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的人之死 2

說故事的人之死-2


這是說詩人對自己生活世界所作的諷寓,正如同班雅明認為說故事的人處理的並非單一的死亡,而是許多的死亡;而小說家則藉著讓讀者閱讀一則死亡故事,處理單一獨特的死亡,即當小說結束或主角死去,死亡就將生命的意義傳遞給讀者。

因此,小說透過以死亡作結尾來授與意義,而故事則是透過死亡的連續性來授與意義。九把刀小說《拼命去死》和班雅明小說家一樣,都是說故事的人在單一的死亡和無數的死亡間所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慨。

永生的開頭

死亡問題所以令人憂懼與充滿神秘、不可捉摸,是我們對人生意義的虛無所生,但就算是用積極樂觀的方法來做目標設定,也無法除卻對於未來、時間感那不確定性。

從文化起源與歷史發展看來,如果不是基督宗教,也非基督教莫屬,才對於今生同永生作了決定性關鍵的連續。

永生並不是在今生結束才開始,而是在接觸福音並且決定相信、委身於上主之時,永生就已經開始與決斷的當下,希臘諸神會老去卻永遠不會死亡的生活,那種意義的虛空絲毫不值得羨慕,而不用向上主交帳並且負責任的生活,也就在不動心與僅求當下超脫的實踐中給予主體個人以意義。

但是,除卻了憂煩無常之苦的故事,和耶穌基督的故事相比,耶穌基督的故事是否超越克服了死亡的虛無,並且肯定當人活在死亡的驕傲控訴之外,生命的意義便能超脫此生之暫時無常,從而讓活著不像沒有活過的活死人一般。九把刀因此走出了「死亡無法幫助人們思考生存的意義,永生不死才可以幫助人們思考人生的意義」的迷惑。

九把刀《拼命去死》之所以從倫理學議題、遺產問題與法律等社會學探討,闡明永遠不死的活死人同樣與終有一死的人一樣有憂懼與煩惱,在經濟蕭條、失業率同焦慮一並提升等憂鬱氾濫的這個時代,願我們從文學、藝術與說故事的人那裡得到重新感動與神學意境的提升。

(作者為中和信義會聖心堂會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