得益彰、美不勝收了。看了這場戲,觀眾不只一邊掉眼淚,同時也不知不覺地吃下一了個「訊息」──「性別自主有理!」

 如果電影改成另一種呈現,那又會如何呢?如果我們一開始仍然看到的是一張宛如美少女的臉,然後當禮儀師發現他其實是個男孩,問家屬該如何裝扮,父母回答說:「請恢復他最美麗的樣子。」接著我們看到禮儀師認真、莊嚴、敬畏地替死者潔容整裝,最後鏡頭再回到死者身上時,已是一個俊帥的少年郎模樣。電影如果改成這樣呈現,是不是傳達了截然不同的「信息」了呢?當然如果把電影拍成這樣,在這個世道下,恐怕會招來許多麻煩、惹來不少特定團體抗議吧?

 世界鼓吹人追求自主,世俗的電影煽風點火、推波助瀾,功不可沒。電影不只教育觀眾「性別自主權」,還教導觀眾「生命自主權」。幾年前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登峰造極」,描寫一個破碎家庭長大的女服務生,這個原本默默無聞、出身卑微的女生,憑著堅強的毅力,圓了拳擊夢,嘗到功成名就的滋味,之後卻出了一場意外,造成身體癱瘓,女主角認為自己活夠了,請求飾演教練的克林伊斯威特給她安樂死。克林伊斯威特經過天人交戰,最後決定遂愛徒所願。另一部更早期的熱門電影「巴黎野玫瑰」,結局也很像,不同的是女主角發瘋住進精神病院,男主角不忍心愛人受苦,潛入醫院將女主角殺掉。

遵照上帝的意思

 不信主的人,憑自己的意思詮釋生命,也憑著自己的意思活出自己想活出的生命價值。然而信主的人知道:我們有生命氣息,是神給的。我們怎麼來到這個世上,不是我們做的主;我們用什麼性別來到這個世上,也不是我們決定的。

 因著神的救恩,我們雖是塵土,卻大有盼望。「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7~18)於是因著信,我們甘心樂意從自己生命的寶座上下來,交出主權給神;更因著認識神的全能與慈愛,我們選擇信靠,凡事求主掌權。

 當這個世界一直鼓勵人起來為己生命當家做主時,基督徒的想法或許跟這個世界背道而馳。其實人為自己尋找生命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本是好的,但是受造物若撇棄造物主,不管造物主的心意,一味地搶著自己做主人,結果一切的勞碌恐怕都會成了「虛空的虛空」、「都是補風」了。(傳道書一章)

 下一次當你面對抉擇的十字路口,眾目睽睽之下,人們要你做決定時,你是要照大眾的意思、討人喜悅、皆大歡喜,還是堅持無論如何都要問主的意思、照祂的意思,即使這個決定可能表示將面對艱難? 本文作者為導演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